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

得吴坚之助,洪琦跳出冰墙,两人各持长剑,竹箫,严阵以待。

吴坚低声说:“师姐,你弹琴掩护我们。”

“知道。”林曦回道。

“铮!”

林曦十指拨动琴弦,琴声铿锵,音波化作风刃,如同弯月,闪着寒光,连成一片,朝赵奢割去。

赵奢毫不在意,手掌翻动,一道冰墙护在身前,挡住风刃。

洪琦手中黄光闪烁,扬手射出坤极神雷,然后天一玄水剑紧跟着刺出,打在冰墙上同一点,顿时,冰墙承受不住,“咔擦”几声,裂成碎片落在地上。

“呀!你用风打我,我就用冰来打你。”赵奢掐动法诀,最终念念有词,施展着什么法术。

很快,洪琦觉得身旁边的昏暗起来,抬头看去,一团乌云笼罩在几人头顶,乌云翻滚,落下雨滴,赵奢张嘴吐出一口寒气,雨滴遇到寒气,化作冰雹,从天而降。

冰雹从树林上落下,直接将碗口粗细树枝砸断,洪琦不敢让他们落在身上,只好一边闪躲,一边用剑挑开落到头上的冰雹。

赵奢趁机一剑刺来,洪琦长剑迎上去,刚过了两招,没顾上头顶冰雹,就被砸中。

洪琦脸上一痛,感觉火辣辣的,左手一扬,射出坤极神雷,逼退赵奢,然后连退几步,伸手往脸上摸去,果然是血红一片。

吴坚喝道:“头顶冰雹我来应付,你们继续攻击赵奢。”

吴坚深吸一口气,然后将竹箫抵住上唇,胸腔中空气和丹田里法力混合在一起,喷涌而出,经过竹箫转化,变成一股狂风。

狂风平地而起,呼呼作响,卷起地上树叶,吹的几人衣衫摆动,空中冰雹被狂风卷起,落到一边。

没了冰雹干扰,洪琦腾出双手,集中精力应对赵奢,他天一玄水剑挥洒精妙剑招,纠缠住赵奢,身形错动间,时不时射出一颗坤极神雷。

赵奢一柄冰魄剑上下翻飞,带动寒气弥漫开来,这寒气虽然冻不住天一玄水剑,但时间长了,也让洪琦觉得浑身冰冷,丹田内法力都有些凝滞。

林曦拨动琴弦,射出风刃,穿透寒气,刺向赵奢,打着辅助。

麻烦,赵奢心中烦恼,有人在远处偷袭,虽然不成大患,但也让自己束手束脚,他长剑荡开,身形一转,瞬间闪烁到林曦跟前,接着一剑刺出,要把琴弦挑断。

林曦面色不变,沉静如水,她双手拨动不停,整个人连同双腿上的伏羲琴如同一只蝴蝶,轻飘飘飞起,姿态优美,毫厘之间躲过长剑。

赵奢脚尖轻点,身子转折,继续追向林曦,迎面而来的风刃全被冰墙拦住,他长剑平直,剑尖离林曦越来越近。

吴坚大急,就要去救人。

“别动,我去!”洪琦喝道,扬手射出一道坤极神雷,然后挺剑刺去。

赵奢冷笑,手掌平推,一道冰墙将雷光拦住,同时挡住了洪琦。

洪琦不再犹豫,左手扣住腕上宝环,扬手射出,天心阳环转瞬到了赵奢头顶,发出白茫茫的光,将其罩住。

赵奢顿时觉得身子变得沉重起来,举手抬足都要耗费好大力气,他抬头看见一只白莹莹的法环,顿时知道是这法环做的怪。

赵奢站定,手中冰魄剑高高举起,向上凌空刺出,剑尖射出三尺来长寒气,将天心阳环发出的白莹莹光芒逼退。

天心阳环玄妙非常,但洪琦法力不足,以筑基期修为御使法环,只能暂时迟滞赵奢这样金丹期的修士,没办法完全束缚他。

赵奢一剑刺出,天心阳环打了个趔趄,周身白光黯淡三分,但仍旧恢复平稳,在他头顶滴溜溜转动。

“趁现在!”

洪琦大声喝道,同时左手黄色雷光凝聚,右手天一玄水剑清光流转,逼向赵奢。

“铮!”林曦悬在半空,盘膝而坐,双手在琴弦上飞速波动,琴音风刃连成珠串,一道接一道刺向赵奢。

那边吴坚竹箫箫音越拔越高,化作一道气浪冲天而起,直接冲上树林,将天上那团乌云扫荡干净,然后吴坚竹箫斜握,指向赵奢。

赵奢手掌在身前画了一个圈,顿时一道冰墙首尾相连,将其护在中间。

风刃,雷光,长剑,竹箫打在上面,只留下粗细不一的裂纹,这些裂纹在周围寒气中迅速愈合起来,那冰墙又变的光滑坚固。

嗯?这冰墙晶莹剔透,水晶一般,似乎比之前的要坚固许多。

赵奢在冰墙中,举剑再刺,寒气汇聚起来,向上冲起,好像火山喷发,不过喷涌而出的不是岩浆,反倒是寒气,那天心阳环受到冲击,向上翻了好几圈,晃晃悠悠的,但终于还是稳定下来,还罩在赵奢头顶,只是那白光变得更加黯淡,若隐若现。

洪琦眉头紧皱,喝道:“同击一点,破此冰墙。”

洪琦左手雷光汇聚,然后猛地按在冰墙上,顿时黄光炸开,冰墙上多了个手指粗细的洞口,周边是粗细不一的裂纹,如蜘蛛网一样裂开。

“铮!”

数道风刃接踵而至,几乎同时打在那洞口附近裂纹上,裂纹来不及修复,顿时扩散开来。

接着,吴坚竹箫刺来,箫孔上手指开合不定,气流震动,引起冰墙共振,“咔擦”,裂纹如织,布满整个冰墙。

紧接着,一柄秋水般长剑平平刺来,轻轻一点,正中裂纹中心,紧接着那冰墙就像镜子落地一般,乍然碎裂,变成无数碎片落到地上。

长剑不停,笔直刺出,光影流转间,带出一抹血红,接着滑身而过。

鲜红血滴从剑尖滴落,洪琦轻轻抖动手腕,天一玄水剑霎时间恢复光洁,没有一丝污秽沾染。

几乎同时,只听隐隐间一声哀鸣,天心阳环翻着跟头,狼狈倒飞而回,洪琦手指牵引,将它接到。

“你敢伤我!”赵奢捂着左腰,脸色凶厉,吼道。

洪琦冷冷道:“不讲理的是你,动手逼人的也是你,你既然敢做,连一点后果也不想吗!”

赵奢大怒,叫道:“前天有个老头子打伤我,我最后把他杀了,今天你敢伤我,我也要杀了你,这就是后果!”(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