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四肢被绑在床扒衣

此为防盗章  巽慕泷脚步顿了顿, 好看的眉毛微微挑起:“恕我直言, 七王子殿下的期中成绩单, 怎么送到我这里来了?”

使人只是接受了这份差事, 关于具体,也并不知情, 只陪着笑:“殿下吩咐的,小的只是办差。请阁下收下吧。”

一个在主星可有可无的未成年王子的成绩单, 这种东西,对于巽慕泷来说,并不是什么棘手的存在,他扬了扬手, 鲁卡斯上前接住了这份来自王子殿下的成绩单。

“阁下, ”使人送出成绩单后舒了一口气,“小的现在要去拜访巽大人, 关于这份成绩单, 小的临走前, 殿下吩咐过, 等送到您的手上之后, 请您和殿下联系。殿下会告诉您想知道的一切。”

巽慕泷不置可否, 等到巽家出来管家迎接后, 整理了一下衣服,带着鲁卡斯上了车前往军区。

刚到办公室, 早早等在那里的副官杰森和巽慕泷问了好后, 将手中的一个木制匣子递给少将:“阁下, 您的崇拜者小七今天的礼物。”

巽慕泷扫了一眼,对于这个从三个月前每周都要给他送一份礼物,自称小七的粉丝已经习惯了。这个快递查出来的消息来源是主星帝国军校,刚刚入学的大一新生,每次寄过来的也都是一份主星年轻人中流行的小吃,没有任何遮掩,很光明正大走着官方渠道送来的卡杜斯。

巽慕泷颔首:“和之前的放在一起。”

作为一名军人,不随便吃外来不明食物,是他一贯的准则,就算收到了来自粉丝经过安全检查的礼物,他也都是单独收起,另行放置。

所以来自主星的这位在校生的一番心意,基本都被束之高阁了。

杰森已经处理了很多次这位来自‘小七’的快件了,熟门熟路把木匣收放在房间一个完全封闭的柜子中。

闲言两语之后  事务繁杂的巽慕泷从落脚就一直忙忙碌碌到中午时候,等到终于可以吃饭,鲁卡斯敲了敲门,走上前来,低声道:“阁下,殿下的成绩单,还在这里。”

巽慕泷一愣:“差点忘了,你放这里吧。”

午餐前片刻,巽慕泷终于浏览了下这份来自帝国王室第七王子殿下的期中成绩单。

和传言中胆小怯懦,堪称王子中的小透明形象不太一样的是,这份纸质成绩单上,答题者字迹书写工整优美,逻辑清晰,方方面面就巽慕泷来说,可圈可点。

只是这样的一份成绩单,怎么送到了他这里来?

想起来使人的话,巽慕泷想了想,开启限制,搜索到七王子殿下祈渊的通讯号,拨了出去。

片刻后,通讯被接了起来,来自遥远的主星,一间装饰简单的房间中,穿着洁白军装的白发少年,虚拟形象投在了巽慕泷的面前。

尚未成年的少年身体带着几分纤弱,白皙剔透的肌肤带着一丝病态美感,短短的雪白碎发下,一双湿漉漉的眸中含着几分羞赧,军装的扣子一路扣到脖颈处,巽慕泷看不见少年喉结的滚动,只能看见这位王子薄薄的嘴唇动了动,带着一份羞意轻声唤道:“……巽慕泷少将军阁下。”犹如清泉滚玉般清脆软绵的的声传来。

有那么一瞬,巽慕泷好像看见了精灵。

收回心思,巽慕泷感慨,这位帝国最没有存在感的王子殿下,倒是有着不输任何一位殿下的美貌。

巽慕泷听说过这位七王子殿下。

作为王室中最年幼的王子,七殿下祈渊的出生几乎没有任何波澜。大公主殿下的出生举国欢庆,大王子殿下的生日多国报道,其他几位殿下,也都在成长过程中表现出不俗的一面。或得民心,或与政界要好,隔三差五,总能有殿下们的消息传遍帝国。而七王子祈渊殿下,比起他的兄长姐姐们,要黯淡的多。

巽慕泷常年生长在卡杜斯,对于主星的消息不是很在意,特别是王室中多少被压下过的消息,能够传入他耳中就更少了。这位七王子殿下,能够让别人都知道的,大约是出生时迥异其他殿下们,也与陛下王后不一样的一头白发,曾经成为过一段时间的谈资。不过那都是十七年前的事情了。这位年幼的王子殿下,在成长过程中,没有表现出任何可以和其他殿下相媲美的实力,也没有党政军队的后盾,作为一个本该受尽宠爱的幼子,陛下也好王后也好,在公开场合甚少提及,唯独大公主殿下和二王子殿下,会稍微顾忌年幼的弟弟,曾在做一些公益活动时,带着打扮漂亮精致的幼王子一起出席。

七王子祈渊殿下给巽慕泷的印象,大约就是这是一位有些害羞内敛,平日乖巧懂事,却很少有着存在感的孩子。就算这位殿下今年考入了帝国皇家军校,给别人的感觉就是这位漂亮的王子打算成为军队的招生代言。

毕竟,开战在即,军队需要一个王室的殿下作为信号。

如果不算曾经在各种王室举办的宴会上见过这位犹如壁花的殿下,这次,算得上是巽慕泷所知道的,第一次单独的,与这位十七岁的七殿下见面。

巽慕泷收回神,朝白发少年颔了颔首:“七殿下。”

论身份,对面的是王室的殿下没有错,但是除了这一个殿下的身份,祈渊什么也没有。巽慕泷则不同,他身上有着少将的军衔,所以就算不对少年行礼也没有什么。如果真算起来,对面的殿下要是懂礼一些,会主动向巽慕泷行礼。就像那几位殿下,一心想要和这位帝国最年轻的最有前途的少将阁下拉近关系一样。

白发的少年似乎并没有想太多,他没有对巽慕泷行礼,也对巽慕泷没有对他行礼没有任何置喙。只在巽慕泷说话后,微微低了低头。

“将军,我的成绩单,您看了么?”纤弱的少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眼中有些羞赧,目光不敢和巽慕泷直视,眨巴眨巴,看着格外惹人怜。

提起这个,巽慕泷想起来了他联系这位殿下的目的,当即收起心思,问道:“殿下,恕我冒昧,请问您的成绩单为何会从主星递交到偏远的卡杜斯,送到我的手上?”

祈渊轻声道:“这是我刚进军校的第一份成绩单,我想交给您过目。希望您能明白,我其实,学习上很用心的。并不是不学无术。”

“是的,殿下您的成绩单我看了,很出色。”巽慕泷称赞了句,转而道,“这样的成绩单,殿下为何不递交给陛下?”

七殿下脸上爬上一抹微红:“…… 将军您是军校近百年来最出色的学生,也是现在帝国最优秀的少将,我希望能够让您看见我的用心。”

巽慕泷大概了悟了,这是七殿下在招揽他。

一个未成年的小殿下,想要获得自己的势力,招揽一个在军中有分量,一个人就能带来最大利益的存在,不是他自吹,目前除了他,没有第二个合适的人选。

巽慕泷有些失望。没有想到这个之前与世无争的小殿下在进入军校后,心思也大了起来,想要和已经成长的殿下分庭抗礼,做出了这个其他殿下们不同手段同样目的的事情来。

虽然作为王子来说,有自己的心思没有什么,但是巽慕泷很不喜欢这种情况。之前想要招揽他的殿下们,客气的,他客气推回去;不客气的,他不客气怼回去。这出自一直以来默默无闻的小殿下的手段稚嫩,充满天真的一份成绩单,让他拒绝的话也斟酌再三。

“殿下,”巽慕泷目光直视着白发少年的眸,带着一份不赞同,“您刚刚进入学校,我不认为这是一个让您分心的时间。请用心去学来自各大领域出色的老师们所教授给您的知识,虽然您之后未必用得上,但是起码,会让您的心宇更宽广些。”

这不太客气的一番言辞,让纤弱的白发少年脸色白了白,只是可能并不习惯反驳,小殿下弱弱点了点头:“是,将军,我知道了。”

相貌精致俊秀的少年在自己的话语下如打了霜的茄子一下子焉了,这让巽慕泷忍不住反思自己是不是有些语气过重,稍微温和了下态度,他宽慰道:“殿下的成绩很好,也有一手十分优美的字体,我想陛下会十分乐意在这样一份成绩单上签字的。”

“可是……”七殿下有些急了,“我真的很希望您能在这份成绩单上留下您的签名。”

要签名?巽慕泷散漫想到,想不出这位没有存在感的殿下还挺有想法的,用这种手段来靠近他。

“很遗憾,”巽慕泷干脆利落拒绝,“殿下,您的成绩单上,只应该有您的监护人的签字。”

如果谁都能签字的东西,巽慕泷综合考虑也不是不能给这个少年一个签名,但是成绩单,一个王子的成绩单,必然是会被收藏展示的,监护人或者说家长的位置,签着他的名字,像什么话。(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