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最快更新毒宠医后最新章节!

三个月前。

谢珂端坐在宣文殿的侧椅上,将手上的折子放下,“母亲,我有些不明白您怎么会请岭南王?或者说很久之前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也将岭南王的位置给祁丰涵。”岭南在自己父亲的心里的位置不是任何一块土地可以媲美的。

“恩,这个孩子本来是我们看中的。心地是不好但是足够有能力和野心。”祁天惜递给她一杯茶。谢珂接了下来放下没有喝,“有野心对于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谢承乾却直截了当地说:“你要是连个有野心的人都压不住也就别想做齐朝的太子了。”

谢珂转了转手腕说道:“恩,我现在是肩部能抬手不能提的,是越来越让您看不上眼了。”祁天惜无奈地摇着头按住谢承乾无奈地说:“你们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吵架,我还在这呢。行了行了这件事就我自己来安排好了,你们两个人不用再关了。”说着就把折子什么都收了起来,“还是说些你们不会吵起来的事吧,前年我们实行的商人子弟可以参加文武科举考试。”

“今年这是参加会试的名单,虽然不到殿试也管不到你们这两位大佛。”祁天惜握着谢承乾的手说道:“不过今年的人很多都是名士,还是需要你们看看。”祁天惜赶紧转移话题。谢珂也不想继续说什么顺手将名册拿起来翻看,一个人的名字引起了她的注意,“吴棣文。江南吴家的人怎么会?”

“吴缘是吴棣文的号,明白吗?江南吴家还有谁能上得了这个名单。”祁天惜解释道,谢珂却摇了摇手说道:“我自然是知道但是我不知道他干嘛要,或许又是觉得好玩吧。”谢珂也没太当回事将折子放下了,她话还没说完想起了什么似的站起身来做了个礼说道:“儿臣先告退了,至于那些折子母后送到东宫,有什么问题朱红标注即可,儿臣退下来。”边说她一边往后退。

谢承乾刚要说什么祁天惜又摁住了他,“行了,她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你还装严厉装不够。你退下吧。”谢珂赶紧走了。祁天惜见她走了之后才笑了,谢承乾却皱着眉头说道:“你都不管管她这明显是要算计别人,问题是这人是她能算计的了的吗。”

“是啊,江南吴氏这几年趁着我们开放了些对商户的政策不停的做大,现在他家的家库比国库都富裕的多。”祁天惜默默地看着折子朱红色的笔圈圈点点,“而且我就不相信他这位次子又是武林盟主的师弟又是将来的武状元。他们吴家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说着重重地将折子拍在了桌子上。

“这些人不过是贪心不足。”谢承乾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祁天惜说道,“你说我们是不是真老了现在说的都是什么话,我还是快去准备彘儿的及笄礼和选侍君的事吧。”说完就站起身来准备走,谢承乾一把就把她搂到怀里,祁天惜坐在谢承乾的腿上无奈地说:“多大年纪了你别闹,折子多的都能把我们埋起来了。”

谢承乾淡淡地笑着,“我怎么记得你还比我大的多阿?恩?姐姐。”

“滚!”祁天惜狠狠地跺了下谢承乾的脚快速地站起身来,也不看大殿里低着头的宫人快步地走了。

胡晓喜见着自家主子刚走了就回来了,立马迎上去脱下谢珂的大氅递上一杯热茶说道:“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早啊?事情都商议完了?”谢珂接过茶喝了一口,她在火盆上烤了烤手说道:“算是吧,有些事我就先回来了。”谢珂快步走到书架旁整齐划一的书,谢珂按照书的顺序一一核对。

“少了三本书。这事情更好玩了。”谢珂突然有了一种棋逢敌手的快感,谢珂笑着说:“胡嬷嬷你说能参加会试要准备多少时间。”胡晓喜被这个问题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从参选到各事准备应该一年半吧。”

“不是,如果有后门的话塞些钱,前面的比试根本不需要参加但是起码要两三个月。”也就是自己从宫外回来的时间,“我倒是小看他了。”现在自己也摸不准这个人是要干什么,江湖玩够了,是想到朝堂玩玩了?谢珂歪着头笑了笑。

胡晓喜不明白她在想什么,“奴婢都快被您搞糊涂了您这是在想什么呢?奴婢看着您长大倒是也不明白您怎么想的。”谢珂笑着说道:“我有些累了昨天没睡好,今天的折子送过来再叫醒我。”说完向前走了几步,补充道“以后内殿只有胡嬷嬷你自己进出,其它人要有我的允许。”说完快步走到床边做好,“我睡了,折子来了叫我。”

胡晓喜愣了愣才说,“好久没见到您这么有精神了,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起码现在挺好的。”傍晚太阳刚刚落山胡晓喜才将轻轻地走到谢珂的床边摇了摇她,“太子殿下现在要是不起你可就看不完折子了。”谢珂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瞬间竟然有些迷茫和天真。“天好红啊。”她直接说道,她迅速地站起身来,胡晓喜立马给她披上外衣,恭顺地跟在她身后。“到书房去吧。”谢珂对着胡晓喜说道,“唉,我父皇都不知道不该这么放心把权力交给我吗?”谢珂看了看堆成小山似的折子,“我怕我真的会控制不了自己。”她似有似无地扫了眼自己的手。

“殿下想什么呢?”胡晓喜吩咐几个小太监将谢珂需要的东西放到书房里转过身微微颔首问道。谢珂从自己的想法中抽离出来快步走着说道:“没什么。”谢珂一进到书房里就见胡嬷嬷已经将熏香炉火等等准备好了。谢珂拿起毛笔没有再说一句话专心致志地批注着。其实在干正事的时候谢珂完全继承了谢承乾的严谨认真。

灯火摇曳中竟然不知不觉间到了下半夜,等谢珂伸了伸懒腰将一切归整好之后,只瞧见谢珂对面吴缘正安安稳稳地翻看着谢珂批改过的折子,“放下。”谢珂不明白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写的东西挺好。”吴缘笑着说,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像是那只小猫似的,“你是想干什么?给我看这些从你刚刚会写字到镇守燕州。”谢珂没有说话只是夺过他手中的折子分门别类地放好,“可是后来你怎么不写了?”吴缘继续问道?他很好奇谢珂为什么要这么做,心里竟然有些期待。

谢珂看都不看他一眼说道:“你以为我想干什么说来听听。”吴缘站起身来负着手说道:“你不就是想让我能站在你这一边吗?也不用向我买惨我还真不觉得你可怜,挺没意思的。”谢珂着才抬起头说道:“那你还看完了?”

吴缘刚要说的话生生地被堵在了嗓子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看下去。“我没有想跟你买惨,如果说当太子是惨的话你这个贱民不是更惨了?”话刚出口吴缘下意识地竟然想去抓谢珂的喉咙,手卡在半空中骨骼分明的手停在那,谢珂伸出手将他的手摁了下去,温热柔和的触感让吴缘顺从地放下了手,“你的弱点太明显了,这样说吧让你看那些算是我的诚意,你也应该给我你的诚意。”

“你要是醉心江湖的事根本不可能在你师兄夺得武林盟主的位置后来京城,更何况你的名字还能出现在这里。”谢珂抽出那张折子指了指吴缘的名字,吴缘看了看才笑道:“我这不也是顺水推舟吗?我家那位老爹先斩后奏我随便蒙混过去就行了。”

“是吗?”谢珂笑着说道:“原来我们齐朝的武状元对于你来说只是为了交差阿。不过你逃不了的你会选择当朝为官的。”谢珂站起身来缓缓地走着到了吴缘的身边,“你以为只有你的父亲想改变他自己的地位吗?你和这些人都是一样的。”说着重新打开吴缘看过的那个折子说道:“江南吴家野心可是不小。不仅仅是你在武科举上榜上有名,你们吴家看来是早有准备吴族几十号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吴缘接下那道折子脸上露出来一个谢珂没见过的表情竟然是在冷笑,“我小的时候我们还是江南吴家的旁支,穷的连衣服都穿不起。我去学武艺也只是为了能少张嘴吃饭。”谢珂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跟她说这些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谢珂竟然接着说道,“你今年和我差不了多少我记得那时候为了镇压旧皇族和些大商户父皇实行了很多政策。”包括商户都只能入贱籍等等。

“按实力你一定会是新任的武状元,将来会是齐朝的武将。”谢珂看了看他,吴缘直接坐到了谢珂原本做的地方,“可是我能直接告诉你,我们今年不光要开始扶持商户更是要扶持一些新兴的族氏。你,”她突然说不下去了。

谢珂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生气平静地说:“我能给你你想要的。只要你能为我所用。”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