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把腿张开 惩罚木马

顾疏影平息了一下心里因为《凰归》而引起的激荡的情绪,才起身揽着阔袖福身道:“疏影献丑了。”

司音公子起身跑到她跟前, 若不是顾着男女之别, 恨不得抓着她的手问:“顾小姐, 这残谱……这残谱是何人所续?”

千百年来, 为这本《凰归》续曲的人不在少数, 可多多少少都带着些晦涩和突兀,但今日顾疏影随手拨的那几个颤音,却如拨云见日一般让着千年古曲再次惊艳了世人。

顾疏影羞涩的一笑,道:“我母亲……我母亲她当年也是爱琴之人, 在她留下的手札里我见了这残谱,母亲记录了她当年弹奏《凰归》时的心得, 又根据历史记载和民间传说将这个曲子里的故事写了下来, 我看了十来年, 便觉得最后的残缺或许就是炎黄子孙心里对凰的追忆, 今儿是第一次弹奏,倒是不算辱没了这千古残谱。”

司音公子一听, 颇有遗憾的点了点头,顾疏影的母亲秦梦当初名扬华京,何等的风采, 恐怕也只有她那样的女子才能为这千古奇曲做续……

“本公子宣布, 琴之一项,顾疏影第一, 其余人等若不能弹出比《凰归》更大气恢弘更有难度的曲子, 便不必在浪费时间了。”

司音公子的评断, 令场中再次陷入窃窃私语。

“这……这竟然一曲就得了第一?那其他人还比什么?”

“妹妹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没有家学渊源不能与顾小姐争第一,但是第二嘛,也是可以争一争的,就算没有旷世奇物做奖励,但名声传扬出去也是好的。”

“司音公子,本小姐佩服你在音律上的造诣,但这么随随便便就定了第一,本小姐怀疑这决断的公平性,请你给个说法。”

就在别人议论夹杂着羡慕的私语时,陈灵珠霍然站了起来,言语间是对司音公子桀骜不驯的质疑。

“哼,本公子说她是第一,若你不服,弹出比《凰归》更高难度更有意义的曲子来,第一的名头本公子亲自定于你,并为先前的武断向众人致歉,你可满意?”

司音公子袖子一挥回了座位,对于陈灵珠的找茬挑衅以强硬的态度还击,陈灵珠脸色难看的站在场中受着众人不怀好意的瞩目,她自然是弹不出的,可是她咽不下这口气……

宜阳长公主淡淡扫了一眼不肯罢休的陈灵珠,道:“比赛继续,不必为闲杂人等误了时间。”

这毫不留情面的话让陈灵珠脸色一白,她愤愤不甘的坐了下来,宜阳这个老不死的,等她进了宫,给她好看!

众人这才想起当年的李贵妃与宜阳公主不仅是表姐妹和姑嫂,还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她不待见陈家人也就说得通了……

表姑姑给李家人撑腰,李芸儿闻音识雅意,起身道:“这琴艺第一被疏影姐姐夺得了,既然陈小姐不服疏影姐姐得第一,那么李芸儿向陈灵珠小姐约战。”

在场的人都知道陈李之仇,都噤了声等待后续发展。

陈灵珠一怒“本小姐怕了你不成?在名次的基础上咱俩加了彩头战这一局,你敢是不敢?”

李芸儿露出一个清浅又带着讽刺的笑意“正合我意,输的人如何?”

陈灵珠冷笑道:“输的人从此再不得参加京中聚会,你可敢应?”

李芸儿温润的眸子泛起一股怒火,她道:“不仅如此,输的一方见了对方退避三舍,狭路相逢退而让之,尔敢?”

陈灵珠阴谋达成般的一笑,点点头,似乎怕她反悔,赶紧道:“击掌为誓。”

李芸儿提裙上台,一百一红二人站在台上当着众目睽睽之视“啪啪啪”三掌,约成。

顾疏影将凤吟琴亲自交给李芸儿,道:“方才多谢芸儿妹妹相助,稳中求胜必不出错。”

李芸儿点点头,便开始调试琴弦。

顾疏影回到座位上才坐下,琴声一前一后响起,她听着陈灵珠急功近利的琴音中,暗暗放下了心来。

果然,不久之后陈灵珠就因为着急取胜弹错了一个音,这是抚琴者大忌,一错之下处处皆错,她未结束已经输了。

李芸儿不去看她,面带笑容注视着眼前的琴弦,直至最后一个音落下,她才道:“陈小姐切莫忘了赌约之事。”

说完一欠身就下了高台回到了席位。

不用宣判,只要弹错了音律,另一人不出错那胜负已分。

陈灵珠一把攥住手下的琴弦,细而利的弦紧紧勒着她的手心,不过几息鲜血便一滴一滴滴在了琴案上顺着雕刻的花纹缓缓流淌……

“我输了,但今日之辱我陈灵珠记住了。”

说完她将琴狠狠摔下高台,转身回了座位。这是有再也不碰琴的决然。

夏夫人眉心一蹙,她没想到张扬的陈灵珠这么没用,但比赛还得继续。

“琴之一艺可还有哪位小姐想要挑战?”

夏夫人站在高台上,缓缓清朗的声音拂过全场,却没人再战。

等了一会儿,她才道:“那么第二项,舞技比拼就此开始,请评审蒋娘娘前往高台观看。”

蒋美人扶着那还未显怀的肚子走的婀娜多姿,半晌才走上高台的嘉宾席。

众人见她就位,才摩拳擦掌打算占了先机上台。

夏芷柔从座位上起身,道:“芷柔早就见识过疏影妹妹高超的琴技,但舞姿尚无缘得见,今儿姐姐做这个恶人向疏影妹妹约战,造福全场的来宾,大家说可好?”

众人虽然在捧场的说好,但谁又不知道她与顾疏影之间那点儿恩怨呢?

顾疏影起身,道:“夏姐姐能向妹妹我约战,那身子看来是痊愈了,如此,妹妹我也不怕平白担了那胜之不武的名声,如此,顾疏影应战。”

夏芷柔听她话里的嘲讽和恶意,纵然再气也懂得这是顾疏影的激将法,等着她怒气之下出错呢。

“妹妹总是如此会说话,姐姐我自愧弗如,那么我们舞台上见。”

夏芷柔平静的讽刺了一句,便率先上了高台。

顾疏影道:“夏姐姐且等等,莫要心机,待我换身舞衣便好。”说完,欠身告了罪带着两个丫鬟与妹妹顾疏萍跟着夏府的婢女去了专门更衣的厢房。

前世见多了宫里的阴私,她并没有直接换衣服,只是让夏府随侍的小丫鬟进来,小丫鬟不明所以但还是走了进来。

“顾小姐可有何吩咐?”

“并无,只是不熟悉贵府格局,想着留你在也好。”

说完便换了一身桃红色束腰水袖舞衣,穿惯了清冷的颜色,此时艳丽的颜色衬着她的眉眼,端庄染上了妩媚,很是好看。

顾疏影不再耽搁,便谢过了随侍的丫鬟向花园走去。

她忽然脚步一顿,沉吟了一息才若无其事的继续走。

方才那株木芙蓉背后有人!

但她感受不到恶意……难道是……

敛了心思走上舞台,她焕然一新的装扮让男宾席上几道目光落在了她身上,她只当不知,站在台上对夏芷柔道:“姐姐打算如何比?”

夏芷柔傲然一笑,道:“妹妹是京城的新客,今日又是我夏府的客人,主随客便,疏影妹妹说比什么舞,那便跳什么。”

言下之意就是你不是京城人,小地方来的没见识,我让着你,你会的我都会,但我会的,你却未必会。

顾疏影露出一抹天真的笑意,道:“既然姐姐慷慨那妹妹我不客气了,我们跳《山鬼》,如何?”

夏芷柔脸色一僵“妹妹你在开玩笑么?《山鬼》为何舞?姐姐我没有听说过。”

顾疏影道:“我楚地盛行的祭祀之舞,姐姐竟然未曾听过?当年万国会上还未出阁的李贵妃娘娘与我母亲一起跳这《山鬼》为我大周祈福,若是姐姐不会……那姐姐你说跳什么便是什么吧。”

顾疏影好脾气的笑笑,似乎并不为夏芷柔的无知而取笑她。

夏芷柔脸色一红,那是气得,这个小贱人怎么能这么讨厌?穷乡僻壤的东西拿来泱泱皇城显摆,简直过分。

但为了赢了她,夏芷柔忍着气道:“看妹妹穿的水袖舞衣,那我们便跳《国色》吧,妹妹可会?”

顾疏影知道她会选这个,夏芷柔的拿手之作,前世不知用多少次《国色》从她的凤仪宫里勾走了萧承恩,她曾经也苦练过,在还对他抱有幻想的时候,期盼那人回头看一看她的舞姿,可惜没机会跳,如今,隔了一世正好比一比。

“好。”

顾疏影水袖一挥,以舞者的姿态应了它的提议。

夏芷柔一身红色舞衣,同样水袖束腰,二人在琴师的琴音里宛然而立。

比舞不仅要比功底,还要在随乐而舞的同时与对方争个高低,顾疏影与夏芷柔挥袖拧腰的柔媚间夹杂着对于胜负的执着。

眼见琴音快到尾声,顾疏影抛起水袖反身一转,随后像一朵翩然而落的花瓣儿缓缓在地上盛开,长袖长发以及散开的裙摆,骤然而停。

夏芷柔此时水袖才挥出去,但众人的目光已经跟着顾疏影走了……

她冷着脸色跳完,却并没有顾疏影那个跳起然旋转落地的姿势,便知道要不好了,尤其评审的人还是对她态度奇怪的蒋美人。

“本宫宣布,此次舞艺比拼,获胜的是顾疏影。”

蒋美人简单粗暴的一句话,已经定了此次比赛的结果,场上没人敢有异议,就算才是个四品美人,但帝王的妃子不是普通的司音公子等只有名望没有权势的人。(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