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自熨全过程

萧羽的胜利,不但成就了第一晋级的地位,也改变了整个会场气氛。

其他擂台,本来热火朝天的观者助威声,齐齐掐断。

贵宾所在高台,前辈长者们,更是把目光,全部投注到之前忽略的角落。

所有人皆是在问:“这是运气?还是实力?”

台上的马德武,不再嘻笑。

周身甲胄,开始发出阴沉而激烈的摩擦声。

“夺我风头呵,呵呵”

马德武双目露出红光:“杀!”

但他的对手,洞察了马德武的心思。

马德武的对手,是个硬汉。

他的修为技艺,确实不如马德武。

但他不会将胜利,拱手让人。

每一个身临法域,感受未来道路的修士,都会在内心深处,升起自强执念。

要胜,就要将我完全击倒!

他的目光,炽烈而坚定。

最后,当马德武取胜时,以用时算,绝对占不到前列。

法域的空气,清新好闻。

悠悠白云,在湛蓝碧空徜徉。

萧羽的第二场对手,是李家堡的门人。

“我名李庚寅。”那人肌肉结实,表情平静,“你的过往对阵,我大多已知晓。”

萧羽淡淡一句:“幸会。”

“你的音质,曾经发生变化。”李庚寅面无表情,仿佛当下站立,并非擂台,“悟性之高,更被称为天生剑才”

“只是”李庚寅冷漠说道,“我李家堡,精研百家法门,博采众长,兼收并蓄,人人都是英才!”

话声落,李庚寅已钟音临身,防御势态,滴水不漏。

“我的优势,便是绝无死角的坚固防守。”李庚寅目露嘲讽,“你之音元,能挥洒何时?”

萧羽看了看他,“天倾碎”骤然出手。

“蠢材。”李庚寅冷声说道,“无形音万千?残篇而已,音元一击便尽,如何”

钟影碎,雨瓢泼。

“萧羽,胜。李庚寅,败。”

“这,怎么可能”

金锭子和魏之刃,目瞪口呆的望着台上。

“萧羽的天倾碎,竟然,有这般威力”

本轮,马德武初开,便用上全力,争夺头名。然而下台却发觉,自己速度,依旧输于萧羽。

“小子!”马德武咬牙切齿,“你得意不了多久”

接下来,萧羽连胜。

且,皆是秒杀。

云钟汇聚,东川修士,所剩无几。如今,终到两人对阵之局。

“很早之前,我便想要教训你了。”

马德武站在擂台,眯着眼,慢慢说道。

萧羽静立对面,目光湛然。

两人之间,空气如若沉凝。

“当”

上方的云钟响过,马德武脸色如墨,阴沉说道:“今日,便让你知道,有些事,绝不该插手!”

随着他的话音结束,擂台之上,陡然响起急促的嚓嚓声。

马德武身上甲胄,开始发出异样反光。

“这是”观战的李草房,一惊而起,“龙武宗秘传,隐山!他居然已经练成?”

识得此法的各方名士,脸色均是变化。

台上,马德武嘴角抽搐:“我们也来速战速决,一招决胜,如何?”

他的甲胄颤声,由弱转强,然而身影却是慢慢变淡,显现难以言喻的古怪扭曲。

“隐山,专克音芒。”马云霸远远观望,冷冷自语,“萧羽,你的无形音万千,绝无赢的可能。”

马德武消失了。

但擂台之上,四面八方,皆是连成一片的脆响。

“音山身隐,无视攻遁,天外飞渡,一击成谶。”李草房目光闪动,“只需瞬息的疏忽,对手便将陨落”

萧羽孤零零站在台上,毫无动作。

不知名的虚空,马德武已然催发音元,对准了萧羽要害。

“幻:姐!”

时空,在那一瞬,被减速。

天地如若一张水墨,慢慢渲染

马德武狰狞的笑容,在黑色的阴影中,若隐若现

萧羽回身,挥剑。

银沙剑化作银鞭,狠狠抽打在马德武的脸上。

甲胄摩擦之声消失,马德武也翻滚着,跌落于台中。

“噗”马德武吐出一口血牙,在他脸颊,一道如被炙烤的红色痕迹,那般醒目。

“你胜不了我。”

萧羽冷冷看着他,话音如巍峨山峦,重重轰砸向马德武的识海。

“啊”

马德武双目赤红。

“我、不、信!”

甲胄再响,似乎有一种咆哮,如兽怒吼。

一瞬之后,如若刃器刮过鱼鳞的声音,吱吱响了起来。

马德武在刺耳的声响中,重新化为虚影,消失不见。

“啪”

萧羽再抽,一切又恢复原样。

马德武再隐,再被击打。

周而复始。

一种惨烈,在台上展现。

最后一次,马德武口中喷出鲜血,自半空实化。他的身体划过一道长长的弧线,向后飞落,最后掉下擂台。

残留的力量,使他向后又滑行了数丈。

马德武的五官,几乎同时往外流血。

这些血,随着他的滑动,在地上画出古怪的红色符号。

台下,久久无人出声。

“萧羽,胜”

那不含感情的洪亮声音,缓缓响起。

“快看,他站起来了!”有人指着马德武惊呼。

“马德武,败。”那声音顿了顿,依旧冰冷宣告。

“呵呵,呵呵”

马德武垂着头,陡然发出嘶哑而古怪的笑声

平靖皇城。

数道身影,蓦地现于半空。

“开始了”

他们互相对视,点头。

“咦?!”

登仙路的尽头,忽起人声哗然。

“马德武,怎么会”

“太危险了”

“谁还在里面?”

“”

众多修士,十分狼狈的自霞光中出现。

“嗯,有人外逃?”半空中的人影瞧见,立刻知道不对,“快,发动!”

数枚元磁交绝珠,漂浮成阵。

“鼠辈,尔敢!”

如苍天发声,三个愤怒面孔,自碧空呈现。

那些身影不理不睬,齐声嘶吼,同时爆成血雾。

元磁交绝珠受到激发,顿时便要演化虚无。

“我言:收!替!掩!”

法令下,苍天变。

所有蓄势待发的元磁交绝珠,俱是被吸入某处,消失无踪。

“不好!”

宇昊苍脸色惊变,双臂大袖舞动,与其他发觉异常的前辈一起,联手施展音法,保护众多无辜,飞离登仙路。

“轰轰轰”

霞光处,如冰崩裂,吞吐石台,化为飞灰。波及皇城,湮灭无形。

待到一切平息,所有颜色淡去,唯留一抹灰白,久久不散。

“咔咔咔”

众修士心头,似有什么崩塌撕裂,隐隐作痛。

远处天边,三道黑痕,悬涂高空。

那一刻,阳光暗淡,灰雾漫天,红雨如血。

“法域灭,三尊陨落?”

宇昊苍颤抖的指着远空。

“中玄域不,整个仙音大陆,变天了。”

第一曲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