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部杂交小说

</strong>‘叩叩叩’基于礼貌,言子鱼还是很规矩的。本文由  首发她害怕人家一声听不到,特地敲了好几声。可是,屋里还是静悄悄的。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里边有动静。顿了顿,纳兰夕开口提议,“进去看看!”

言子鱼点点头,推门而入。屋里漆黑一片,她上烛火,空气中飘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气息。

榻上并没有发现凌尘的身影,不过,散开的被褥代表凌尘曾经在那里休息过。言子鱼伸手摸了摸被窝,还有一丝温度,这就说明人离开不久。蹙眉暗想:难道,是那个黑影……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来……

“夕儿。”扭头就见到她家宝贝夕儿晕倒在地上。这刚才还好好的,怎么才一眨眼的功夫就……她一着急,就丢了警惕。身后勃颈刺痛,还不待她转身,就晕了过去……

夜越来越深沉,奇怪的是,原本死气沉沉的小镇却变得活跃起来。整个小镇的街道都是灯火通明,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人行走在这街道上。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人都是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言子鱼苏醒来的时候,还是处于在一片昏暗中。她先是稍稍动了动僵硬了的手臂,却发现根本动不了,稍一动脑子就知道,这是遭人暗算了。

“主上。”若隐若现的声音传来。

言子鱼竖起耳朵聆听,“准备的怎样?”

“一切已经就绪,就等主上主持大局!”

“下去吧!”

听对话,这应该是上下级的关系。就是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言子鱼暗自运功,打算就此冲开绑着她的绳索。

“宝贝别动。”纳兰夕的声音。

言子鱼确定不是幻听,她兴奋的就想开口,却被纳兰夕制止,“宝贝别说话,也别让人发觉你是清醒的。我们静观其变!”

听纳兰夕的语气,她也察觉到事态的严重。她家宝贝夕儿的话,她自然是会听的。只是,她们也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适应了黑暗之后,言子鱼的眼睛越加明亮。虽然她的双手双脚被绑着,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的观察。以她的了解,她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间暗格,亦或者是一个地牢也说不定。

满室的腥味,还有老鼠叽叽的叫声,时不时还会发出一些痛苦的女子的叫声。言子鱼蹙眉,要是她推断的没错的话,这里应该还是一个实验室。

古代的实验室,她冷哼出声。

随着脚步声渐渐清晰,她知道,这是有人来了。

“你……你……把人都带过去。”一声尖锐的声音在命令。言子鱼并没有听到回答声,她能感受到的就是被人搬来搬去的感觉。

大约过了一刻钟,总算是停了下来。但是,明显的是,四周多了许多吵杂的声音。

言子鱼微微睁开双眼,看到的场景却令她吃惊。

满室都是大着肚皮的女子,她们在痛苦的挣扎着,痛苦的低吟着,就是,没有人管她们。查看四下无人,她也管不了那么多,暗自运功震开了绳索后,纳兰夕的嘱咐也就抛在脑后。

身后贴上一具温热的身体,言子鱼转身就见到纳兰夕扬着笑容的面孔。她的心里稍稍的舒了一口气,倾身就吻上了那诱人的温唇,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很好。

“宝贝又不听话了吧!”纳兰夕眉目含笑,轻点了言子鱼的鼻子。

这种情人间的温情,很让言子鱼享受。不过,此刻的她却是紧紧的锁着眉头。

“宝……”话还未说完,言子鱼就捂住纳兰夕的嘴巴。纳兰夕何其聪慧,自然也是知道了用意。她们两一起找到了一个隐蔽处藏身,只不过,有人却早她们一步。

才进去,腰间就顶过来一把冰冷的刀刃。而且,就离她们几厘米的距离,言子鱼和纳兰夕自然就不敢动分毫。

“你们最好别乱动,否则别怪刀刃无情。”

明显是压低了声音在说话,这人应该是在隐匿自己的身份。言子鱼灵机一动,举起手来缓缓地道:“大侠,我们只是借过,并无冒犯。还望高抬贵手!”

听到声音,身后的人似乎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就是喜悦的声音传来,“纳兰姐姐,子鱼大哥。”

言子鱼一愣,转过身,诧异道:“凌——尘!”

“对,是我。”貌似见到她们,凌尘很是激动。

言子鱼忙制止住她,“你轻点,小心外边的人听到。”

凌尘点点头,满头的汗水,一滴一滴的顺着额头流下。

“你怎么会在这里?”言子鱼道。

“你怎么会再这里?”凌尘道。

两人的异口同声,惹来的是相视一笑。顿了顿,言子鱼开口,“还是你先说吧!”

凌尘慢慢回忆道:“在子鱼大哥给我送完干粮后,我填饱肚子便上榻休息了。可是,睡到一半,迷糊间有个黑影袭入我房间,还不待我反应,我便被打晕了。等醒来,就到了这里。”

听完,言子鱼沉思了会,又问道:“你可看清那黑影的面目?”

“没有。”凌尘摇了摇头。

这就不好办了,言子鱼攥紧纳兰夕的纤手。

“凌姑娘就是在这里住了之后,肚子里才有了的吧!”纳兰夕道。很是笃定的语气让言子鱼对其眨了眨眼,她定定看着面前略显狼狈的女子不语。

凌尘愣了愣,达拉下眼皮道:“是的。”

“那你为何提前不说?”纳兰夕又问。

“……”凌尘。

“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我们也说不定!”

凌尘既不辩解也不说话,她只沉默的低着头。

现在的气氛有些沉重,言子鱼也不好说什么。她家夕儿生气了,凌尘确实是有些不该。不过,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再去追究错还是对就没什么意思了。当务之急,最主要的就是找到出口活着出去!想了想,她压低了声音开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凌尘抬头,她的眼眶已经红了。

“你哭也是解决不了事情的,说说你的想法。”言子鱼心里也是烦躁,她的耐心全部给了她家夕儿,对于别人还真是柔不起来。

“我……我只是想你们救这里的人。”凌尘缓缓的道:“我承认我有私心,可,那也是为了这里的这群和我一样的女子冒险。”

“……”言子鱼。

“在两年前,这里来了一伙人,他们专门抓捕年轻女子来制蛊。在我的肚子里,就是食了他们制作的一种特制的药丸才会这样。那种药丸会让蛊毒在女子的肚里生根,然后慢慢长大。就如是十月怀胎一样,它们也会有成熟期。等到那个时候,肚里的东西就会从我们的肚里跑出,然后,我们就会死去……”

“也会跑出一个孩子?”言子鱼震惊的问。

凌尘点点头,继续道:“这个孩子也会长大,不过,比一般孩子长的快。还有一点,他们专喝人血!”

“喝人血?”

“对。”

“……”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去思考,言子鱼搂紧身侧的人,后背冷汗直冒。

“别怕,宝贝!”纳兰夕安慰的道。

言子鱼勉强勾起一丝笑容,还好她的宝贝夕儿在她身边。

安抚着紧紧搂着自己的人儿,这会的纳兰夕倒是有些佩服起凌尘。一个女子,能活的像她这般伟大也是值了。她不禁又说道:“要是按着你刚才所说的,那你……”最终的结果,还是一个死字吗!

凌尘笑了笑,憔悴的面容显得落寞,她淡淡的道:“对于生死,我早已经麻木。”反正都是一个死,怎样都已经无所谓了。

“那你的父母?”言子鱼问。

凌尘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道:“他们大概都不记得还有我这个孩子吧!”

“……”

纳兰夕伸出一只玉手,附上凌尘冰凉的小手。这个举动多少是让凌尘暖心,她擦干不自觉溢出的泪水,笑道:“纳兰姐姐,我没事。”

可是,越是这样就越让纳兰夕心疼。言子鱼见此,随之也伸出一只手叠加到她们的一起,扬起笑脸道:“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我们都会好好的活下去的!不是有一句俗语,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谢谢你们!谢谢!”凌尘控制不住的又滑下泪珠,原本,她也只是想赌一赌。被下了蛊毒她没哭,被土匪掳走她也没哭。可,这会就是控制不住的哭了!

看着这样的凌尘,言子鱼想了想,凑到纳兰夕耳朵耳语。

纳兰夕先是皱眉,而后又是面无表情的不语。

“下不为例好不好!”言子鱼恳求。

凌尘就这样看着她们在打哑谜,纳兰夕咬了咬唇,不去看她。虽然,她有些心疼凌尘。可是也不希望用到她家宝贝启用身上的鲜血。在她看来,凌尘确实是个不一样的存在,她终归是有些动了恻隐之心!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