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制自慰器

文学楼手机阅读,

卫东华冷嘲热讽,轻吐着烟雾,极度的鄙视。

“老子不过是看你长得有几分资铯玩玩罢了,别高估自已。就你这种货-色,比不上夜总会的小-姐,苞夜就是三四百,不值两百万的价。”

我微微淡定,把录音的手机调好,默不作声。

都开口索要两百万,不给再作打算。

卫东华的嘴角冷笑,狞狰的挖苦:“当你是什么金贵身份,一副穷酸刻薄的嘴脸,就敢来敲诈索要上两百万,你值得这个价吗?”

听得多么刺耳,多么尖锐刻薄。

所幸我身子不舒服,没脾气懒得跟他计较,懒得争辩。

我心平气和的想了想,说:“卫先生,你真的不给吗?”

“我的孩子自然值上百万上千万,别人的孩子跟我无关。”

早知道卫东华泛滥多情,不过是满足兽意才想占我的便宜罢了,哪会真心喜欢。

卫东华跟每一位女朋友分手,都会赠送百万的分手费。我现在怀上他的孩子,就廉价不值钱的给二十万打发,何等凉薄。

所幸我没有爱过他,伤害不了我。

我柔声温和:“卫先生,麻烦你给我两百万,咱们两不相欠。”

“就给二十万,孩子生下确认是我的,再补钱给你。”

“不打扰你了,再见。”

我拎着手提包和收起手机,坚难的站起来想离开。

正要转身离去,听到背后传来阴冷愤怒的声音。

“千老师,你的骨子里就这么瞧不起我么?”

我淡然的看着a片男主,煜煜生辉的帅气容颜。【文学楼】

“卫先生,你身边的女人太多了,听到的都是女人的话。”

“何必在我面前狡辩,一个不喜欢我又极度看不起我的女人,凭什么要给钱。看在你怀孕又没工作的份上才给二十万,否则一毛钱别想拿。”

“我在你的博文上读过一段话,跟酒肉朋友不可以谈论钱财,跟忘恩负义的小人不可以谈论友情,跟陪-睡的女人不可以谈论别的女人。你跟陪-睡的女人打探我的人品,明显是有违公正。”

“真的怀上我的孩子?”

“我被人送到酒店非礼,被人陷害的让警察抓走。我不知道得罪了谁,冒犯是谁,又是怀上谁的孩子。不过冤有头债有主,陷害我的人迟早会被我报复,决不会手软!”

卫东华内疚的扫视着我,说:“你坐下来吧,我给你两百万,就当过往的恩怨一笔勾销。”

“多谢卫先生。”

“只怪我心生邪念,才冒犯了你。唐玉娇跟踪了我,知道我跟你在明朗酒店过夜,她怀恨在心的指使助理薛普露来害你,算是我对不起你。”

我没有什么感觉,都怀上身孕:“过往的事我不会追究,只想有钱抚养孩子。”

卫东华打印一份合同出来,赔偿了两百万,从此两不相欠。

光辉公司聘用律师周昌宏,前来帮忙审核确认作证,双方才签字按手印,还要拍照见证。

临走出去前,卫东华提醒道:“唐玉娇的父亲跟我爸是朋友,我爸不能留你,请谅解。”

“多谢卫先生,我会请律师告上法院,让法院来决定。”

“不是给你的钱了,怎么贪婪无耻。”

“唐玉娇先阴谋陷害,又带人来到宿舍殴打我,又害得我丢掉工作,我是不会放过她。”

他汹汹的质问:“我不是给你钱,怎么会怨恨在心。”

我犹豫的想了想,或许是天意弄人:“我是看在两张照片的份上,才想执意留在学校。”

卫东华误以为是两片不雅照,冷漠的威胁:“你敢居心叵测的拿着我的不雅照宣传出去,休怪我不客气。”

两人照片是八年前不经意拍下的。

当时我十五岁,秦逸凡十一岁,两人跟随自家的妈妈奶奶去东华山求神问卜,合算八字婚配。

在凌云峰景区游浏拍照时,有一对年轻男女让我帮忙拍照。那是一款叫拍立得的相视,拍下一两分手就能拿到相片。

那个女生说秦逸凡长得可爱帅气,邀请我们一起拍了四人合影照。

当天是凌云峰上短暂的偶遇相逢后,彼此都不知道姓名地址。

今年三月底,我应聘来到理工学院实习考核,五月八号举行全校教职工大会时,我才第一次见到坐在主席台的学校董事长---卫东华。

我每次回乡下老家,继父怕农活辛苦不让工作,妈妈又怕我晒黑长丑身份变低,就不让我外出干活。我每天呆在房里学习外无事所所事,爱翻看以前的日记本和相册。

所以,时隔八年了,我还是一眼认出卫东华就是相中的男人。

我拿着卫东华的女友相片在度娘上搜索,名叫杜若琳,是盛达集团杜名宇的女儿。杜名宇是经营房地产和投资汽车产业,天河市商界里的风云人物。

我在杜若琳的博客微信查找,看到她跟卫东华的合影照,目前去英国剑桥大学攻读博士。

原本素不相识,我的世界根本没有卫东华。

可是无意间被卫东华强行非礼,莫明的怀上身-孕,又看到八年前拍下的合影照,不免凡让我感概无奈。

或许是冥冥之中,有那么一丝缘份。

卫东华以为是188手机发来的不雅照,凶神恶煞的警告,我才迟迟的走出办公室,守侯在秘书室里的孟青梨赶紧迎上来。

她穿着粉红的职业套裙,挽着一头波浪式的秀发,拎着公文包的陪我钻进电梯里,投来笑意盈盈目光,欣喜的看着我的肚子。

孟青梨按了电梯,讨好的恭维:“千语,恭喜你怀上孩子。到底是怀上谁的孩子?”

我把签好的合同塞到手提包里,说:“自然是我未婚夫秦逸凡的孩子。”

她挤着笑容,婉转着桃花眼的问:“是不是卫先生答应,要让你来学校上班。”

“卫先生说我得罪唐玉娇,让卫老板不高兴。所以,我打算请律师告上法院,让法院来决定。”

“这么闹事的话,即使官司打赢了,你在学校也不会好过。”

“没事了,就当出一口恶气。”

孟青梨是什么人我心里有数,是何等不要脸面的心机表。

不过跟我没关系,同学一场总要顾久面子。没准孟青梨将来做了董事长太太,我在学校里还要看她的脸色晋升。

我靠在电梯上拎着手提包,迎着她雪白瓜子脸里隐藏的恨意,说:“卫先生是有钱的男人,苍蝇蚊子都爱来吸几把血。卫先生更换了n个女秘书女朋友,你想真正成为他的女人,就得生有孩子。”

她轻咬薄唇的气恼,摸着肚子委屈:“千语,我也想替他生孩子,可惜不走好运。”

“多注意身体,别乱喝酒吸烟,也别熬夜去娱乐场所。”

“我也想呀,只是卫先生的朋友多应酬多,避免不了啦。”

“多谢你送下楼,我回去了。”

哎,有钱男就是有魅力,吸引那么多女人投怀送抱。

所幸我不是那种人,否则真是下溅可笑。

假如我像妈妈一样,替一个贫穷的农民工怀上孩子,无依无靠孤独无助,我也会义无反顾的把孩子生下来,否则哪有我今天做大学老师。

做人嘛,凭着良心行事罢了。

我在阳光小区的二楼出租房里,打电话让专业律师林家良上门来询问上诉。

刚送出门外,孟青梨开着一辆红色的宾利车停在楼底的树荫下。

这是卫东华的前几任女友胡小-姐严小-姐开过的车,如今又换成是孟青梨来开。不晓得孟青梨走了,又换成是谁来开。

孟青梨提着大碗燕窝鲜鸡汤上来,说是卫东华在清风别墅请厨房特意熬煮,派她送上来给我享用。

卫东华这么讨嫌我,孟青梨嫉妒憎恨我,无缘无故的送来燕窝鸡汤,想来别有居心?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