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十几个男人一起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活死人城自建城以来便由地藏一门一脉相承,但是地藏一脉有一个规矩。

每一代“地藏”只能收也必须收满十名弟子,这便是“十殿阎君”的来历。

每代“地藏”的任期是六十年,六十年期满,“地藏”退位,“十殿阎君”争锋,败者身死道消,胜者成为新的“地藏”。

而在成为新任“地藏”之前,“十殿阎君”是绝对不可以收弟子的。

这是一个很古怪地规矩,怎么看都不利于门派的传承。

但这个规矩却是初代“地藏”在活死人城建成之时便立下的,数千年来无人可改,也无人敢触犯。

这个规矩罗冥自然不知道,但是萧别已经在活死人城担任客卿长老三十年之久,自然是明明白白。

所以,当蒋神通提出要收罗冥为弟子的时候,萧别简直以为蒋神通脑袋抽筋了。

蒋神通当然没有疯。

不但没有疯,反而前所未有的清醒。

自从十八年前以自己一半的寿命为代价得知那个骇人听闻的秘密,蒋神通就一直很清醒。

“人分三等:下等者遵守规矩,随波逐流,谓之蝼蚁;中等者冲破束缚,念头通达,可称豪杰;上等者控命运,创造规则,成神作魔。”

“莫非以‘捣药君’之威名,宁愿做一个随波逐流的蝼蚁,也不愿奋起一搏,打破枷锁,更进一步?”

激将法,红果果的激将法!

掌控命运,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是一个多么高大上的口号,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修者都是为了这一句话付出一生的心血。【文学楼】

要是换一个热血青年在此,蒋神通此话一出,怕不得立刻纳头便拜。

可惜,不论萧别还是罗冥,都不是那种热血中二货。

“蒋王高看萧某了,若是萧某也算豪杰的话,三十年前就不会让人像撵死狗一般逼进了活死人城。”

萧别毫不犹豫自污,蒋神通的激将法顿时便如一拳打在了空气中。

这就有些尴尬了。

看到萧别如此不给面子,蒋神通手下一干追随着,纷纷面露杀气,好似立马就要拔刀砍人的样子。

萧别何许人也,岂会被区区杀气所扰:“还请蒋王另外提一个条件。”

蒋神通淡然一笑,说道:“‘捣药君’不必为难,活死人城的规矩只是不允许我正式首徒,并没有说不允许我收道童是吗?”

“不如让罗冥以不记名弟子的身份留在我身边作个童子可好?”

“若是六年后我能继承‘地藏’之名,到时候再让罗冥正式拜师。【文学楼】”

“若是六年后我夺位失败,那自然是万事皆休,对罗冥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捣药君’意下如何?”

萧别心下暗叹:“看来蒋神通是铁了心想要把罗冥留在身边牵制我了,如果不答应的话,恐怕这两个孩子必定性命不保。”

“冥儿虽然聪慧过人,但是毕竟才七岁,若是把他送出去当质子,我又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兄长?”

萧别看着昏睡的莫战和莫愁,又看看罗冥,面现挣扎之色。

“罗冥拜见师傅”

相对于萧别的为难,罗冥反而干脆几分。

既然受制于人,那便老老实实装孙子,先把莫战和莫愁救活再说。

反正看在两对“幽昙阴阳果”的面子上,叫这一声“师傅”怎么也不算亏了。

至于这一声“师傅”究竟有几分真诚,那就呵呵了。

“虽然这只是一场交易,但是既然我叫你一声‘师傅’,只要你不负我,我便以师礼待你,但若是你作死的话,那便不要怪我不念师徒之情了……”

罗冥叫一声师傅,随即跪下,朝蒋神通恭恭敬敬磕了一个头,师徒的名分便算定下。

“好好,乖徒儿快快起来……”

蒋神通没有想到,萧别还没有同意,罗冥就率先做了决定,但是无论如何,目的达到了。

蒋神通笑得很灿烂,仿佛在为把“捣药君”萧别这样的人杰强行捆绑到自己的战车上而高兴。

“死猫臭猫,都是你惹的麻烦!”

罗冥成了蒋神通的弟子,虽然口头上说是不记名弟子,但是深究起来,也算是坏了活死人城的规矩,将来还不知要面对怎样的危机。

萧别心中既恨又恼,既恨蒋神通咄咄逼人,又恼莫狂歌放任弟子赴险。

萧别一脸恼怒不甘的模样,落在众人眼中。

蒋神通心机深沉,自是没事人一样,倾国倾城的脸上仍旧笑面如常。

而蒋神通一干追随者,或是出自真心,或是为了表示忠诚,看萧别和罗冥的眼神越发不善。

“还请蒋王说第三个条件!”

面对挑衅的目光,萧别理也不理,直接面对蒋神通,冷声说道:“希望蒋王提的条件是大家都能接受的!”

蒋神通笑容不变,一双丹凤眼却露出前所未有的精光:“‘捣药君’快人快语,果然英雄本色!既然如此,晚辈也就有话直说——”

“第三个条件,晚辈要求——司命一卦!”

“蒋神通!你在找死!”

蒋神通话音一落,萧别立即狂怒而起,一身凌厉的杀气毫无保留倾泻而出。

相识至今,罗冥从没有看到萧别如此模样。

就像一头凶恶的修罗,一双赤红色的瞳子,狠狠地盯着蒋神通,即便是微微泄露出的一丝气势便让整个大殿的温度骤降。

可想而知,被萧别针对的蒋神通现在又在面对怎样的压力。

“尔敢!”

“大胆!”

“萧别,你不要自误!”

蒋神通没动,在萧别凌厉的杀气下,他即便能动也不敢随便动一下。

但是蒋神通的追随者们却纷纷怒喝出声,并且拿出了兵器,作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各种气机汇聚到萧别身上,与萧别本身的杀气狠狠地相撞到一起,空气中骤然传出一阵阵音爆。

罗冥也是体内气机涌动,速度运转到极致,一手一个抓着莫战和莫愁,闪电般退回到萧别身边。

一丝“暗香”滑落到指尖,从萧别身上学到的下药手法随时都能施展出来。

体内五行之气在五脏之间流转,“麒麟脏蛊”的力量也随时都能激发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