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味儿媳妇txt

在听到月门里面传出来的中年男子声音之后,虽然胡琼脑海里面有一个声音催促着他赶紧转身离开,但胡琼的身子却站在那里一动也没动。

这不是胡琼不想逃,而是不敢逃,只要他一转身,那救含玉的事情不仅仅是没有功劳,反而会觉得这完全就是他所策划的这一事件,完全就是别有用心地想要接近含玉,再加上他那冒牌胡来公子的事情,那肯定是数罪并罚,而死无葬身之地。

与其这样,那胡琼觉得还不如冒险一搏,希望对方能够看在他救了含玉的份上不再追究他那冒充的一事,所以胡琼站在了原地,等待即将发生的一切。

“恩公。”

这含玉刚过了那院门就看到胡琼正站在这门前,或许是在自己父母的身边为了表现出具有良好素质的窈窕淑女的风度,这一看到胡琼便到了个万福。

“琼儿,怎么是你?”

还没有等含玉站起身来给她的父母介绍胡琼,忽然听到她的父亲很惊讶地开口问道。

“姑父大人、姑母大人在上,侄儿给您二老请安了。”

自从含玉等人走进那院门,胡琼的所有注意力就一直放在含玉身后的那个中年男子身上,至于含玉对他说了什么,胡琼是一点都没有听到。

就在那中年男子开口准备说话的那一瞬间,胡琼是膝盖一软,双膝落地,整个人就跪在地上,就在胡琼跪在地上高喊大人饶命的时候,他听到了那中年男子所说的话。

这听完之后那中年男子的话之后,胡琼硬生生地把饶命给憋回了肚子里面,从他嘴里冒出来的却是给姑父、姑母请安。

没错,这个中年男子就是胡琼的便宜姑父——黄一敬,这胡琼费尽心机、想方设法地从上犹逃出来就是担心去了黄一敬的家,被胡来的妹妹识破他的身份,但最终这命运还是给他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兜了一个大圈之后,让胡琼是直接跑到黄一敬的家中来了。

就在刚才,还隔着那院门,胡琼就听出了这黄一敬的声音。听到黄一敬的声音之后,胡琼心中是产生了无穷的懊悔,悔恨自己有点财迷心窍了,和含玉整整相处了一天都不知道去探探对方的底细,而且刚才看到那斗大的黄府二字也应该要想到这有可能是黄一敬都得家啊,现在倒好,简直就是自投罗网。

“琼儿?这就是大哥的儿子?快赶紧起来,乖孩子,赶紧让姑母好好地看看。”

听到黄一敬喊自己的救命恩人叫琼儿之后,那含玉就有点蒙圈了,心里实在是想不清楚自己的父亲怎么能够认识眼前的少年,等到胡琼在地上五体投地地拜见她的父母,口称姑父姑母的时候,这含玉才算清楚,原来在信丰救自己的原来就是她的表哥。

还没有等含玉想清楚怎么自己的表哥会那么巧就碰上自己的时候,站在她身后的*****也就是含玉的母亲,整个南埜的太上皇听到眼前跪着的这少年是自己大哥的儿子之后,急忙挥手示意胡琼赶紧起来,让她好好地看下。

“是,姑母大人。”

胡琼跪在地上,朝着那****毕恭毕敬地磕了三个响头之后,站起身后,像一个乖宝宝似得走到了他那所谓的姑母身前。

“像,真像,就跟大哥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一看就是我们胡家的种。”

也不知道是含玉母亲老眼昏花,还确实由于这胡琼长得跟胡来有那么一丝相似的地方,胡琼这便宜姑母将胡琼拉到近前之后一直念叨着胡琼长得和胡来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琼儿,在上犹的时候你怎么半夜里忽然就不见了踪影,而且后来你养的那只猪也不知所踪?我当时是找遍了整个上犹城,都没有发现你们两的影子,而且我问过城门的守兵,这并没有看到你们出城。还有你怎么又忽然会出现在信丰,刚巧碰到了你表妹?”

虽然看到自家的那只老虎正拉着胡琼的手嘘寒问暖的,但由于心中实在是有太多的疑问了,顶着冒犯雌威的风险,黄一敬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姑姑,这表妹回来了,您也肯定有很多话要说。要不,您先陪表妹聊会,侄儿我陪姑父说会话,等下我再过来陪您?”

看到含玉的母亲也没有发现自己是假冒伪劣商品之后,这胡琼的心是稍微放下了一点,但对于黄一敬的问题,他知道这是戏肉来了,如果应对不好的话,也许前面所有的一切都将会前功尽弃。于是胡琼很温柔体贴对着黄一敬夫人说要稍微告辞下,说要和黄一敬谈会。

“这一回来就盘东问西的,让我娘两说会话都不安生。琼儿,你赶紧和你姑父聊,姑姑这就吩咐厨房给你们兄妹两个做点好吃的。这整整一天了,都没有吃顿饱饭,都快把我的小心肝给饿坏了。”

听到胡琼的话之后,他那便宜姑姑放开了胡琼的手,发了一大堆的牢骚之后和含玉往里走去,但在临走之前狠狠地白了黄一敬一眼,这一眼看得那黄一敬是直冒冷汗。

“姑父,有没有安静一点的地方?容侄儿将详细的经过向您一一禀报。”

目送着含玉母女远去之后,胡琼看着那满头冒汗的黄一敬,双手作揖,对着黄一敬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当差?”

听完胡琼的话之后,黄一敬并没有马上带胡琼离开,而是对着那站在一旁两股发抖,都都快埋到脖子里面的中年兵丁问道。

“回大人,小的叫王贵,平时负责看守西门。”

听到自己的老大问话之后,这中年兵士犹如条件反射般地就跪倒在地,结结巴巴地把自己带的姓名来历告诉给黄一敬。

“黄安,你一会带这王贵到账房去支十两银子。也算是谢谢他将表少爷和小姐送回来。”

黄一敬听完那王贵的介绍之后,叫过还站在一旁的门子,叫他打赏这位王贵。

“大人,这都是小人本该做的事情。”

为了想在老大面前留给好印象,这王贵是生生地抵御住了十两纹银的诱惑。

“好了,我这里还有点事情,你们先下去吧。”

黄一敬挥了挥手,示意这门子和王贵离开。

“谢大人。”

看到黄一敬有事要办,这王贵给黄一敬磕了三个响头,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就这王贵这几个响头,光听声音就比胡琼当时磕的实在多了。

“好了,琼儿,现在你可以说了。”

将胡琼带到了自己的书房,等到胡琼将那房门关好之后,黄一敬坐在书桌前示意胡琼将自上犹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告诉他。

“姑父,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欧阳磊这个名字?”

听到黄一敬的话之后,胡琼先是用眼睛扫了下四周,然后走到黄一敬的跟前,故作神秘地低声问道。

“欧阳磊?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个人。难道这人有什么来历不成?”

听到胡琼的问题之后,黄一敬在脑子里面仔细地想了想,发现自己对欧阳磊这个名字完全就没有一点印象,但看到胡琼那神秘兮兮的样子,直觉告诉他也许这欧阳磊或许是有什么大的根脚。

“看来你在这希思帝国混得不咋地。”

听到黄一敬说完全就没有听说过什么欧阳磊,胡琼的心里不由得严重地鄙视了一番黄一敬。

“姑父,昨天晚上,我本来起床准备去解手。就在快到茅房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说什么我根骨奇佳,希望收我为徒。

这事出突然的,当时就把我吓了一大跳,本想着大声呼救,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老头用手一指我,我便不能动弹、说不出话来了。

他将我夹在腋下后,轻轻一跃就跳过sy县衙的围墙,就连上犹的城墙也是一跳而过。

出了上犹之后,就在那附近的一座山里面,碰到了两个号称是什么正剑门的道士。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仇,这一见面他们就打起来了。

也不知道这欧阳磊施展了什么妖法,用手在我身上轻轻地一抚,我便晕过去了。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在信丰的如家客栈里面,当时表妹就晕倒在这房间里面,而那什么欧阳磊就不见了踪影。

或许是由于和表妹之间那种血缘相连的感觉,让我觉得这是我的至亲。

对了,姑父,当时我醒来的时候,这桌上还给我留了一颗药和一封书信。

那书信上说,由于表妹身体不适,这药是给表妹准备的。然后还说,本想收我为徒,但此时有急事要办,所以叫我去京城找他。还说叫我带上十万两黄金的拜师礼去京城找一个什么叫做欧阳庆的人,叫这个欧阳庆带我去找他。

当时看到表妹的情况确实有些不妙,所以将这丹药给表妹服下了,这也幸亏上天保佑,表妹服下后很快就醒转了,这是当时盛放丹药的药瓶。至于那封书信,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看完之后竟然自己就烧起来了。”

面对着黄一敬的疑问,胡琼是恬不知耻地把自己的逃跑说成是欧阳家族的老大想收他做徒弟,而将他劫走的,到最后更是无耻地把欧阳磊说成了一个贪图钱财的小人,当然这胡琼的最终目的只不过是看看能不能从黄一敬那里再捞点好处。

“叫你去找庆王爷,看来这欧阳磊也是皇室中人了。难道说是皇宫里面那几位供奉中的某一位?琼儿,这是一个天大的机遇,你一定要好好地把握。”

黄一敬将胡琼递过来的药瓶放到鼻前一闻,那是清香扑鼻,虽然没有看到那药丸的模样,但就仅凭这香气就知道里面当时所装的一定是高级货。加上后面胡琼所说的要去找欧阳庆,也就是现在希思帝国最炙手可热的庆王爷,这黄一敬就自动地将这欧阳磊脑补成了大内的供奉,也就只有大内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供奉才有可能拥有胡琼所说的这种令常人难以想象的功夫。

“姑父,就算这是个天大的机缘,但小侄身上也没有那么多钱财啊。整整十万两黄金,这也太狮子大张口了。”

听到黄一敬说这是个机缘之后,胡琼立马抱怨说这拜师费太贵了,就算真是机缘,自己也没有办法随缘。

“琼儿,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到时候姑父我帮你凑凑,这最主要的是你要紧紧地抓住这份机缘。还有,关于这件事情你以后不要在任何人的面前提前了。咱们就先聊到这里,你赶紧去陪陪你姑姑,你们两个也是多年没见了。”

听到胡琼愁钱之后,那黄一敬给出来胡琼最希望听到的答案。也由于这件事给黄一敬带来带的冲击太大,他赶紧打发胡琼出去,希望自己能够一个人静静。(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