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完架男朋友就硬上我

明明是微凉的秋末,可这一天整个村子里却分外的火热, 那巨大的巨鲸, 震撼了所有人, 每家基本上都分到了足足二百斤的鲸肉,鲸鱼的肉脂肪含量不高,有些类似牛肉, 这种肉做成肉干也很是容易存放, 想来这个冬天,整个村子都会长时间弥漫着肉香了。喜欢小说网就上

阿珠家里分到的自然更多,除了二百斤肉之外,那些油脂也让阿海和刘木匠帮着运到了城里卖了八成,换来了足足二十两银子,剩下的两成, 刘木匠的大哥刘老爹作为村中熬制油脂最好的老手, 亲自操刀给炼制了出来, 分给了各家每家二斤的灯油。当然阿珠家有三斤。这些灯油, 不单是无烟,亮堂,还经烧, 是寻常灯油的近两倍, 所以这些灯油,几乎足够村子里这些不舍得多点灯的人用上好几个月。

还有那些巨鲸的内脏,村中最会种田的钱田头早就包揽了烧制成肥料的工作,而且每天都有村中的孩子们去各处捡来柴火给钱田头帮忙, 想来不过几日的功夫,各家的那些山坡薄地就能有好大一堆的肥料了,就是村子里各处新栽下的果树,也一样能沾光。这让所有看到家中,村后树木的人都露出了期待的眼神,真是好啊,要是常有这样的事儿,想来他们这村中贫瘠的盐碱地,一定也能活下更多的树木,让这里的人们在遇到狂风暴雨的时候,也多一点依仗。

要说村中老人们最高兴的收获,恐怕是谁都想不到的那些鱼骨了,别看这东西好像没什么用处,可在这些老人手里,却绝对是最好的工具原材料,只要通过一定的修整,磨制,这些鱼骨中最好的部分,就能成为趁手的鱼骨刀,而阿珠也很是大方的将所有的鱼骨都全拿了出来,让村中的老人们任意挑选。当然村中的老人也不好意思太过分,毕竟这是占人家孩子晚辈的便宜,所以最多也不过是选上一二段合适的就罢,剩下的那些基本上全便宜了阿海。

阿海这家伙多懂挣钱啊,在确认了阿珠确实不在要这些骨头之后,将所有细小的,不合适的全给了钱田头,让这些骨头也成为肥料中的一部分,剩下合适的在他的手里,都变成了各种各样的骨雕。

或是骨质的笔架,或是骨质的笔筒,或是固执的砚台,反正只要是感觉能做的他全做了出来,随后将这些东西放到了翰墨轩寄卖,你还别说,这家伙的脑子确实又一次帮了大忙,这东西看着不起眼,看着不怎么值钱,可这鱼骨做的文房四宝就是个很不错的噱头,再加上巨鲸的稀少性,很是吸引了不少的文人学子,若是在加上这价格确实不高,还比不上一些稍微珍贵些木头,不过是上架十天,阿海送过去的东西就已经卖出了八成,弄得小豆子被掌柜招呼着急匆匆的跑来订货了。

一头巨鲸能有多少鱼骨?想想也知道这数量该是怎么样的庞大,即使被老人们拿走了最坚硬的一部分,又煅烧成肥料少了最细小的一部分,剩下的也一样是个庞大的数字。当阿海发现自己这样的一个奇特的想头居然真的很能挣钱之后,他也不好意思白拿阿珠的东西了,忙过来和阿贝商量分润的比例。

不过这事儿也没成,因为阿珠说了,当初阿海是第一个跳下水来帮她的人,所以这收获里头他多拿点也是常理,这些骨头就算是分给阿海了,至于阿海的二叔三叔那里,就要阿海自己协调了。

所以最终的结果是,阿海索性带着几个弟弟一起做手工,教导弟弟们怎么做最基础的打磨,然后拿出收入的三成,给了三个弟弟,一人一份。这样的结果绝对是皆大欢喜,阿海得了近八两的银子,三个弟弟学了手艺不算,还分到了一人一两的好处,还有二叔三叔那里,每人多了一整套阿海专门做的鱼骨刀三把,几个跟着一起学写字,偶尔来帮着做些散碎活计的朋友们一人得了一个骨质的砚台。阿贝更是多了个专门为他定制的打猎用的骨质弹弓,和挖蚝贝用的骨质小铲子。明明阿海得了最大的好处,可村子里居然没有一个人感觉不合适,由此可见阿海的情商有多好。

一只死亡的巨鲸,让整个村子好像都得了不少的好处,除了阿珠和阿海几个,最少的也是得了二百斤的肉,多的更是添置了不少的家当,这让村子里的人们对于今年转运的事儿越发相信起来,自发的在冬至的那一天去了海龙王庙烧香祭拜,念念叨叨的想要在明年继续如今的好日子。

还有阿贝,因为家中存银的上涨,更是添了不少的心气,和阿珠商量着要再买上四亩田,将刚刚因为卖巨鲸油脂得来的二十两银子花出去。

”阿姐,这次买的地就在附近吧,我想买四亩,正好做你的嫁妆田,这样以后你的底气也能更足些。“

阿贝挺着稍微长了点肉的小胸膛,很是矜持的说着这些,虽然努力板着脸,可还是能看出他的忐忑。他真的很想自己的建议让阿姐认同,虽然他也知道,这样说通过的可能性真的不高,可他还是像试试,

”家里银子够多了,都快有四十两了,田地也有了十来亩,即使都是不好的坡地,每年的租子也足够多,阿姐,你不用担心以后我没饭吃了,这一次也是你拼命才挣来的钱,应该为你自己多想想。有了嫁妆田,那以后阿海哥就不敢欺负你,就是阿海那几个兄弟什么的,以后有了媳妇,也不敢对你不敬。“

明明是小孩子,可想的还真是复杂,听得阿珠都想笑。

”你不是一直对你阿海个一万个佩服的吗,怎么这会儿反倒是开始防范起来了?这不像是你往常的态度啊,当初可是差点直接把阿姐送人呢。“

这话说的阿贝都有点脸红了,眼神都有点闪,不过他最终还是坚持着说道:

”阿海哥是不错,我也觉得他以后欺负你的可能不大,不过我在县城听人说,这妯娌什么的,很是容易攀比什么的,咱们家没了大人,要是以后阿舟哥他们娶了媳妇,他们的媳妇以为你没有靠山欺负你咋办?只要你有嫁妆田,那你底气就足够大,咱们村子里,能有嫁妆田的基本上一个都没有,有了这份底气,全村的媳妇都要高看你一眼。“

你还别说,这想头还真是在理,就是阿珠听了都愣了一下,暗暗点头,确实,阿海这里按照如今的样子来看,人品还真是信得过,可其他人呢?即使二叔他们,阿舟他们都是好的,你能保证以后没有矛盾?能保证娶得媳妇个个都是心胸宽厚的?即使不住一起,妯娌有联系的事儿多了,能保证都没有什么磕磕碰碰?

阿珠和阿海都是孤儿,作为孤儿要当这些父母健全的弟妹的大哥大嫂,其实真的不容易,若是没有底气,想来说的话人家都未必听吧。从这里看,阿贝的建议确实不错。只是阿珠一直想的就是怎么让阿贝家底更厚实,怎么可能把这些银钱给自己用?

”我还想着把家里的田地那天凑成二十亩呢,要是有了二十亩,那以后一年怎么也能有十两银子的出息,你将来才真的不用愁。“

”不用那么多的,再说了,咱们以后也不是不挣钱了,阿姐,你嫁出去不是还有好些时候嘛,以后我外头打猎的银子存起来都攒着买地就是了,再不成家里那么些银子,在凑着拿出二十五两,买上五亩也一样,那样我也有十八亩了。剩下的十多两银子放家里应急绝对够的,这二十两明面上来的钱,咱们就直接买你的嫁妆田,而且你出嫁前这嫁妆田的租子还能攒下来置办嫁妆,多好。“

阿贝在明面上这几个字上加重了口气,让阿珠也明白了几分阿贝的心思,这一次家里只有两个孤儿的人家突然多了这么些钱确实有些打眼,本身阿珠确实也是想着尽早花出去的,只是花在她身上和花在阿贝这里的区别罢了。如今想来,要是阿贝明面上家底过于厚实好像也不妥,分开来成为了嫁妆田,那么同时也等于说是多了好几家人的保护,阿海能有权利在阿珠的利益受损的时候出面周全不说,还多了阿海的二叔三叔家可以帮着看护,维护阿珠的嫁妆。这样一来,即使万一有什么不对,他们也不至于守不住这些家当。

”你说的也对,到底你还小,咱们很多事儿都要小心,既然这样,那家里的银子买地的事儿先放放,你这里名下已经有了十三亩地,应该也差不多了,虽说明面上只有五亩,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谁知道会不会让人发现呢,万一多了再露出来,引来那些黑心烂肠的混子可就不好了。“

听到阿珠同意了自己的想法,说法,阿贝高兴极了,眼睛都笑的眯了起来,阿姐总是只想着自己这个弟弟,这一次总算能让他为阿姐也想一次了,即使说服的过程有点那个啥,可想想以后阿姐也能过上舒坦日子,阿贝就觉得分外有成就感。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