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

毕竟某人除了脾气差没规矩爱动手动脚和嘴巴毒以外都挺好的。

关键是他长得好看啊,对着那张脸她能看一辈子。

臻宝美滋滋地想。

“呵呵,有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有脸在这里炫耀,真是够了!”一个冷笑声传来。

三人看去,就见桂明心和一帮女学的小姐们走了过来。

她们看向臻宝的眼神都带着敌意。尤其是桂明心,之前她好歹会做做样子,而今天脸上对她的厌恶却是毫不掩饰地显露出来。

“喂,想找事啊?”赵千笑一叉腰,气势十足道。

论打架,她可不再怕的。

桂明心不屑地睨了她一眼:“本小姐才不屑于和你这种粗人一般见识。”

赵千笑炸毛:“你说谁粗人?再说一句试试?”

臻宝拉她:“淡定!”

“淡定毛?她们明显是来找茬的!臻宝你等着,看我帮你撕烂那小贱人的嘴。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赵千笑说着开始捋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

田甜小妹纸怯生生:“那、我我就给你加油好了!”

臻宝:“……”

她转头,扫了几人一眼。这几个大家小姐都是之前和桂明心关系比较好的。

不得不说桂明心是有点手段的,穿越过来这几年不仅在自己府里站稳了跟,连在女学也不断崭露头角。使得一些原本不待见她的小姐们也渐渐被她收拢。

不过今天她们找上她,大概是因为赐婚的事吧。因为除了桂明心,臻宝从其他几个少女眼里也看到了明显的嫉妒。

“千笑你傻了吧,这儿是女学,你要是在这里把她们撕了,不仅会受到处罚不说,还会传得人人都知道,多不好听啊。要我,就该偷偷埋伏出其不意打她们个措手不及。让她们被揍成猪头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哈哈哈!”臻宝仰天大笑。

几位小姐瞬间脸色铁青。

赵千笑则哈哈大笑:“对,就该这么干。你们几个最好别来惹我们,不然回去给我小心点!”

“哼!我们要是有什么闪失,一定第一个就想到是你们!”其中一个穿绿衣服的少女道。

臻宝叉腰,扬起下巴:“那又怎样?琛哥哥说了,不管我做什么他都会给我撑腰。有本事你们去找他去呀!”

一搬出容琛来,几人顿时就焉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隐约有点退意。

“你还有脸提琛王爷?”桂明心冷哼。“也就只有你这种人这么不要脸,背着单心勾引琛王爷。你明明知道单心喜欢琛王爷,亏你们还是表姐妹,真是无耻!”

“就是,无耻!”

“抢好姐妹的心上人,怎么会有这种不要脸的人?”

几人纷纷附和。

臻宝挑了挑眉。

原来这次桂明心是打着这个借口吗?

“我说桂明心,你哪知眼睛看到我表姐的心上人是琛哥哥了?别把你自己心里的龌龊心思强加在别人身上。还大义凛然地来为我表姐鸣不平吗?你们可真正义啊!觊觎我琛哥哥就直说,别这么假惺惺的!”

臻宝叉着腰,把几人说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变了好几变。

桂明心上前一步:“我说错了吗?单心喜欢琛王爷,这是整个女学都知道的事。”

“那你桂明心喜欢我琛哥哥,整个女学知不知道?”臻宝反问,也上前一步。“桂明心,你之前利用我表姐往上爬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利用完我表姐觉得她没价值了就不再理睬,我也不和你计较。如今你又拿着我表姐的名头来找事。是想造我表姐的谣,毁我表姐的名声?你明知道我舅舅舅母正在同我三叔三婶商量我表姐和六堂哥的亲事,现在你又说我表姐喜欢我琛哥哥?你分明就是想破坏我表姐的亲事,你怎么这么恶毒!”

她一连串的话抛出来,把众人都说得愣住了,齐齐看向桂明心。

单心和镇国公府的六公子要定亲了?这么说单心根本就不喜欢琛王爷,之前桂明心说的,臻宝耍尽手段抢走琛王爷也根本没这回事?

大家顿时都觉得被桂明心耍了,纷纷恨恨地瞪着她。

而桂明心也是懵的,她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你们不要听她的,她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

“谁胡说八道谁心里有数,反正过两天两家交换了更贴大家就都会知道了。”

臻宝自信满满的样子,让桂明心也不确定起来。

小时候单心常常围着琛王打转不错,可是这两年她都懒得和她作伴,对她的事情也不怎么清楚了。

要是真如臻宝所说,那她来找她麻烦的借口也就没了。

赵千笑和田甜也是第一次听说单心和臻景明定亲的事,不过看到桂明心原本气势夺人的脸色一下子就焉了下去,她们就觉得好笑。

“怎么样桂明心,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

“其实吧桂明心,我也不想与你发生冲突……”臻宝忽然笑眯眯道。“毕竟将来我若是和琛哥哥成亲了还得叫你一声五嫂呢对吧。差点忘了,代王爷不日就要启程返回他的封地,你们虽然还未正式成亲,但圣旨已经将你们亲事定下了。那么你是也要随着代王爷一起离开了,对吧五嫂?”

她笑得灿烂,却一字一句都在揭她的伤疤。

尤其是那一声“五嫂”,更是让桂明心恨得牙痒痒。

别这么得意,她是不会那么容易离开的。

不远处的转角,汤言睨了眼身旁的男子:“躲在这里偷听,是不是有失君子风度?”

容琛嘴角始终挂着一丝如沐春风的笑,显然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是君子,本王可从来不是。再说,本王来看看未来王妃,有何不妥?”

汤言无语。

他离得远听不到那边说了什么,可是容琛自小学武自然是听到了。

只要看到素来冷情的他今儿居然一直带着笑意,他就忍不住一个激灵,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这是在他面前撒狗粮啊,心塞。

*

女学下课时分,臻宝刚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赵千笑就急急忙忙跑进来,张口就喊:“臻宝,你相公来接你了!”

臻宝:“……”(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