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无赤裸裸美女

r;怎么办?究竟该不该喝

对力量的渴望和内心巨大的不安,让伊尔犹豫不决,迟迟下不了决定。

“老家伙你怎么自己不喝?”

说话的自然便是比斯特,他见自己的好友伊利丹踌躇不知所措的样子,心中虽有一点疑惑,但他还是决定先从老家伙那里下手。

老者闻言,呵呵发笑,道:“捣蛋鬼,认识老夫这么久,你应该知道老夫无论是权势财富还是力量手段都是不感兴趣的。”

好奇怪的老人家这是伊尔心里的第一反应。

老者双眼眯成了一条细线望向伊尔,再次用慢悠悠的语气问道:“怎么样啊小哥这药你要是不喝那我就给别人喝了”

说着,就要伸手收走桌上装着秘药的杯子。

“且慢!”伊尔一声高呼,挣开了比斯特拉着的手,快步来到桌子前。

“呵呵,想通了?”老者意味深长地问道。

伊尔点点头:“是的老人家还有,之前您说过,是不是我喝了这要,您就会出手鉴定我身上的一件东西?”

“呃?呵呵呵,那是当然,老夫从不胡乱给人承诺。”老者扶须笑道。

这时比斯特也回到了桌子前,站在伊尔身旁耸了耸肩,说道:“真拿你没办法,先跟你说啊伊利丹,这老家伙给你喝的没准是什么古时候的穿肠毒药!”

老者扶须,笑而不语。

伊尔渴望力量,他需要力量去保护自己和家人,需要力量去了解自己的过去,需要力量去对抗敌人的追杀这种对于力量渴望的心情,已经压过了任何恐惧的心。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既然下定了决心,伊尔便不再犹豫,迅速拿起桌子上的秘药,闭着眼睛一饮而尽。

“咕噜”恶臭浓稠的药汁沿着喉咙,缓慢地流入了伊尔的胃中。

“呜呃”伊尔吐着舌头,满脸都是恶心坏了的表情,显然这秘药的味感,和它的外表看起来一样恶心。

药是喝下去了,杂乱的房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这一刻,不单是比斯特,就连一直神秘兮兮的老者也是屏住了呼吸,眼也不眨一下死死地盯着这个喝下秘药的少年。

老者左手握拳,右手紧紧握住了支撑着身体的木杖,抱着极为期待的目光望向伊尔。这副来历经无数个日日夜夜,花费了他巨大的物力财力,耗尽心血,才炼制而成的三目一族秘方,在今天终于到了验证它的时候了。成功,则表示自己就掌握了可以看到过去,预见未来这种神明般逆天力量的方法失败,则意味着自己这些年来的努力和付出,将会变为徒劳。

谁知伊尔却是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就这么呆呆地相互看了大概有十分钟。最后还是比斯特按耐不住率先发问:“伊利丹,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伊尔一脸茫然地回答道。

这回可是轮到老者不能镇定了,他一把抓住伊尔的手,镇重其事地问道:“小哥,难道你身体连一点反应也没有?”

“呃,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胃有点恶心”伊尔再次吐了吐舌头,可以看出,这秘药真的是很难喝。

老者表情极为难过,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口中喃喃自语道:“难道失败了吗?难道真的失败了吗?”

伊尔见此情景,也是猜到了大概的情况。虽说他不至于像老者那般沮丧,但实际上心里也是不太好受。本以为是一次能让自己获得力量的绝好机会,谁知这所谓的秘药并不起作用,这下看来希望要落空了。

比斯特并非那种不识趣的人,他见眼前的两人似乎因秘药之事变得心情不佳,遂故意转移话题道:“老家伙,之前咱们说好的,你该帮我们鉴定一件东西了吧。”

“啊!对对对!小哥,你有什么奇珍需要老夫鉴定啊?”老者听到这,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似乎刚才的花费了几十年心血的秘药之事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位老人家心情转变得也太快了吧!伊尔心中不禁暗自佩服。

不过还是办正事要紧。既然老人家要求喝下的那杯秘药的要求自己已经办到,那么自己也不用跟他客气什么了,还是早些弄清身上那条神秘的吊坠项链来历,为今后的逃亡生涯增添一些筹码。

伊尔从怀中掏出了那条暗红色的狮子吊坠项链,恭敬地递到了老者的手上。

“老先生,就是此物。”

老者看到需要鉴定的仅仅只是一条项链,不由得有些失望,这与他之前所期待的奇珍异宝相聚甚远。

老者刚开始确实是随意地拿在手中把玩了一阵,但是越看就越不对劲,越看两眼间的眉头就皱得越紧

“这是?”

“这是什么?!”伊尔见老者似乎看出了一些眉目,紧张问道。

老者并没有答话,而是拿起桌角上的一个精致的珠宝放大镜,通过它来继续观察项链上的那个狮子吊坠。

屋里再次陷入了沉默。

然而这一次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比斯特倒是先说话了:“我说伊利丹,你喝完东西也不擦擦嘴,嘴角还留着那黑乎乎的药汁,多恶心啊。”

药汁?伊尔听到这话有些不明所以。他清楚地记得自己一口气把那杯秘药吞得干干净净的,怎么还会有药汁?

比斯特见伊尔满脸不相信的样子,继续说道:“不信你自己用手擦擦看。”

老者并没有听见这两个少年在谈论着什么,此时的他正低头沉醉于查看手中那串吊坠项链,无暇去理会这些小事。

伊尔狐疑地举起右手在自己的嘴角旁擦了一擦

这不是药汁!

这些从嘴角旁擦下来的黑色汁液看上去感觉也是让人感到有些恶心,可对于亲自尝过秘药的伊尔来说,却是很容易区分出来。

先前喝的秘药,虽然表面看上去也是呈黑色,但那是紫中带黑,紫颜色还是比较明显的,并非现在手上擦下来的纯黑色液体,而且它和先前喝下去的秘药的粘稠程度也不一样。

这液体是?

正当伊尔还在疑惑猜测之时,一股热流自下而上,瞬间涌过了他的喉咙。这个意想不到的事态发生之快,使得伊尔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大口黑色的液体从他口中喷出!

这究竟是什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