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请帮帮我全文阅读

就连一旁的马超都忍不住打趣道:“我看你这回还真的是在阴沟里翻了船了。”

曹节见甘宁脸色有变,赶忙出来打圆场说道:“好了,如今武陵已经在我们的手里,我们还是先把武陵修缮好,再做别的打算。”

“那我家主公呢?”张松忍不住担忧道:“如今我们攻下武陵,这刘备究竟会不会撤回来?”

曹节冷笑道:”这还不简单,就算他不回来,我们去找他不也一样吗?”

“就是!”马超毫不在意的说道:“咱们一路打过去,我就不信刘备他不着急!”

果然还不等曹节等人打过去,那头刘备就已经坐不住了。看着自己眼前的关羽,刘备又心痛,又着急,“你怎么样了?没事吧?武陵怎么会丢了呢?”

关羽羞愧道:“大哥放心,我一早就问清了城外小河的暗道,借此脱身,倒也没什么大碍。是我没有做好准备,低估了曹贼,还请大哥责罚!”说着就跪在了刘备面前。可刘备又怎么可能舍得真的责罚关羽呢?

就连一旁的张飞也出声劝道:“大哥,这也不全都是二哥的错,都是那曹贼太狡猾了,我现在夺回武陵才是要紧的事情。”

“没错!”刘备点头说道:“三弟说的对,我们本就实力不足,若是再没了武陵,只怕真的要没有立锥之地了。二弟,这回攻打武陵的,究竟是谁?”

关羽仔细想了想说道:“我只知道一个名唤甘宁,一个叫马超。”

“甘宁?”法正疑惑道:“这人我怎么都没有听过,倒是马超,难不成是就是那马腾之子?”

关羽应道:“我想应该是的,他马术精湛,天底下除了那个马超,只怕没有第二个人有这么厉害的本事了。”

一听来人是马超,法正不免有些为难道:“那就难了,要知道马超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再加上还有那个没听说过的甘宁相助,只怕有些棘手了。”

“这甘宁到没什么多大的威胁。”一想到甘宁,关羽倒是有些轻松了起来,“他的马术不行,陆战实力不强,没什么好担心的,唯一要提防的,只怕就是这个马超了。”

法正听了,心中倒也有了主意,“既然这样,那我们何不扬长避短,既然马超擅长陆战,我们从水路回攻武陵,想来能够有奇效。至于主公这里,还是按兵不动,就由二将军和三将军,带兵回攻武陵如何?”

“这主意倒是不错。”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砺,刘备心里也有些发慌,“可我总觉得有些危险。”

“这简单。”法正信誓旦旦的说道:“我听说东吴的吕蒙正在江夏屯兵,我们可以给他书信一封,求他出兵南郡,断了曹贼的后路。”吕蒙和曹操的关系,现在可以说是水火不容,只要是能给曹操添堵,吕蒙自然都是乐得去做。

再加上这回刘备也应允,吕蒙若是夺下南郡,他必秋毫不犯。而且如今刘备也能把曹节也拖在武陵,给吕蒙一个方便。

两方一拍即合,吕蒙当夜便出兵南郡,可一去就碰到了一个软钉子。张辽如今是早有防范,城中守卫也加强了不少,吕蒙的偷袭之计,一开始就失败了。

看着城外乌压压的一片人,张辽忍不住庆幸道:“幸好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不然今日咱哥俩就完了。”

徐晃拄着拐杖感叹道:“是啊!没想到这吕蒙竟然会在这么一个雨夜进攻,真是不要命了。”

现在已经算是入冬了,天上有下着雨,这样一来,吕蒙军中只怕要有不少人感染风寒了,“既然他敢在今天出兵,只怕是下了狠心了,这几日我们都要注意点了,这南郡可不能像江夏一样就这么丢了。”

徐晃道:“谁说不是呢!你放心,咱们两个轮班倒,我就不信吕蒙还能有机可乘!”

吕蒙是没有机会,可张飞和关羽这回却正好遇到了一个好机会。大雨过后河水暴涨,趁着这个时候,自然是从水路进攻武陵的最好时机。可还没等他们摸到武陵的城门,甘宁已经带着他的兄弟们守在了城外的水道中,“怎么,关羽你还敢来?是不是这武陵城的河水,你还没喝够啊!”

“岂有此理!”关羽怒道:“你这黄口小儿,还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今日我定要取你首级!”

可甘宁在水里的功夫,只怕少有人及,尤其是他那看似漫无章法的阵法,一下子就把张飞、关羽两人困死在了水面上,“二哥,这样子看上去似乎有点不对。”张飞就算在不会打仗,现在也知道甘宁只怕是个水上老手了,今日只怕是不能从他手里讨到便宜了。

关羽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先退回去,商量一二,再做打算的好。”

对于关羽的建议,张飞自然是听得很。当即就在当地渔民的带领下,由小道逃之夭夭。看着关羽的背影,甘宁是气的快要疯掉了,“又他娘的溜了!”

马超拍了拍关羽的肩膀道:“你就别生气了,我听这里的老人说,城外的小道特别多,我们刚来,不熟悉情况,自然会吃亏,等时间久了,摸清楚了,就没事了。”

退回营地的关羽,现在只觉得心中闷得慌,“当日要不是我中计离开武陵,如今也不会这般局面了。”

张飞听了,赶忙劝道:“二哥怎么这么想,这都是曹贼太过狡猾的缘故,与你有什么关系?依我看既然水里走不了,咱们不如从陆地上走走看,当初二哥是因为势单力薄才吃了亏,如今有我相助定能给他点颜色看看。”

关羽听了,倒也只好应允,当夜便和张飞商议出了进攻计划,只是很快他们就明白了武陵城如今已经不是当初的武陵了。曹节这回出来,带足了火油,面对那些从天而降的火球。关羽的部下很快就退了下来,用人命去攻城,关羽现在还没有那么多的本钱。

“他们有退了?”曹节一看到马超那张笑嘻嘻的脸,就猜到了七七八八,“这火油看上去还真是管用,对了跟你一起出去的邓艾呢?他怎么没回来?”

马超解释道:“哦,邓艾啊!那小子说要去和城里的大爷大妈唠唠嗑,所以就先跑了。我说箫先生啊!你是没看到当时那个场面,那叫声,真惨!”

“你少高兴的太早!”曹节提醒道:“当初我们要不是把关羽诓骗出去了,只怕现在在城外的就是我们!”

曹节说的倒也是事实,一想到自己现在可能是在城外,马超顿时就焉了,“可他们这样纠缠也不是个办法,而且这刘备也没回来,看来刘璋那里的麻烦还没结束。”

“是啊!”曹节担忧道:“其实别说刘璋了,我现在还担心张辽呢!你看看,这是他刚刚送来的军报。”

马超接过军报看了看问道:“这吕蒙看上去是要盯死南郡了?那张辽他们要紧吗?”

曹节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丞相说了,会从襄阳等地给南郡增兵,只要南郡撑过现在这段时间,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那我们能不能快点把这里的战事结束,回去支援张辽呢?”马超问道:“张辽那里我也有点担心,毕竟他和徐晃两人身上的伤都没好透呢!”

“可关羽和张飞也不是善于之辈啊!”曹节无奈道:“他们两个没有一个是容易对付的,更不用说他们两个人如今凑到了一起。”

“我有办法对付他们!”邓艾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进来说道:“我有办法了!”

马超不可置信的看了看邓艾,笑道:“你?就你?我不信!”

“你爱信不信!”邓艾没好气的说道:“先生,我知道为什么关羽他们能够一直逃脱了。”

曹节问道:“为什么?你说来听听。”

邓艾道:“这武陵城外地形复杂,关羽和张飞当初离开的时候,就带了两个熟悉地形的人,我们也可以这么做啊!”

马超听了还是不相信的摇了摇头说道:“就因为熟悉地形吗?”

邓艾接道:“当然不是!其实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城里城外的老百姓,心里都向着刘备,都在暗地里帮他们。”

当初刘备的多番仁举,让他在老百姓心中牢牢的占据了不可撼动的地位。也正是因为这样,关羽就算离开了武陵,可武陵城里还是有不少百姓在暗中和他互通消息,目的就是想要让关羽重回武陵,让刘备重新做他们的主公。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不仅仅是在这关羽的那些士兵斗,更多的还是在和这城里的老百姓斗?”曹节不免有些头疼道:“这悍将易擒,民心难动啊!”

“诶不是!我就不明白了!”马超纳闷道:“这刘备有什么好的,竟然能让这些城里的百姓都向着他?”

邓艾白了马超一眼说道:“当初刘备就算逃难,也没把老百姓扔下,就算没饭吃,也没不管百姓的死活。自然就容易得民心咯!而且这城里有不少百姓都是和他从南郡一道过来的,都是共患难过的,想要轻易的改变他们的想法,绝无可能。”

“绝无可能?”曹节头疼道:“我就不信了!这人定胜天,我们还搞不定一个武陵吗?邓艾,你去找找有没有愿意给我们之路的人,他们要是软的不听,那就来硬的。”

曹节从来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既然想在短时间内收复民心是做不到了,那就只能硬碰硬了。邓艾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曹节,问道:“额,先生的意思是?威胁也可以?”

“没错!”曹节点头说道:“非常时期行非常手段。”

不过还不等邓艾用硬招,城里几个并没有和刘备一道共患难过的樵夫,就已经被邓艾开出的天价给打动了心,为首的一个名唤张老伯的人问道:“我说小兄弟,你说的是真的吗?只要我告诉你们附近所有的小路,你就给我们每人五十两金子?”

“没错!”邓艾信誓旦旦的说道:“我骗你们干什么,只是这件事情你们谁都不能告诉,否则金子就没了!”

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了三锭金子,分给了三人,“这就是定金,你们愿不愿意和我走吧?”

“愿意愿意!”张老伯忙不迭的点头说道:“这等好买卖,我们有什么不愿意的。现在就走吗?”

“当然!”邓艾说着就把他们领到了军营中,果然不出三日,这三人就把城外的各种小道,暗道全都画了出来。

曹节看着自己眼前的这幅画,心里不免有些底了,“果然这武陵城外的小道之多,实在是数不胜数,要不是有这画,我还不知道这外面竟然有这么多歪歪扭扭的路。”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