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一天要我三次

自动防盗章

…………

在@小爷不是爷的下方, 一水的评论也全都跳了出来。(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小爷不是爷本明周思豪, 是个网红,不过跟宋景不同,是个根正红苗的富二代。家族是以连锁酒店起家, 在华夏国的中端酒店市场, 也占着不少的地位。

而周思豪就周天连锁酒店的少东,极为张扬肆意的一个富二代, 平日里不喜欢夜店泡吧,而是将大把时间都花在了微薄上面。

米分丝早已过千万,宋景与其相比, 当真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这些,宋景长老显然是不知道的……

“焕颜娇肤,像是疤痕,雀斑, 肤色暗黄……嗯, 只要是跟肌肤有关的问题, 都可以解决, 而且一日见效。”宋景想了想, 也没有私信, 而是直接在后面转发回答道。

在修真界,焕颜丹主要是女修们使用的,灵力充沛。宋景不知该如何细说, 也只能按照古地球的理解解释了。

“噗, 疤痕, 雀斑,全部解决?这确定不是路边发小广告的?”

“这产品介绍的……跟我楼下小区里的美容店一模一样啊。”

“宋妖人,你是不是混不下去了,改行买假药了?”

…………

网友们在看到宋景的回复之后,先是一阵无语,随后有些调侃道。宋景的回复,怎么看,怎么像是路边的无良广告,还是包治百病的那种。

“已支付,直接给我邮寄过来就可以了。”宋景刚刚转发完,@小爷不是爷那边也回复了起来。

这时,宋景的微薄的界面也响了一声,提示六万华夏元已经转账成功。华夏国的微薄账号一般都绑定着支付账号,宋景没想到,这位@小爷不是爷居然支付的这么爽快。

不过宋景并未深思焕颜丹放在华夏国,绝对值这个价。

任务完成了三分之一,争取在剩下的五天内,完成其余的三分之二吧。

…………

碧水长空,微风清浮。

此时,天南市,鼓浪岛。周思豪正赤着上身,带着大大的黑框墨镜,趴在硕大的太阳伞下,颇有闲情逸致的玩着手机。而他旁边,一个身穿花色比基尼,长发过肩的秀丽女子正气鼓鼓的看着他。

“周思豪,你不要太过分了。”刘玉桐看着面前的男子,有些怒气冲冲,随后走上前去,将男子手中的手机一把扯下道。

“过分?我怎么过分了?你不是要生日礼物吗?怎么样,一个焕颜丹还不够吗?”周思豪见状,并不在意,而是换了个姿势,无所谓道。

“焕颜丹?这么中二的名字,周思豪,你耍我啊?”不提焕颜丹还好,一提焕颜丹,刘玉桐怒气更甚。

这明明就是从一个不知名网红那里购买的,也不知是哪家黑心工坊产的。现在周思豪买下了不说,居然还要送她?

她刘玉桐就是这么好打发的?

“刘玉桐,我告诉过你,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但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身边的人动歪心思,你触碰了我的底线,这只是个教训而已。”周思豪闻言,突然站起身来,用手捏住刘玉桐的下巴道。

随后,也不顾刘玉桐的反应,而是起身径直走开。

独刘刘玉桐气愤的站立当场。

…………

宋景在接收到货款的时候,就按照@小爷不是爷给的地址,将焕颜丹发出。华夏国物流发达,焕颜丹也在当天晚上到达了周思豪手中。

不过,周思豪并未细看,而是直接将它丢给了刘玉桐。他不是冤大头,买这个焕颜丹也纯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已。

“桐桐,剧本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是《红妆》剧组里的女二号,这可是王导的年度大戏,你可要把握机会啊。”

深棕大气的海景卧房内,一个身着黑色长裙,年龄微大,略显知性的女子对着沙发上的刘玉桐开口道。

而刘玉桐闻言,并未开口,只是看着手中的黑色小盒,脸上阴晴不定。

女二号,女二号,又是女二号!

她出道五年了,五年前,她演的是配角。没想到现在抱上周思豪这条大腿,成为了准二线,演的还是配角。

只是利用了一下资源而已,没想到周思豪竟会给自己这么大的难堪。

“我知道了,剧本先放这里吧。”最终,刘玉桐舒缓口气,对着一旁的经纪人摆手道。

随后,待经纪人出去之后,才目光布满阴霾的看向手中的黑盒。

里面放的正是周思豪购买的焕颜丹。有心将它直接丢进垃圾桶,不过想到它的价格,还是作罢。

六万华夏元不算多,她也有。但是就这么浪费了,她还是有些心疼。她缺华夏元,不然也不会为了华夏元和资源,会同花花公子周思豪搅和在一起。

想了想,刘玉桐还是将其打开。

焕颜丹有龙眼大小,通体碧透,并散发着阵阵清香,使刘玉桐不由得想靠近一番。

这黑心作坊做出来的美容品卖相还真是不错。

在看到焕颜丹的外表之后,刘玉桐突然想到,将之扔掉的心思也逐渐淡了下来。

不过就这么将这个三无产品吃下去,刘玉桐还是不敢的。

斟酌之后,刘玉桐站起身来,然后将焕颜丹放在桌面上,紧接着,用一旁的玻璃杯碾压。内服不敢,那就外用好了。

将焕颜丹碾成碎末后,随即,刘玉桐将右手的袖子卷到小臂处,上面赫然是一道三公分见方的伤疤。这是她小时候用开水烫伤的,已有近二十年之久。

将焕颜丹的碎末均匀的涂抹在上方,刘玉桐观察了几秒,并未有什么变化,只是有一种丝丝凉的感觉。

去除疤痕雀斑,娇肤焕颜?

我这是在想什么啊,怎么把那个烂大街的广告词真当一回事了。

想及此处,刘玉桐将袖口狠狠的撸下。要不是这焕颜丹的碎末确实舒服了点,她还真的会把它清洗一番。

随后,刘玉桐看了看时间,已经临近午夜,不在多想,而是宽衣睡了下去。

刘玉桐不知道是,就在她入睡的时候,右臂处仿佛有灵性一般,透出丝丝青光。紧接着,又消失不见。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