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放松为师进不了H

第七十四章大结局8

“琴女是吧,本君本想今日放你一马,想不到你竟然自寻死路!”修罗也是动了怒火,她竟然敢算计自己,就该承担这一切的后果。【最新章节阅读】

战局开启,玄龟也趁势而上成二对一的姿势。

茗雪心知一切都是琴女的计谋,但是杀了青颜的毕竟还是修罗,她不会原谅他的。

天栎与雀灵也是打的难舍难分之中,雀灵的速度实在惊人,攻击力又强,而天栎也不是吃素的,打起架来还是挺有一套的,以柔克刚,时时压制住了暴动的雀灵。

这时天栎的一些亲信也全部出现在了现场,茗雪撑着身子也要打下去,鬼熙与云易也是陷入了混战之中。

金云殿,这座本是魔宫里最为神圣庄严的殿宇,此时此刻真是一片的混乱,因为激烈的战局,连柱子都倒了好几根,众人且战且退,都到了几天广场。

玄龟与琴女看看与修罗打成平手之局。各色的灵力舞动,修罗墨魂上的火焰燃烧着,燃烧着一切的战意,燃烧着最后的仁慈,步步紧*,招式凌厉。

琴女埋伏的暗装也出现了,与天栎的人缠斗在一起。

而茗雪腰间伤痕未愈,隐隐作痛的同时也带走了身上仅剩的一些余力,她只能同一些小兵小将周旋着,通过凤鸣箫本能的一个反抗作用来保护自己。

梓潼担心她,绕过了众多的魔兵靠近过来,“茗雪,你没事吧,放心,边上交给我了!”

茗雪勉强扯出一个笑容,道:“谢谢!”可是话音刚落,在她防备最为薄弱的时刻,一柄宝剑又在她身上捅出了一个窟窿来。

“噗!”茗雪不可置信地望着梓潼,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你……为什么?”她没有想到自己竟再一次被战友出卖,心中的苦一下子汇成江河肆虐。

梓潼在那一剑之后竟然直接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

这边的情况一下子就入了一直关注着茗雪的修罗的眼中,“阿茗!”他甩开两个与他缠斗的人,飞奔过来,企图在她倒地之前接住她。

但是他身后的这两个人又怎么可能轻易地放过他,趁他背后防守全无,几乎是使尽了权利在攻击。

“君上!”天栎大喝一声,瞬间转移到了修罗的背后,用身体为他挡下了那两招,之后喷出一口鲜血,无力地坠落下来。

修罗大惊,回身接住天栎。

“你没事吧!”

天栎笑着摇摇头,但是明显苍白的表情昭示着他的情况并不是很好。

修罗浑身灵力大作,眼中如喷火,大袖一甩,卷出飓风一座,轰的掀翻了琴女与玄龟。

然后放下天栎,直接奔向茗雪。

“阿茗!你没事吧!”他抱着她,小心翼翼地问。

“你放开小雪,你不配抱着她!”鬼熙上前破口大骂,竟还动起手来,修罗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一下把他给甩开了。

茗雪身上的气息微弱,双眸紧闭着,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她还没有死去,只是梓潼的那一剑伤到了要害,在加上她之前的旧伤,以及心理的打击,自然就承受不了,身体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琴女整理了下摔得有些凌乱的衣裳,得意地走了过来,“哈哈哈,翎箫,你终究是比我早死!”

相比于琴女,玄龟的表情却是凝重的,卦象显示,只有那个命定之人才能带走修罗,他一度以为茗雪就是那个命定之人,若是她失去了,就凭他们几个人是绝对奈何不了修罗这个大魔头的。

几方暂时休战,玄龟走过去细细检查了梓潼的身体,然后目光由怀疑变成了凝重,最后变成了愤怒。

引术!

又现引术。

他D悉的目光直直望向那个身受重伤的天栎身上。

“是你?”

天栎一愣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扭过头去:“死老头胡说什么?”

“是你下的引术是不是?”

“下引术对我有什么好处!”天栎依旧否定,这个时候所有的目光都已经对准了他。

“说,是不是你?”修罗愤怒地道。

“除了你,谁还会这种邪术?”玄龟又继续道。

修罗离去之后,天栎就开始钻研各种上古遗失的各种禁术,魔兽一族曾在这些禁术手上吃过不少的苦头。以玄龟的见识,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引术修习之人如何会只我一人?刚刚不还有人对那邋遢的小子用了引术么?君上你要相信属下!”

天栎继续辩解,修罗半含怀疑。

“哼,一定是你搞得鬼,梓潼自从被你的人抓去之后就一直不是很正常,你敢说你没有对她做什么吗?”鬼熙咆哮着攥着他的衣领问道。

天栎心中那个可气,要不是刚刚为修罗挡了那一击,身受重伤,如何能容忍鬼熙在他身上放肆。

修罗一想到天栎刚刚为自己挡杀招的时候的义无反顾,心中的怀疑也减了一大半。

“哈哈哈~~~~”琴女适时地大笑起来。

“天栎,你还真是忠心耿耿呢!本来我以为杀了青颜要多费些周折的,要让修罗相信是他在凤凰古玉上做了手脚毕竟不是很容易,可是你倒是狠,直接下了引术。刚刚那演技,就是我也是拜服呢!哈哈哈哈~”

“果然是你?”修罗大袖一挥,墨魂凭空出鞘,准确无误地顿在了天栎的眉心位置。

天栎的瞳孔渐渐放大,死死地盯着修罗,最后大喊一声:“君上小心!”

只见雀灵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了修罗的背后。

“还我父母命来!”她娇喝一声,手中突然红光大盛,手上两串银铃脱离了线圈的控制,分散成十二颗,纷纷围绕在修罗的头顶之上,清脆的铃铛声此起彼伏,倏忽远,倏忽近,排成了一个阵法,一下子红烟大盛,修罗与茗雪瞬间消失在阵法之中。

“黎烬!”琴女本能地担心起来,她可从没有想过让他死,想也没有想的就径直冲了进去。

银铃一阵特别的声响之后便又恢复了正常,而修罗与茗雪还有琴女三人却直接消失在了眼前。

“小雪!”鬼熙大怒,死瞪住雀灵。

雀灵整个人还有一些懵,她还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双眼无神地望着。

“你这个……你……你会还是小雪的,你知不知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

“玄龟爷爷,求你一定要救救小雪,她已经够可怜的了,这对她不公平!”鬼熙又开始求助于玄龟。

玄龟摇摇头,“这银铃是雀灵的父母留下来的,没有人知道它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杀招。我也是无能为力!”

鬼熙几乎绝望,疯了一般地挖着茗雪刚刚站过的土地,但是那里早已经没有了佳人的身影。

“把他给我带回去!”这一会玄龟的魔兽军全数占了上风,琴女请来的人见到雇主都不见了还不早点开溜,只有天栎一人被玄龟带着回了魔兽森林,也不知道等待他的命运必然是残酷地成为他们魔兽的祭司之礼。

鬼熙疯疯癫癫的,最后被雀灵带了回去,梓潼被天栎解了身上的引术,恢复了正常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日夜照顾着鬼熙,等着茗雪他们的归来,但是这一次,她跟鬼熙都没有再回来。

在一个虚无的空间里,茗雪已经沉睡了三年未曾醒来,她的身边是一个白发的男子,胡子邋遢,全身狼狈只维持着一个动作抱着手中的女子。

还有一个头发凌乱疯疯癫癫的女子常常围绕在他们的身边。

这就是那天消失的修罗,琴女还有茗雪。

他们到了这一个荒芜的地方,没有鸟语花香,没有日月星辰,没有山川大地,只是一片破败的灰,天地之间并无它色。

在那一片永恒不变的灰色里,眼睛渐渐失去了光彩,于是琴女她彻底变得疯疯癫癫,而修罗除了照顾茗雪已然没有其他的言语。

茗雪的伤势本就是极重的,虽然靠修罗的灵力吊着,今日怕也是最后的期限了,她始终没有醒来,这令等待的人满心灰白。

“阿茗,你为何还不回来!”说话的人落下了泪水,冰凉的泪水滑落在女子的额头上,不同于以往的没有回应,这一次只见一片红光大盛。

“翎箫,我要杀了你!呵呵~~”琴女瞪着眼睛发出一阵呓语,之后又归于沉寂。

而茗雪的身体在偏偏化为红色的光点,如同夜空中的星星,在这一片的暗色里成为了一抹烟霞。

“你也要走了吗?”他伤心地说。没有人回应他。

这个世界似乎是茫无边际的,除了灰色没有一点的不同,他们尝试了很多种方法出去,都没有成功,也许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本就不是为了杀你,而是让你在孤寂中失去,一个人若是心死了,身便如同行尸走R,世上也许没有比这个更为痛苦的事情了。

“既然你也要离开,那么带我一起吧!”此刻的他已经不知道是修罗还是黎烬了,又或许他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突然,他的身体窜出一阵火苗,然后越烧越热烈,火焰中的他笑容是美的。

琴女疯一般地扑上去,嘴中大喊:“不,你不能走,你要留下来!”她的眼中泪水如珍珠一般落下来。

那团红光最后拼凑出一朵红莲的模样,而他落成灰烬,凝结成一片墨色的叶,一瞬间凤鸣箫里飞出一颗红色的珠子,然后一下子将一莲一叶都吸了进去。

在鲛玥珠的幻境里,温润的男子抱着一个小女孩,嘴中喃喃道:“阿茗,你怎么时候才长大啊!”

小女孩睁着大眼睛望他,突然愣住了,嘴中冒出一句话:“你是黎烬还是修罗?”

男子欣喜若狂:“阿茗你终于记得我了么?”

小女孩推了推他:“你怎么了?”眼神单纯无害,似乎并不明白男子再说的是什么。

男子黯然低头,自言自语:“阿茗,你什么时候才肯回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