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知道全文H

“这个孩子命里缺金,以后他就叫吴鑫吧!”一名长着长长白眉,老道模样打扮的人看了看襁褓中的婴儿,对吴父吴母说道。他的语气听起来就令人就得高深莫测,吴母信服得如同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吴父当了半辈子的警察,而且思想有些守旧,虽然在媳妇的强制要求下现在也算得上是半个佛门弟子,但多多少少对这些事情还是不太相信的,有点将信将疑。

他迟疑了片刻,低声询问:“大师,我就是两个字的名字,这孩子的爷爷是三个字的名。按我们家谱来讲他应该是三个字的,两个字岂不与我同辈分了?你看,真如你所说,这孩子命里缺金,只能叫吴鑫不成?”

老吴家的家谱中都是一辈三字名,一辈两字名,吴鑫现在两个字,那岂不成了吴父那一辈的人?他们家很传统,这种做法多少有些不舒服。

还没等大师话,吴母先跳脚出来指责自己的丈夫了:“你怎么还质疑上大师了?大师说这孩子命里缺金,起这个名自然是有他的道理,你比大师还能耐?”

“我......”吴父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呵呵呵,”长眉老道大笑三声,安慰着吴父说:“这位施主,你们家的孩子不单单是命里缺金,他的体质泛阳火,也就是俗称的阳气过重。这个孩子长大以后,定然是百鬼不侵,那些邪灵之物断然不敢接近他。”

老道继续说:“不过正因如此,你孩子这样的体质很容易被上天所盯上,他们正需要拥有这样体质的人入朝为官呢!所以,你这个孩子极其容易夭折,就算长大成人,那也会成为痴傻,因为他的魂魄已经羽化升天了。”

“啊!”吴父吴母异口同声惊呼起来,“大师,这?”

“呵呵呵,”老道长又是长笑三声,宽慰着他俩解释说:“不过放心吧,你们用了我这个名字以后呢,自然就不会出事儿了。因为已经用‘金’买通了上天,这样你们的孩子非但不用夭折,痴傻,更可以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然后死后再去羽化升仙。”

“呼......”吴父吴母长舒一口气,这才渐渐安下心来。

吴父不懂什么死后羽化升天,反正他明白自己的儿子现在是死不了了,正常了,可以给他们养老送终,不用白人送黑人了。这就够了,名字什么的爱叫什么就叫吧!

“多谢大师了,”吴母在一旁则显得要兴奋许多。她是个比较虔诚的佛教门徒,自然是了解什么叫羽化登仙,那是多少人想修都修不来的。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在死后就能够拥有这样的本事,看来确实是自己修得好,给儿子积福了。

而且,自己的儿子叫了“吴鑫”以后也就避免了夭折,还能做到任何邪事都伤不了分毫,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名字吗?

长眉老道笑了笑,点了点头,他接过吴母递过去的钱,摇摇晃晃地消失在了吴鑫家的小区之中,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最起码,吴家的人再去以前请他来的那个地方,长眉老道已经不知所踪了,而且周边的居民楼也早已经废弃了,连个明白人都找不到。

吴鑫果然是茁壮成长了起来,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生过病,当流感爆之际,别的孩子都在医院里哭天抹泪打点滴的时候,他还能在外面撒欢地玩耍从而不受疾病的侵犯呢!

“阿嚏,阿嚏......”喷嚏连天的吴父看着外面活蹦乱跳的吴鑫,不由得悄悄对吴母说道:“老婆,你生了个怪物,这个小屁孩的体质比我这个天天锻炼的人还要好呢!”

吴母白了吴父一眼,“你才是怪物呢!我的儿子是小天使。”

“......老婆,你有了儿子就忘了我,这样好吗......”吴父很郁闷,非常郁闷,自己不就随口开了句玩笑,至于吗?

不过看着外面生龙活虎的吴鑫,他也暗暗高兴,自己在心里面嘀咕着:“老婆如此虔诚的信佛,上天还真的就眷顾我们家了。那个长眉老道也没有撒谎骗人,看来以后这些东西还真得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

“你看这个孩子多好啊!健健康康的,我们家的孩子还有几个月也快出生了,不知道能不能像他一样活蹦乱跳的。”刘母捂着肚子,看着隔壁院子里满地乱爬的小男孩暗暗祈祷。

刘父看着自己老婆这个样子,“噗呲”一笑说道:“媳妇,这样吧,反正我们以后公司也要扩张,可能陪不了孩子什么的,就把她放到那家寄样吧!那家人的父亲是我们市的公安局局长,为人正直,清廉,我放心。”

“你啊,这辈子就相信警察。”刘母笑呵呵地说道:“不过也好,看那个孩子如此健康,要是我们家的孩子生出来是个男孩,以后可以认他当大哥,他一定会保护我们家的孩子的。要是个姑娘,就先定个娃娃亲,以后看看情况,他的身体这么结实,长大以后若是还懂得努力,两个孩子就在一起得了。”

......

又是新的一年,除夕夜,家家户户团圆,都在一起过。今年,刘父刘母终于从美国回来了,而且保证以后不再走了。

吴鑫抱着自己的儿子,刘婷在一旁依偎着她,一家三口正笑呵呵地听着沙上的老人们讲他们各自小时候的事情。

刘婷故意和刘母撒娇道:“妈妈,你就这么轻易给你姑娘许出去了?你就不怕鑫哥是个大坏蛋,欺负你姑娘?”

“哈哈哈,”大家哄堂大笑。

吴鑫撇了撇嘴,不乐意地说道:“我俩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嗷,”他的话刚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腰被刘婷给掐住了,急忙改口求饶道:“我欺负你,我欺负你......”

“哈哈,”众人又是笑。

刘母笑得都要流出眼泪了,不过随刻她就恢复了平静下来,记得这两个孩子从小就是这样,吴鑫一直是任劳任怨地被欺负着。

她笑着对刘婷说:“婷婷,别以为你们高中时候进行的探险我们都不清楚,你老丈人早就和我们说了,真是的,阿鑫这孩子可没少保护你,多少次都先你后他自己的。怎么,还嫌妈妈的眼光不好?”

“妈,你真是的,说出这话来岂不是叫吴鑫骄傲了?”刘婷红着脸,别过头去。

那些年少时候出生入死的往事被这么一提及还历历在目,那个时候的吴鑫确实很有担当。除了脑袋容易热以外,几乎没有什么不好的缺点了,一众人里,他是当之无愧的领袖。不然的话,刘婷这样的小公主又怎么会倾心于他呢?

吴鑫揽过了刘婷,笑问道:“是不是又想起那些往事了?”

“嗯,”她轻轻点点头,又伏在耳边说了一句:“鑫哥,咱们再生个姑娘吧!”

“咦?”吴鑫瞪大了眼睛。

“铃!”电话响了,吴鑫接起,电话的那头是张勋。

“阿鑫啊,我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了,以后我就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姑娘的爹了,看来今年的除夕我注定要在产房里面过了,哈哈......这事儿婷婷和你说了没?我太开心了,太开心了。对了对了,以后咱们去看看6老师吧,你说呢?”

一个三十多岁的人,竟开心的像个孩子?还哪有半分当时军师的模样?

吴鑫在老一辈人惊讶的目光中,悄悄伏回在刘婷的耳边说道:“我们可别输给张勋了。”

人的一辈子其实很短,要和真心真意能为你付出的人在一起。

最后,在此书结尾之际,小狼祝愿全天下的有情人都能够终成眷属。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手机版阅读网址:(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