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p欧洲大胆图片

“这是,这是我表姐。”阮若言低低的应声。

“哦哦,原来这就是你表姐呀!果然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李卿卿上下打量了一下阮表姐,没心没肺的说。

其实阮表姐也还算是长的不错了,就是果然如同李卿卿所说,来自偏远地区,没有洛阳城繁华,而且阮表姐也只能算是中富之家,打扮审美自然比不上洛阳城的贵女们。

这几人,除了阮若言看不上阮表姐还真是挺正常的。

只因这阮表姐初来乍到的,又从阮若言这里搜刮了无数的好物,偏她还一股脑的带在了头上。

一件首饰很漂亮,可若是一堆漂亮的头饰一股脑的都带在头上,就有些俗不可耐了。

三人顿时就失去了大干一场的兴致。

众人真是满怀期待而来呀!就是想着可以碰上一个稍微有点实力的人,可以好好的切磋一下,打发一下时间,现在看来,真是兴致全无呀!

“行了,既然来都来了,咱们就先干正事,正好快些完事,去慧娘的江南小筑赏花去。”

司马潇潇摆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示意几人速度快些。

比起在这里陪一个村姑缠磨浪费时间,她更愿意把精力空出来去赏花。

“成吧!今日午时就去我府上用饭,正好今次商队还特意为我带了一个江南的厨子过来,手艺不错。”

杜三娘也点头同意。

“好了,若言你这一身衣服可不成呀!这会让人笑话的。”

李卿卿行动力极强,立马就想拉着几人走,转眼就看到了一旁的阮若言。

阮若言因着今天不用出门,就只穿着一件普通的裙子,低调极了。

“走走走,去换一件衣服,就看在若言要送我们好的份上,今次我司马潇潇就给你们露一手。”

其实几人不光是为了打抱不平,给阮若言出气,那样的话也不用她们亲自出马,她们的本意还是惦记着阮若言要送她们的那几盆花。

别看阮若言胆小,寡言,但是她却是极会养花的,更是有很多的稀世名花。

现在正是宴会频繁的时候,她们的府上自然也会举办赏花宴,有这样一两盆名花压场,定然能够艳压全场。

不过比起花草司马潇潇显然更喜欢杜三娘从江南带来的首饰,因此她格外的极力,拉着阮若言进内室换衣服去了。

阮表姐自从听到司马潇潇是郡主之后,就不敢乱动了,诚如几人所说,阮表姐一个小村姑,而且是女眷,那是根本就没有见过几个大人物呀!

不过没有人搭理她,也没有人发话。她也就不敢乱动,只能呆在原地沉默。

不过就算阮表姐在乖,那也架不住今日这几人是专门过来找事的呀!

没一会司马潇潇就领着换过衣服的阮若言出来了。

阮若言皮肤白,最配浅色的衣服,可以突出她的优点。

今日司马潇潇给她选了一件嫩黄色的衣服,里面是同色的大袖抹胸裙,腰带却采用了大红色的绣带。

腰带上面是用黄色的丝线精心绣制的凤戏牡丹的图案。上围用红色的烟纱逢制了一圈花边,下围是红色水晶做成的流苏。

红红的透明的水晶,应着嫩黄色的所以,随着走动起起伏伏,抱着阳光闪闪发亮,每一步都仿佛有神光遍布脚下,这怎是一个美字可以表达的。

一旁的阮表姐都看傻了,她的确从阮若言这里搜刮了好些漂亮的首饰,不过她不会搭配,自然也就穿不出这样的美感。

不过若是再说向上看去,待看到阮若言终年缩着的脖子,这种漂亮就大打折扣了。

“来,坐下,玲珑,你来给阮小姐梳头。”

司马潇潇拉着阮若言的胳膊,将她按坐在妆台上,又吩咐自己的贴身侍女来给阮若言梳发。

俗话说的好,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

这玲珑秉承了自己主子的好眼光,有着一手梳头的好手艺。

玲珑福身领命,不等司马潇潇吩咐要梳什么样的发髻,一双巧手就快速的翻飞了起来。

只见玲珑将阮若言一头柔顺的黑发,梳,拉,折,固定,手快的几乎可以看到残影,带到玲珑放下手,阮若言的头发就已经束好了。

“不错”司马潇潇毫不吝啬的点点头,夸赞到。

然后也同阮若言跪坐在妆台前,低头翻找阮若言的头饰。

“我说若言呀!你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呀!妆匣居然是空着的。”

司马潇潇啪的一声合上空空如也的妆匣的盖子,失望的说。

“算了,算了,李嬷嬷,你去将我送你家娘子的那一支八宝重簪取过来,还有上次我赠予若言的那一套水晶头面。”

司马潇潇摆摆手,吩咐阮若言的奶娘。

谁知奶娘的脸色立时就难看了起来,支支吾吾的说。

“郡主,那些东西现在没有在娘子这里。”

奶娘跪在地上,低低的垂着头。

另外四人都清楚司马潇潇说的哪些东西在谁哪里,她们本就是为此而来的,也没有为难奶娘。

不过阮表姐不知道呀!司马潇潇说的哪些首饰虽然她都拿。去了,不过她哪里识得什么八宝重簪呀!

所以人家还不知道祸到临头,自己在哪里安安静静的看热闹呢!

“没在若言这里,玲珑你去阮伯母哪里说一声,就说今日姐妹相约出去游玩踏青,用我当初赠若言的首饰一用。”

司马潇潇混不在意的,摆摆手。让自己的贴身婢女,去找阮夫人要去了。

司马潇潇战斗力很强,基本上就用不到杜三娘与李卿卿出马了。是以两人就坐在外室,悠闲的饮茶,说着女儿家的话题。

奶娘依旧跪在地上没有抬头,不过她也没有阻止。

她身为阮若言的奶娘,自然不好去跟夫人讲夫人娘家的娘子品行不端,这次她之所以没有阻止,就是因为这是一个好机会。

没办法呀!主子太心软,立不起来,她一个奴婢又不能逾据,去管主子的事情。

没一会玲珑就带着阮夫人过来了。

外室的杜三娘同李卿卿皆起身相迎。

“阮伯母。”

杜三娘与李卿卿异口同声,二人福身,行了一个平礼。

“好了,慧娘,卿娘,今日上你们两人见笑了,是伯母治家不严。”

阮夫人快步上前扶起两人,拉着两人的手温柔的说到。

“伯母客气了,不怪我们姐妹几人唐突才是。”

杜三娘最为年长,上前同阮夫人温声说话。

今日她们其实做的并不对,不过阮若言是不可能在自己母亲面前,说表姐不对的。

“不妨事,你们坐着,我进去看看郡主和若言。”

阮夫人和气的笑笑,她知道这几人是为女儿才出此下策,不过阮表姐是她娘家亲戚,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行事。

目送阮夫人进去内室之后,两人才再次坐下,不过只是静静饮茶,不在嘻嘻哈哈的聊姐妹之间的趣事了。

“阮伯母过来了。”

司马潇潇见阮夫人过来也起身问候,却没有行礼。

“娘”阮若言起身低低的应了一声娘,便垂着头不在说话了。

那边阮表姐见到阮夫人来了,也是极开心的。亲热的凑上前来唤姨母。这位也是傻大姐,什么都看不出来。

“好了,好了。都起来吧!自家人哪里用如此客气。”

阮夫人扶起阮若言,和阮表姐。

“哎呀!郡主的眼光真不错,咱们若言真漂亮呀!”

阮夫人松开两人的手,仔细打量了一下阮若言,顺便还夸了司马潇潇一番。

“不过,那套八宝是郡主送的,心意珍贵,我想留着给若言成年礼上带,今日就带这一套白晶的头饰吧!我瞧着挺想配的。”

阮夫人已经年近五旬,司马潇潇派人去要头饰,再加上先前杜三娘的一番暗示,阮夫人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呀!

司马潇潇自小就混迹洛阳的贵女圈,阮夫人的意思,她自然就领会了,顺坡而下。

“这套白水晶的头面果然更配今日的这一套衣服,来若言快坐好,我给你戴上。”

司马潇潇凑近了去看那套头面,发现果然不错,比那套八宝更好,想必这才是准备给阮若言成年礼上用的吧!

阮若言的头发已经梳好了,只需带上发饰就可。

这一套水晶头面有一个额坠,两支步摇,一对耳环。阮若言的皮肤白,戴上这套头面,就更显得皮肤白皙透亮,比这白水晶更盛一筹。

阮夫人一直未走,明显就是等着她们走后在处理阮表姐,司马潇潇心知肚明,手脚快速的,给阮若言戴上头饰,拉着她向阮夫人告辞。

“伯母,我们姐妹今日相约前往慧娘的府上赏花,先告辞了。”

“好,你们快去吧!听说慧娘在江南长大,府上皆是江南风情,值得你们前去赏玩。”

阮夫人又说了两句,就送了四人出门。

待看到几人渐行渐远,阮夫人这才收回视线,转身回到内室,训示阮表姐。

“知道错了吗?”

阮夫人坐在坐塌上,对面是阮表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