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吃奶一个下面吃B

死死的追寻着那最后一个画面,想要将它刻入脑海,可终究只能看着它渐渐远去,看着人生惟一一次属于父母的画面就那么消失,陆羽无比的悲痛。

可他却无法抵挡自己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不清,甚至开始不记得赵晓雯的脸,不记得自己儿时的玩伴,不记得很多很多东西了。

与此同时,在意识不断衰退,精神力和脑力不断衰退的时候,身处诊所床上的陆羽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可怖的变化。

只见此时的陆羽,口鼻不断的往出流血,整个人下意识的咳嗽着,血沫子随着咳嗽不断的往出喷着。喷溅在林婉琪的脸上,喷溅在罗晓丽的脸上,顿时将两个女孩惊醒。

“啊!陆羽!陆羽你到底怎么了!你醒醒啊,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啊!”

“陆羽,求求你别出事,你千万别出事啊!求你了,我求你了!”

惊慌失措的两个女孩,除了拿毛巾拿纱布帮着擦血,竟然什么都忘了,全然无措,只剩下哭泣。

但这些,陆羽依旧是完全不知道的,此时此刻他的意识依旧执着的追着那些即将要消失的画面,欲哭无泪。那感觉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在一片银河之中追寻着一只蝴蝶。

忽然,就在此时,一道金光猛地从脑海中那片银河般的识海的中心猛地出现,然后瞬间如同佛光普照一般,照亮了陆羽的整个识海。

使得那原本暗淡的识海一瞬间透亮,温暖,使得陆羽那正在衰退的精神力和所有的画面,都向着那金光急速的汇聚而去。

一点一点,一缕一缕,一片一片,就像龙卷风席卷而过,卷走了所有东西一样,全部以一种螺旋的形状不断盘旋着,不断向着那金光融入而去。

而陆羽的意识和记忆,也在一点一点的恢复,而精神力,也在一点一点的壮大着……

“老师,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有没有生命危险啊!”洛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手术室里,罗晓丽焦急的问着一个头发花白的穿着白大褂的老人。

“太怪了……这简直太怪了……如果按照你所描述的他的经历和症状的话,应该是大脑和身体过度消耗造成的身体机能紊乱失调,或者说是衰竭。而且这些血迹经过化验,也的确是从口腔或者食道喷出来的。可现在,他的身体分明没什么问题啊。除了身上的烧伤和割伤之外,大脑和脏器都没有明显的损伤。根据仪器检测,也显示很健康啊。”那老专家喃喃的说着,满脸的不解。

“啊?真的吗?他真的没事儿了?!”自己的老师可是商洛省知名的脑神经方面的专家,他的判断自然是不会错的。所以听到老师的话,罗晓丽根本没有理会老师的那些疑问和不解,兴奋的抓着老师的手确认道。

“根据各项身体指征来看,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晓丽啊,你能不能跟我再详细的描述一下他的情况?这太怪了,实在是太怪了,不应该啊!”

老专家兼副院长的周伯康满脸不解的问道。

“太好了!他没事了,太好了!老师,谢谢你!谢谢你!”罗晓丽哪儿管老周的疑惑啊,一听陆羽没事儿了,激动的直接把老头抱住了,就差亲上一口了,直接把老头给整了个无奈。

而就在此时,被患上一身病号服的陆羽,缓缓地睁眼坐了起来。看着那一屋子的手术设备和头顶的无影灯,陆羽不解的问道,“我这是在哪儿?”

“呀!陆羽,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啊!太好了,太好了!”

听到陆羽的声音,罗晓丽立马放开老周,一把把陆羽抱在了怀里,直接就亲了上去。

“咳咳,晓丽姐,晓丽姐,有人在呢。”这突然被罗晓丽亲了一口,旁边还站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陆羽着实有点尴尬。

“咳咳咳,没事没事……哦对了,陆羽,忘了给你介绍,这位是我大学的导师,周伯康老先生,也是咱们洛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国内知名的脑神经专家。”

被陆羽这么一说,罗晓丽也是满脸尴尬,羞红着脸赶紧转移话题。

“周老师,这位就是陆羽,就是我跟您说过的那个小神医。我的乳腺增生,还有赵晓雯的伤都是他治好的!”

起初老周头对这奔放的男女还是有点无语的,可一听到陆羽居然治好了赵晓雯,老周头的眼睛噌的一下放光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羽,“真的?!那个女患者的病,真的是你治的?!”

“呃,您是说我小雯姐么?那的确是我治的。”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陆羽大概也知道了,自己和赵晓雯被送到了洛川市第一人民医院,而赵晓雯大概也已经被收治在了病房中。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虽然那个女患者目前状况良好,但从体表伤痕和骨裂的痕迹来看,一定是压迫到神经了。你一个年轻人,怎么可能在榆树沟那种什么设备都没有的地方,连手术都没做就把人治好了呢?这绝对不可能的!”

听到陆羽肯定的答复,周伯康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根本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周老师,这事儿绝对是真的,千真万确。那场大火陆羽救人的时候我就在跟前,他给小雯治病的时候,还是我帮他给银针消毒的,也是我给熬的药,给他守的门。”见自己的老师不相信,罗晓丽立刻证明。

可罗晓丽不知道啊,他这一句话简直颠覆了他这位老师的三观和人生啊,甚至颠覆了他所有的医学理念,不亚于五雷轰顶啊。

“什么?银针?你是说,他用的是银针?!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虽说中医一直被称作文化瑰宝国医,可这种经验医学早就没落了。我不否认历史上有过无数名医,可中医就是中医,就算再神奇,也不可能治的了这样的伤情的!因为这简直太违反医学常识了!”

学了一辈子西医,身为老学究的周伯康,一脸的质疑,他根本不相信一个中医能够治得好这样的病症,

然而中医和自己这一身的医术,是爷爷留给自己的传承,是陆老头费尽心力传承给他的。陆羽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亵渎爷爷留下的东西。

所以听到那话的瞬间,脸色直接就冷了下来。(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