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趴在美女身上亲胸

苏小蔷冷冷的笑了笑,抬头眼眸微深的看着何超“你的意思是,他只是想要利用安雨受伤的事干涉我,让我可以经常利用来这里看安雨的时间,跟他多多接触,并且……”

“并且找准机会,在你和弥圣天之间不断的制造矛盾,这样他才能够有机会。”何超的话里满是陈述,不带着任何的讽刺的意思。

苏小蔷就这么听着,不想用过多难听的话来形容靳时这样的举动。

怎么可以利用安雨对他的爱而做出那种事情,利用安雨对他的爱去追求另外一个女人,这实在是让人不可置信,甚至让人觉得――有些狗血。

苏小蔷神色复杂,何超叹了叹气,看着苏小蔷此刻的模样,突然间觉得有些好笑,果然这个,“其实还有件事一直以来都没有告诉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

“什么?”苏小蔷抬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何超,何超似笑非笑,和很多年前的他一样,眼神中带着一副痞子的模样,但表情却难得的认真,不过是比以前小的时候更加相貌堂堂了而已。

小的时候满脸肥肉,像是一辈子都无法再瘦下来,现在长大了,岁月的流逝让他开始成长,并且在成长的过程中成功的甩掉了曾经他以为会陪伴他一生的肥肉。

肉嘟嘟的脸,结结实实的肉,再看看现在,棱角分明,立体的五官,一身军装,典型的一个军中美男子啊。

何超揉了揉鼻子,许多时候当他紧张的时候他便会做出这样的一个动作,用这个动作来缓解他心里的紧张感,仿佛不这样揉揉自己的鼻子,心里的紧张感便无法摆脱了似的。

下意识的他就这么做了,苏小蔷抬头看了他一眼,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是在不同的时间,面对着一些有点变化的脸,人,没变,还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何超。

“猴子喜欢你,你不知道吧?”何超笑了笑,像是在开玩笑一样,他的语气让人难以引起重视,有的时候随便这么一听,没人会当回事的。

但苏小蔷不会,因为曾经弥圣天说过,很多时候人们从嘴里说出来的那些不经意的东西,很有可能都是真的,只不过是为了怕闹成僵局所以暂时性的缓解那种暂时性的尴尬罢了。

实际上,其实用玩笑话说出来的,很多都是真的。

但对于这一点,关系到候居南和她的这一点,有的时候她希望是开玩笑的,朋友之间,她还是希望全部都是朋友的情意会比较好,至于别的,她不想去思考太多。

因为她有更加让她值得去思考的东西,有关于自己的那一些东西。

“这种玩笑以后少开。”苏小蔷拍了拍何超的肩膀,“以后……以后希望还能像现在这样,不过,这算是猴子的秘密了吧,你这么就告诉了我,他若是知道,恐怕……”

何超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你是真的傻还是假傻,我猜猴子对你的心思,他一辈子不告诉你,你就一辈子不会去想到这里来,可怜了猴子。”何超笑了笑,抬头看着窗外的天空。“苏小蔷,很多年前,你有没有想过,今天的天,会是这么蓝。”

苏小蔷站在他的旁边,什么都没有想,那一刻头脑特别的清晰,“我不需要思考这么多,但有的时候我却发现,越是不去思考,那些真相就会来找到我,猴子是我很好的朋友。”

何超伸出手,看着苏小蔷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她的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健康的光泽,无论是皮肤,还是头发,无一不透露出某种健康色,刚刚要触碰到苏小蔷的头顶时,苏小蔷下意识的测了一下头,并不是抗拒,而是对于男性一种本身的抗拒。

何超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将手缩了回来。

苏小蔷愣在原地,她面色平静的看着天空,心里有些莫名的惆怅,却又有几分欣慰。

候居南,已经有多久没有见到这个朋友了,何超说每当她遇到危险的时候,遇到一些困境的时候,包括自己这次落在了蝙蝠族的手里,候居南都绞尽脑汁的到处找人帮忙。

候居南甚至还找过何超,他告诉何超自己想要潜伏去保卫队,想要去蝙蝠族将她从困境当中救出来,但何超顾及着候居南的安全,最终没有答应这件事。

他心里明白候居南和他不是一样的,候居南是候居南,他只是一个官二代而已,要说能力,还真的没有什么,偶尔打打架只是皮毛的功夫,但是这些小伎俩用来对付吸血的蝙蝠族人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再加上设备并不完善,何超自己心里也没有什么底,所以根本就没有答应候居南的请求,但他看的出来,候居南当时非常的迫切,如果不是肖谦在旁边劝着他的话,他不可能就此作罢的。

肖谦啊肖谦,大名鼎鼎的谦少爷,也有变成和事佬的一天,他觉得自己长大了懂事了,其实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很小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非常的懂事,最怕的便是别人说自己不懂事。

然后长大了,无论做什么事都没有最开始的那种勇气,做什么都显得非常的害怕,怕这样的,怕那样的,所以显得越来越不懂事,因为做事总是小心翼翼的,怕东怕西。

假以时日,满满的便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仿佛失去了一些什么东西一样,具体的东西没人说的上来,就连自己也不太能够说的明白,说的清楚。

至于苏小蔷呢,听到了何超突然告诉她候居南的事,她听了之后心里非常的感动,毕竟很久没有听到关于何超的这么新鲜的事了。

但是,不过,现在听来也只有感动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出什么让猴子和其它朋友们都高兴的举动。

以前的话,只要她出去跟谦少爷和候居南见上一面,他们一定会非常开心的,但现在……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怎么做。

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一切的一切,变得有些难了。

是不是人本身,就无法满足。(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