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后面塞东西上公共汽车

()释方早就在防备,当即闪身,然后撞到这院子的墙上。wenxue6.com墙上隐藏有阵法,释方施展土遁的时候没有办法穿越,被挡了下来。那人本想先取出释方身上的宝物看看两再对付释方,这时却改变了主意,一双伸展,院产生一道强劲的气流,限制了释方的行动。

释方的身体受到极强的压迫,不能动弹,只怕自己的每一条汗毛都在对方的掌握。这当然不是说每一条汗毛都受到压迫。那是完全的另一种境界,就像你存在于天地间,你背负着整个力量,同时你的毛发却也是自由的,释方只能如此认为。

“看来这是个陷阱,前辈你说呢?”释方不无后悔地想道。当时释方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有张纸条,不知道是谁写的,便来看看,现在看来真是太幼稚啦。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雪莲说道。雪莲倒是知道一些情况,但没有告诉释方,他还要再观察观察。

“只是连累了前辈,刚出牢笼又进敌。”

“那你赶紧想办法啊。”

“我现在不能动,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

“你没有我有啊。我教你一个法子。”

释方一听雪莲的法子,就知道只能有一招的会,再多就不灵啦。那年人走近释方,想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人,只觉得释方身前凌空出现一头黄牛,冲着自己而来,不知觉间便想闪避开去。释方是四境,神识御使的法术虽然也具有五境的威力,但毕竟不如五境。而雪莲教他的法子是用他提供的灵气附在法器上,以释方的神识为引作出攻击。

因为雪莲吸收凝聚的六境级别的灵气附在释方的法器,由释方来御使,难度便小了许多。那人认为释方不能动弹,不能攻击,当攻击发生的时候便会认为是释方后面的六境高在作崇,自然不会硬挡。事实上,雪莲所料无差,那年人让开了。受到那人的风法术压制的释方,在这一刻感到束缚的松动,忙起身随骨符而去。释方也是很无奈,因为他的境界只能施展一种法术,要起身只能借助骨符。

那年人面对的是六境级别的灵气,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只是如果在此处硬碰,会惊动到外面孔雀城的驻军,那并不是他想要的。骨符略弯,释方将之作刀使。雪莲附加的灵气类型也转化为火属性。刀法展开便是燃灯传的火焰刀法,堂堂大气,王者之风。雪莲并无火属性,但六境自然也可以凝聚为用,只是雪莲同时也觉得释方的骨符一边吸收自己凝聚来的火属性灵气。

释方本不欲多事,但那年人并没有要还的意思,倒使释方更加的从容,以昧真火吸收六境级别的灵气化入自己的神识。释方本来没有这本领,但雪莲愿意让他化去,释方便能化去,这也相当于雪莲在帮着释方提升神识。那年人看了许久,终于还招了。两道六境界灵气碰撞在一起,雪莲的灵气被包裹在一起,转而向下被地上的阵法吸收。

那年人的灵气相当有特点,竟然把雪莲的六境灵气卸开了。释方再细看时,只觉得那人的灵气如同一根根羽毛,而自己借用雪莲灵气的攻击就像是一滴雨水,顺着那年人的灵气滑开。如果说释从雪莲那里感受到六境灵气的存在状态,那他同样也从身为对的年人身上感受到六境灵气的强大。六境的灵气就好像一种无形的法器,神识凝聚便是有形,神识散去便是无形。

打斗仍在继续,释方受到了压力越来越大。那年人在前期看过释方的刀法后,想出的克制之法相当凌厉,往往逼得释方只能出半招便要收招,不然会落进那人的陷阱里。年人六境,速度当然比释方快,往往后发而先至。释方也能从他的动作看出一些东西来。那年人也是赞叹,这少年看穿了自己的行动背后的危险,这才没有落入自己的算计,看来要慢一些才行。

年人慢了下来,把每一时刻都平均到动作之。雪莲的元神脸上第一次露出凝重之色,只是没有谁看见,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让我来。”雪莲对释方传音道。释方收到雪莲的讯息,放弃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交予雪莲。雪莲并不是不能出来与那人相斗,只是那样很危险,容易被那人把原身抢了去。雪莲先让释方把自己的肉身莲藕藏入空间之,然后这才施展风法术裹住释方全身。

对面的年人应该是擅长使用风属性,雪莲的元神依在释方的额头眉间。释方也是没想到雪莲会如此占据那个地方,不过现在也只能任它去啦。眉心额间之下便是人们常说的神识之海,灵气不断滋养最终成为另一个气海般的存在。又因为神识之海非常重要,若被其它元神占据,自我便会丧失,所以雪莲与释方这样的配合相当少见。

年人察觉到释方的眉心处散发的神识威力突然大增,一时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不管是怎么回事,他都一定要先拿下这个少年。因为这个少年现在掌握着他们最高的密,只有让他在自己的掌控,自己才能安心。释方猜得没错,年人是此秘密联络点的最高负责人,修为六境,为健驼国办事。后世的间谍也大多采取这样的套路。但年人却不是孔雀国的内谍,也没有人能“请”得动一个六境强者为内间。

年人身上发现轻灵之气与周围的阵法相连,他也可以运转此地的阵法阻敌。阵法显现出大体的脉络,就算雪莲不懂阵法也能感到其灵气之所聚。只是这一样更难逃跑了。释方感受到身体周围与进入自己身体的灵气提升了两个层次,大幅度改善着身体的适应力与承受力。释方当然不会放过这个会,把这些六境灵气炼化后收入各神器。

这些灵气并不是魂气,不带有元神的讯息,自然不会额外消耗神识,而释方的神识转化吸收这些灵气后也呈现一种亢奋状态,神识之海无限扩展仿佛无穷无尽般。几天神器,紫金钵盂最是明显,吸收了四种属性的灵气后,紫金之色越加的灿烂。龙血神针则是蓝金双色交相辉映。过去石灰色带着一点透亮,有如一片月光照彻透亮的云。

“你竟然可以侵入到我的阵法吸收灵气?”年人不可思异道。阵法之,给对的种种限制自不必说,但雪莲就这样侵入了此处的阵法。

“不才不才,这正是在下的强项。”雪莲的修为植根于大地,后来又在升天塔多有参悟,此地不算太精妙的阵法自然不放在眼里。

“原来有个高保驾护航,难怪一个小小四境竟敢来此处撒野。”

“的确是我叫他来的,不过却是你们上头的人安排的。”雪莲让释方来,却是用的另一种方法。

“哦,我们上头是谁,你知道?”一人一妖都是六境,没必要兜圈子。

“我只知道他是你们夏宫的护卫长。”

话已知道说到这里,要么是释方背后的人拿下了鹫妖前来试探,要么只是鹫妖被人盯上了但还没有确实的证据。阵法之外,有几只鸽子飞出。孔雀国以养孔雀成为一方豪强,自然也不是那么简单,孔雀一族最擅长的便是饲养灵禽为用,其飞禽可以传递情报,非常便捷,十分隐密,自然是多有。这里的人当然也学会了这招,放出鸽子传递信息。反正都是暗语,不懂的人自然不会明白。

“原来是那鸟人。与我何干?”鸟人便是护卫长,护卫长便是鸟人。

“既然是鸟人,那他给我们一张单子自然是当不得真。”

“既然是鸟人,你也信了?”

“它偷偷摸摸的样子,我不得不信。”

“偷偷摸摸的,我怎么知道你们不是来讹我?”年人到现在并没有说不认识鹫妖,因为都是六境高,说不认识,只怕不可能。

“讹你?你以为你是谁?”

“不管你是谁?想讹我,门都没有。”年人不再多说,马上出。

“好说好说,要不你先把这小子弄过河那边去?”

雪莲其实并不能动用释方的神器,而且打起来,它也不再能吸收这里的灵气为自己所用,只是年人并不知道这些。雪莲的本意是用灵气护着释方,然后自己隐身其后,这样不曝露身份,现在动起来,却瞒不住了。年人气如羽刀,刚柔并济。雪莲身似摆柳,见气则退。一人一妖在院展开了追逐。

刚才的对话,因为雪莲偶尔封闭了周围的声音,释方并不完全知道,但现在却是另一番情况,他不能不站出来。因为雪莲的法术太差劲了。雪莲境界高,但法术因为原身的关系,实在有限,不如释方的缘。

“前辈,要不我来吧?”释方神识传音道。

“你来?还不被他压得死死的。”

“现在的情况好像也没有什么差别。”

“那前辈有什么方法?”

“逃呗。他是风属性,比我快,但我可以元神逃逸。”元神逃逸的确是最快的方法,除非年人也一样,不然是不可能捉住雪莲的,但其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便是与原身分离,如果不能及时找回身体或另外夺舍,可能有损修行。而雪莲本来是灵药,夺舍的效果会差上许多。

“前辈逃了,我怎么办?”

“放心,他不会对你怎么样?”雪莲劝道。

其实年人的想法与雪莲的推断差不多,都是想把雪莲赶走,最好的当然是拿下,然后再行处理释方。

下载免费阅读器!!

(h.ne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