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美女帝国

他竟是将翅膀给折断了……

神明的脸上很久都没有再出现过其他的表情, 他似乎是不能相信艾珀尔已经死去的消息,他的眼神失去了焦距, 愣愣地看着从前艾珀尔站着的地方,像是丢失了玩具的孩子。

他从圣座上滑下, 坐到了冰冷的地面上, 双手抱住头, 眼角渗出泪珠,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雨滴落在芭蕉叶子上, 留下一串串哒哒的声音, 就像是艾珀尔曾经踩着小鞋子欢快地跑到他面前来。

他茫然地抬起头向四周看去, 什么也没有, 艾珀尔不会再来找他了。

他从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刻意忽视艾珀尔存在过的痕迹,强迫自己忽视他, 忘记他,除了在梦中他不愿再在任何一个地方听到艾珀尔的名字,他坚持了这么久,也许再给他一段时间他就真的能够做到这些了, 可世间到底是有些东西不在他的掌控中的。

空气中寒意刺骨, 尘封着记忆的黑盒子在这一刻被打开,艾珀尔曾小心来到他身边,弯下腰将嘴唇轻轻擦过他的脸庞, 因为担心被发现, 艾珀尔的翅膀不停地颤抖着, 金色的羽毛被抖落,掉在了地上。

艾珀尔……他那个时候该有多疼啊,他明明那么怕疼,刚刚诞生的时候被小猫挠一下都要来找自己抱怨,他怎么会折断自己的翅膀呢?

怎么会呢……

神明不会知道,他的小天使到底是在怎样绝望的境地中才会将自己的翅膀给折断了。

也许卡莱说的并不是真的,他的小天使还在地狱中,他也许受了伤,又也许正在地狱的某座宫殿里与曾经的同伴玩乐。

神明无所谓了,艾珀尔是不是堕落成了恶魔都无所谓了,他只想把他带回来,好好地带回来。

神明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去了地狱,洛哈特如今虽然早已经是成为地狱中的魔王陛下,也与天堂开战过好几次了,但是神明的面前,他依旧是态度恭敬,如同当年一般。

当得知神明是前来寻找艾珀尔的时候,他的表情瞬间僵住了,他张了张唇,一时间竟不敢开口回答眼前的神明。

他是知道神明对艾珀尔的偏爱的,虽然后来艾珀尔也来了地狱,但今天神明既然能亲自到这里来找他,就证明艾珀尔在神明的心中依旧是有一定地位的。若是让神明知道了艾珀尔的死讯,他这地狱保不保得住就不好说了。

梅西格知道神明来了地狱,也特地从自己的宫殿里跑了过来,她站在洛哈特宫殿的外面远远地望了一眼,宫殿里神明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害怕,她正要偷偷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神明向她询问艾珀尔的下落。

梅西格转过头时眼圈已经红了,她低下头不敢说话,他们都知道,艾珀尔早就死了。

梅西格也很后悔,如果那个时候她没有放艾珀尔离开,他就不会去了地狱深渊,也不会折断翅膀,受尽了欺辱死在那里。

神明久久没有等到梅西格的回答,他又将视线放回了洛哈特的身上,金色的眸子里好像有一湾深不见底潭水,他平静地问道:“艾珀尔去哪儿了?洛哈特你说。”

洛哈特不敢隐瞒神明,只能将他知道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他告诉神明艾珀尔在进入地狱不久后就去了地狱深渊中,他在那里自己折断了翅膀,被恶魔们欺负戏弄,后来被一头魔龙带走从此就再也没有了下落。

洛哈特不敢直说艾珀尔已经死去了,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那头魔龙呢?”这是神明仅存的希望了。

洛哈特低下头,不敢与神明对视,他低声答道:“魔龙在几年前与天堂的战争中已经死去了。”

金色的眸子在刹那间暗沉了下来,他离开了洛哈特的宫殿,前往到地狱深渊中,去寻找那个所有人都说他已经死去了的天使。

他不相信艾珀尔就这么死去了,可是他找遍了地狱深渊中的每一个角落,他都找不到他了。

他在岩石上坐了七天七夜,看着地狱深渊的月亮从上弦月变成下弦月,他终于开始意识到,他的艾珀尔呀,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第七天的晚上,地狱深渊中下起了小雪,像极了艾珀尔离开天堂的那个晚上,他披着满身白雪,踏着满地冰冷月光,在那条通往地狱的小路上踽踽独行。

如果那个时候,他愿意叫住他,拉着他的小天使回来……

一滴泪水落在岩石上,瞬间结成了冰。日出后,神明离开了地狱深渊,他去了冥界向冥界之主要回了《生死录》,可天使们的生死早就被他从《生死录》中划了去。

于是他废了一番功夫将《生死录》复原,曾经战死的天使名字一一出现在了这上面,上面没有依旧艾珀尔。

艾珀尔已经没有了翅膀,他不是天使,不是人类,不是恶魔,他的离去无关乎任何生命,他走得无声无息。

神明最后回到了天堂中,他将大圣堂紧闭,一个人躲在大圣堂后面的房间里,他在书架上找了一本名叫《萌芽》的诗集,在这本书是艾珀尔从前经常读给他听的,在书的最后一页,夹着一根金色的羽毛,那是艾珀尔曾经落下的。

他小心地拾起了羽毛,轻轻地对着这根羽毛吹了一口气,瞬间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幻影,幻影中艾珀尔飞到他的身边来,从他的手中接过诗集,翻到了第五十五页,轻声朗读了起来。

他望着眼前的艾珀尔,抬起头想要抚摸着他金色的长发,可是幻影终究是幻影,他的手指穿过了艾珀尔的长发,他什么也抓不到。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空空地掌心又怔了很久,他还不知道是,艾珀尔那头漂亮的金发早已经在地狱深渊中被磋磨得不剩下几根了,后来新生的白发倒是能凑够一小把,只是怕神明不会太喜欢。

神明这几日一直在回忆从前的那些事,他很早以前就对艾珀尔有了欲望,在艾珀尔在他脸上落下轻吻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应该明白的。

为什么不愿意承认呢?为什么会放任他离开呢?为什么直到一切都不可挽回的时候才能够看得分明呢?

神明从圣座上站起身,像游魂一样去了那座被他封锁多年的园子,现在已经是秋季了,园子里的苹果树的叶子枯萎了大半,红彤彤的苹果挂在枝头,松鼠拖着大尾巴在树间穿梭。

神明抬起手,刹那间四季流转,园子里的时节停在了春季,满园子的苹果树都开花了,芬芳扑鼻,这是艾珀尔从前最喜欢的景致,一阵清风吹来,有白色花瓣从枝头掉落,花瓣上带着晶莹的露珠。

神明低着头盯着那花瓣上露珠看了许久,

他的艾珀尔,不会再回来了。

可是神明不死心,他翻遍了典籍,尝试了各种方法想要将艾珀尔找回来。

后来也的确让他想出了个法子,只要将时光倒流,他就能找回他的小天使。

于是他创造了三千小世界,他告诉虚无空间里的管理者们让他们守护好这些小世界,他想要通过这些小世界去学会如何去爱,并且还设置评分系统,对每个世界的进行打分。

而事实上,他不仅要借用这些小世界去学会爱一个人,也是想从这些世界中取得能量,用这些能量迫使时光倒流,换艾珀尔回来。

他知道这会一段很艰难的旅程,在最初没有设置管理者的时候他曾去过那些世界,因为没了神力、没了记忆成为了一个彻底的普通人,他被人打断了双腿,丢进了乞丐堆里,凄凄惨惨过了半生,直到四十多岁生活才有了些好转。

在他将虚无空间交给空间管理者们后,空间管理者们为了能够更好的配合神明学会爱,不知从哪里捞了一堆与艾珀尔灵魂属性相近的灵魂,将他们一起投入到了小世界中,而艾珀尔就是其中之一。

他以为自己至少要花上亿万年的时光才能攒够能量换艾珀尔回来,但幸运的是,艾珀尔他并没有死去,他重新找到他了。

————

岑非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他做了一场又一场的梦,梦里有喜有悲,有哭有笑,悲欢离合,聚聚散散。

他的睫毛微微颤抖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心地睁开了双眼,刺眼的阳光使他只能先半眯着眼睛打量自己身处的环境。

然后,他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银色长发的神明。

岑非怎么也没想到,他睁开眼后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会是他的父神,他有多少年没有再见到神明了已是记不得了,他眨了眨眼,偏头看向另一旁的窗户,五叶地锦顶着绿油油的帽子探出个脑袋,一如往昔,犹在梦中。

半晌后,他张着唇,无声地叫了一声:“父神……”(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