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

众夫君闻言忍不住集体翻白眼,心里暗叹:萧梦离竟然还真把这件不可能的婚事放在心上了!还让思梦上京去跟允浩然相亲,他们集体黑线中!

玄影素来唯萧梦离之命是从,他恭敬回答:“是!”

这边萧梦离刚安排好轩辕思梦的事情,那边便听见西院传来阵阵惊恐的尖叫,

“啊——啊——啊呀——救命呀——”

“妈呀——救命——”

“娘呀——快逃——有蛇——”

看着一个个失声尖叫,因为受到惊吓而四散奔逃的下人,颜子泪手中捏着两条碧绿色的小青蛇,唇角扬起恶作剧得逞的邪笑。(m.wenxue6.com)看见他们一个个吓得四散奔逃好像见鬼似的,沿途不是踢到了花盆,就是撞倒了水桶,他心里那个爽呀,乐翻了天。

“哇哈哈哈哈哈哈——一群胆小鬼——”

某男孩叉腰,放肆扬声大笑,稚嫩的笑声朗朗悦耳,直冲云宵。

裴兮离正跟慕荣阑歌学习识别草药,听见下人们的尖叫声,又听见颜子泪嚣张的狂笑声,便知道颜子泪又拿小蛇吓人了。

这个颜子泪,恶劣的xing子像极了他的父亲颜诺竹,小小年纪就玩世不恭,一天到晚惹事生非。

颜子泪在西院养了数十条小蛇。平日里喂些剩饭剩菜,有时候也会捉些老鼠小鸟喂喂。全天大多数时间里,蛇都放养在院子里,只有每次娘亲和众位爹爹进来的时候他才会将蛇关起来。主要原因就是怕被娘亲训斥,等爹爹回来若是娘亲向爹爹告状,他就免不了要挨一顿板子了。

颜子泪天不怕,地不怕,独独就怕颜诺竹!所以在娘亲面前,他总是乖乖地,暂时牺牲小蛇的幸福,把它们关起来。

小蛇很机灵,似乎通人xing似的,每次总是乖乖的,从不惹事,这点也让颜子泪很是欣慰,他是真真把这些小蛇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来养。

裴兮离领着慕荣阑歌走进西院,正巧看见颜子泪将小蛇放回草丛。

小蛇歪着脑袋看了颜子泪一眼后扭着腰“吱溜”着身子钻入草丛。多么乖巧可爱的孩子,颜子泪正在很有成就感地自我陶醉,耳边传来裴兮离的冷哼,

“颜子泪,你又恶作剧了!”

“没大没小,叫哥哥!”面对这个明明比自己小两岁,却总是摆出一副大姐模样的小丫头,颜子泪很是无语。

裴兮离从小就没大没小的,对着自己的哥哥姐姐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傲慢姿态,就好像她才是这个家的老大。可偏偏哥哥姐姐们都极为宠溺裴兮离,从不觉得裴兮离没有教养,反然爱极了裴兮离这副傲气十足的样子,更是把裴兮离捧上了天。

可颜子泪不吃这一套,他总是变着法子的捉弄裴兮离,甚至还曾经拿蛇恐吓过裴兮离。谁知道这小丫头非但不怕他,对他的小蛇更是无动于衷,小手一拨便甩开了,让他好是憋闷。

就像这会儿,裴兮离又摆出一副小大人儿的模样训斥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其实自己只是一个ru臭未干的小丫头。

“颜子泪,你无聊不无聊!整天干这些没有营养的事情,你难道就不会找些正经事来做做!”裴兮离叉腰,指着颜子泪,训斥。

“啥正经事儿?师傅布置的功课全部做完了,娘亲让我对的账簿也全部查完了,楚翌要我设计的机关也已经完成了!还有啥正经事儿没干?!”漂亮的大眼睛一瞪,颜子泪看着裴兮离,傲慢道。

说起这个颜子泪呀,也是他娘的天才商人一个!六岁的时候便跟着萧梦离到处经商,七岁的时候已经学会了查账对账,九岁的时候对做生意已经有了自己的观点,并付诸实施,十岁已经可以自己管理一间店铺。

儿子如此天才,做父亲的颜诺竹自然相当自豪。他总是夸奖儿子将来一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等儿子成年之后,自己在天机国的全盘生意就会交入儿子手中,自己则退居幕后,过回悠闲自得的小日子。

裴兮离瞪眼,斥责道:“正经事儿干完了,你就拿蛇到处吓人呀!你无聊不无聊!过来!帮阑歌切菜!”

“你要我切菜?!不干!”一听见要他进厨房,颜子泪撒手兼摇头。他最讨厌厨房的油烟味儿了,你让他煮饭,你干脆杀了他得了!

慕荣阑歌水灵灵的碧色瞳眸眨了眨,水润剔透闪烁着亮晶晶的光泽,小小樱桃红的嘴巴一撅,小丫头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哥,你鄙视我!”

“没有,我哪有鄙视你!”

在众多兄弟姐妹中,颜子泪最讨厌的人是裴兮离,最喜爱的就是慕荣阑歌了。跟裴兮离唱对台戏,那是家常便饭;对慕荣阑歌有求必应,那是他对慕荣阑歌的宠爱。

一看见慕荣阑歌露出不高兴的表情,颜子泪马上像霜打的茄子,焉了。他露出讨好的表情,对慕荣阑歌说:“歌儿,哥哥哪里有鄙视你呀!你也知道哥哥不爱进厨房的……”

看见慕荣阑歌脸色一沉,水汪汪的大眼睛散发着可怜兮兮的光芒,泫然欲泣,某男马上转变立场,讨好地说:“不就是切菜嘛!哥哥今天豁出去了!拼了!来,哥哥跟你进厨房,咱们切菜去!”

鄙了没有骨气的颜子泪一眼,裴兮离不屑道:“切!就知道在歌儿面前装乖巧!虚伪!”

一见裴兮离那鄙视的目光,颜子泪就气不打一处来,怒道:“裴兮离,有种你再说一次!”

“再说一次又怎么了!”裴兮离毫无惧色,倔强回答:“虚伪!虚伪!虚伪!”

“裴兮离!”

颜子泪愤怒。

“离姐姐,别这样!”慕荣阑歌像个可人儿,摇晃着裴兮离的手臂,温柔地说,“咱们快点进厨房看看!刚才传出那声爆炸,我怕飞宇哥哥又把厨房给炸飞了。”

“不用问,百分之一百肯定是!”裴兮离好像个小大人儿似地摇头。她就不明白了,人跟人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慕荣阑歌是个天才小厨神,可秦飞宇绝对是个学厨天分为零的白痴!

“哎呀,那咱们更得赶快!别让他把我的厨房给毁了!”

慕荣阑歌紧张兮兮地,牵起裴兮离和颜子泪的手,蹦蹦跳跳急匆匆往厨房赶去。

因为听见下人们的尖叫声而齐齐聚集到西院探进头来张望的大人们看着三个孩子远去的身影,不约而同地情不自禁摇摇头。

难道真的是这个家的基因特彪罕?

否则为啥子他们生出来的各个孩子小小年纪就如此彪罕呢?

众人正在那里感叹连连,大院门口似乎传来熙熙攘攘的马车声。马车停下,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三哥,就是这里了!这里就是咱们家!”

好熟悉的声音啊……

似乎是……

“颜儿?!”认出是自己女儿的声音,风怜情兴奋,正欲迎上,又听见轩辕恋梦的声音传来,“倾颜,你慢点走!小心,别摔着!忆梦,你怎么比倾颜走得还快呀!你这么着急,急着去见谁?”

“忆梦?!”

慕荣尔雅惊愕,下意识侧脸看向萧梦离,后者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喃喃自语:“来得可真快呀……”

紧接着,又传来尹清扬的声音,“这里就是萧夫人的府坻?”

啥咪?!

尹清扬也来了?!

众人尚未惊疑完,便先后听见裴月涛和颜诺竹的声音,同时回答:“这里就是离府!”

啊哈?!

裴月涛和颜诺竹也回来了?!

萧梦离打了结的脑筋尚未转过弯,远远的桃花林里传来裴楚翌诧异的询问,“干爹,你走得这么急,这是要去哪里呀?”

咦?宇文敖?

啊!对了!轩辕忆梦来了!尹清扬也来了!他们都恨宇文敖入骨,不能让他们知道宇文敖在这里,宇文敖自然得躲!

裴沐瞳轻咳两声,故作严肃地说:“那个……想我裴沐瞳功高盖主,被视为轩辕王朝的乱臣贼子!为了自家小命着想,我看,我还是回避的好!”

尚未等萧梦离说话,裴沐瞳便“嗖”地一下闪没了影儿。

与裴沐瞳同时闪开的,还有玄影。想来玄影是皇家暗卫,尹清扬又曾经是十三暗卫之首,玄影大概是觉得自己背叛了暗卫之职,无颜面见尹清扬吧,所以自动消失。

听见渐行渐进的脚步声,萧梦离刚想开口说什么,一旁的风怜情对玄胤枫说:“你我曾为他国皇帝,虽然是弃帝,可终归曾经与轩辕王朝为敌。你说,尹清扬会不会翻查咱们的旧帐呢?”

玄胤枫若有所思,认真地说:“怜情哥哥说的对,我也认为我们应该先行离开!”

说罢,并不等萧梦离答应,便自动自觉地往自己住的小院走去。

水镜月美眸之中闪过一抹淡漠之色,他对萧梦离说:“梦离,你知道我生xing淡漠不喜应酬,况且我本就与他们不熟,无话可谈。我看我还是跟怜情他们一起回房好了!”

话音刚落,水镜月也走了。

萧梦离歪着脑袋看着身边的慕荣尔雅,慕荣尔雅轻咳两声,眼神中掠过一抹浓重的忧伤,叹息如秋水,“生儿,却未尽父亲之责,我愧对忆梦;身为国父,却抛弃帝业,我愧对天下黎民。慕荣尔雅不忠不仁不义无颜面对轩辕忆梦,不见也罢!不见也罢!”

说罢,忧伤地转身而去,单薄的背影透露出浓重的落寞,让萧梦离不禁升起阵阵心酸。

转身张大嘴巴刚想对夜歌说话,不想夜歌却说:“夜歌出身风尘,自知身份卑贱,不敢亵渎圣颜,还是先行回避了。”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夜歌等等我!”秦蔚晴唤住夜歌,转身对萧梦离说,“梦离,我乃千年灵狐一族,凡人眼中的妖怪,恐惊圣颜,就跟夜歌一起回避了!”

说罢,秦蔚晴紧走几步赶上夜歌的脚步,二人一同离开。

原本身边热热闹闹围绕着一大群夫君,转眼间仅剩自己一人,就连轩辕思梦和玄少锋也不知何时偷偷离去。萧梦离忍不住抽眉角,对着众位夫君远去的背影扬声大喊:

“相公——你别跑——”

娘子追你来也——

生活仍在继续,咱们小梦离的追夫生涯,永不停息!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