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帮我检查一下里面小说

一缕黑烟顺着陈手中的纸包冒了出来。

之后……

很多的黑烟,不断地在上空凝聚。

银行脸色一变,说不出为什么,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你惹祸了。”银行对陈这么说道。虽然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他也没有异能,但是他还是能够感受道一股足以让他不安的气息。

陈轻轻的叹气:“你离开吧,我想在这里等着。”

“等什么?”银行皱眉,觉得自己对于陈的思维,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读懂过,现在这样的时刻,已经闯祸了,为什么不赶快离开呢。

“你走吧。”这一刻的陈很固执:“既然你父亲一直想让这件事情生,现在我已经帮助你父亲了,你之后也就是安全的了,至于接下来生什么,都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了。”

她,竟是为了自己吗……

这一刻,银行觉得自己很是感动,竟然有些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说什么了,但是……

“我留下来陪你。”银行坚定的说道。

“你是不是病了?”陈奇怪的看着银行,觉得这家伙肯定是烧把脑袋烧坏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说出这么不正常的话呢?

陈总是觉得现在的银行,就好像是以前的自己,总是会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的能人,无论有什么事情,总会有这些大神来顶着,而他们这些小人物,只要负责逃跑就好了,可是现在……

这家伙竟然说留下来?

不正常!

这太不正常了!

“你是因为我,才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如果真的有什么后果的话,我觉得我应该和你一起承担。”

“……”陈这下彻底无奈。

好吧!孩子,脑袋进水不是你的错,但是脑袋进水不看时间就是你的错了,现在你留在这里就是送死吧……

反复劝解之下无果,陈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有的事情我必须要和你说明白,一会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是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管你的,你自己的安全,你要自己负责,或者换一句话来说,就算你今天死在了这里,也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我已经劝过你了。”

“……知道了。”银行无奈,就算是自己在这里,要不要把关系什么的,退的这么干净啊?

“到底是谁?”元宝感应到了天地之间正在暴动的能量:“我筹划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敢开启的东西,现在竟然有人把它开启了?”这人让元宝怎么可能平静呢?

不过无论这个人是谁,他都要谢谢他!

“还是开始了吗?”白菜缓缓的睁开眼睛,脸上的表情,让别人没有办法弄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

守护了这么多年,这样的事情,到了最后还是出现了吗?

虽然自己很不愿意。

“接下来,我们怎么做?”白菜平淡的看着黄瓜和菊,就这样的问道。

菊奇怪的看着白菜:“我们的责任人就是守护,这也是我们存在与这个天地之间的意义,你现在在纠结什么?”

不会再这样的时候,还在想那个什么陈吧。

白菜叹了口气:“是啊,那是我们的使命,先去现场看看,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这么丧心病狂,这个世界毁灭了,他们不是也要毁灭吗?”

这边,银行几乎想要把自己埋到地底下去;“这次,是真的出事了,还不是小事。”

“这到底是什么?”前方的能量越来越暴动,陈觉得自己也没有办法平静了,自己好像真的闯祸了,但是现在既然是自己做出的事情,自己应该要去承担后果的吧。

“那个就是时空封印。”银行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崩溃了。什么叫做遇人不淑?现在他懂了!

“之前我听父亲说过这个东西,父亲和我说过,这个就是时空封印,说这个东西可以毁灭这个世界,却可以让他得到一些很强的能量。现在我真的很担心,这次的事情会把我父亲引来,我是他儿子,我自然知道他的野心,就是因为这样子,我也没有办法对他放心,现在的他有多么的危险,我觉得已经是没有办法用言语去表明的了。”

陈彻底纠结了;“如果我说我现在想要撤了,你会不会鄙视我。”

银行摇头:“识时务者为俊杰。”

陈瞬间起身:“那还等什么啊,撤!”

“想不到最后竟然是你成全了我,小丫头,你觉得我要怎么谢谢你呢。”一声猖狂的笑声逐渐逼近,陈脸色一变,她自然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说曹操曹操到,来者正是银行的父亲。

“我现在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见到你。”陈撇嘴,这陈的眼中,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疯子,陈现在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自己和这个男人有什么接触。

“没关系,我觉得在以后的日子里,你会觉得你能和我说上一句话,都是一种荣幸的。我的那个逆子,让他出来见我。”

陈皱了皱眉头:“他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所以无论你们父子之间,之前是如何的,但是现在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面子。”

男子只是深深的看了陈一眼:“随便你们吧,只要你们不打扰我之后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对你们出手的。”

陈微微的勾起嘴角:“就算是我想对你出手,我也没有那个能力,自取其辱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有自知之明就好。”

对于陈的退让,在男子的眼中不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陈的实力摆在那里,他相信陈是聪明人,不会去做以卵击石的事情的。

“你就这样的让他肆意妄为吗?”银行皱眉,显然,他并不是很赞同陈这趟样的举动,他觉得这样的事情一旦继续下去,这个男人可能会更加的猖狂。

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还是那句老话,天塌下来了,有个高的顶着,我怕啥?”

银行无奈;“现在我们只能默默祈祷,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不要做得太过吧。”

陈鄙视道:“你都知道他丧心病狂了,你觉得他会这么快的撒手吗?”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他已经丧心病狂了。”这就是陈的答案,她一直坚信,这个男人如果真的成功了,就算是自己和银行,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活的机会,但是陈也很明智的选择了留在原地,因为她知道,以男人的实力,秒杀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的她可以做的,大概也只有默默地等待着元宝的到来了吧。

她相信这个男人既然到了这里,那么元宝肯定也可以感受到这边的动静的,现在他能够做的,大概也只有等待了。

“你在害怕!”银行用肯定的语气说道,坐在陈的身边,他现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并没有向他表面一般沉静,他能够感受到他的颤抖。

即便是这个样子,陈还是忍不住的嘴硬,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啊,我这样做是为了可以好好的去表现我们的弱小,你懂不!”

“……”

你本来就很弱小,还有表现吗?

银行忍不住想要吐槽。

但是当他注意到陈那并不是很好看的脸色的时候,银行默默地沉默了。

好吧,他错了……

这个女人其实有着一颗很强大的内心!

“你怎么在这里?”元宝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地上的两道小小的身影,选择性的忽视了一边的银行,直接冲向陈。

“这里是我的空间。”陈无奈的说道,现在他的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空间现在已经完全对外开放了。但是能够进来的人,依旧是屈指可数,因为他们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异能!

“怎么会变成这样子?”肃然这也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但是怎么可能会在陈的空间里呢,要是他们现在在陈的空间里动手,会不会对陈的身体有着什么不好的影响?

元宝犹豫不决!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只是打开了一个东西,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陈欲哭无泪,都是好奇心惹的祸,早知道的话,就听银行的话,不打开那些东西了,谁知道现在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你打开了什么?”元宝皱眉,真的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有这样的效果。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你说的那个东西,里面该不会是黑乎乎的粉状物吧。”

“你知道那是什么?”

元宝凝重的摇了摇头:“我也只是知道有这样的一个东西的存在,但是具体的,这个东西我还是没有什么把握的,但是我现在只能说,你真的闯了大祸了。”

陈大方的给了他一个白眼:“你说的都是废话,我还不知道我自己闯了大祸了吗,但是现在怎么解决啊。”

就算是出了事情,能不能不要来一个人,就告诉他你闯祸了,解决办法在那里呢?

元宝无奈:“白菜他们肯定也会感应到的,希望就在他们的身上了,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只能带着你回现代了。”

“可是那他们怎么办呢?”陈觉得这样做的话好像有点不厚道。

“我们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元宝无奈:“我总是觉得,就算是白菜来了,依旧没有办法阻拦他们。你最好不要使用你的异能,我也是最近才现,一旦我们是用异能,空间漏洞就会变大,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属于这个空间,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样子,我才会不想这样的事情持续的生下去。无论后面是什么事情,但是我觉得你都应该接受。有的东西,不是我们可以管的。”

陈叹了口气;“但是很多的人,他们都是无辜的。”

“但是现在,是强者的舞台。”元宝无奈的说道。

他说的也的确就是大实话,很多的时候,就是因为实话,才会更加的不受待见。

“我们还是默默的等待吧。”陈无奈,觉得现在的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也开始存在了一些些的歉意,如果不是自己……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银行无奈。

不久之后,白菜那三人来了,一番打斗之后,败北。

陈想要上去帮忙,但是却被元宝拦住,白菜就这样的消失在了她的面前,陈觉得,白菜在那最后一刻的眼神,他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醒了,醒了,刁刁,身子感觉怎么样?”

“你叫我什么?”陈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是自己的妈妈吗?自己真的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吗?

女子哭了精致的妆容,“刁刁,我都说过电脑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整天在上面身体的免疫力会变得低下的现在好了吧,直接晕倒在了家里。”

“我昏迷了多长时间。”陈忽然觉得现在已经不能熟悉这个世界了,如果他现在就是这个样子的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世界,那么白菜呢,是不是也随着那个世界毁灭了?

元宝呢?

自己以后怎么见面那个自己喜欢的人啊。

“刁刁,你没事吧。”

看到自己的妈妈不断的关心着自己,并且还叫着刁刁这个名字,陈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名字叫做陈刁刁,但是这是多长时间之前的事情了呢?

为什么现在的他,在听到这个自己曾经务必晓得名字的时候,竟然会觉得有些遥远呢?

“我没事的。”虽然现在的陈很迷茫,但是面对自己的母亲的关怀的时候,陈还是表现得很友善的,却有一些梳理。

“对了,两个白大夫想和你聊聊,我们先出去吧,他们说是你以前的朋友。”

陈的母亲忽然想起了那两两个男人,真的想不明白,自己的女人一向是足不出户的,怎么可能会同时认识两个帅哥呢?

一个绝代风华的妖孽,还有一个带着一种君临天下的霸气,还真的是优秀的男人呢。

不过自己的女儿可以认识这样的人,对于自己的女儿来说,应该也是荣幸吧。

“你们……”

看到这两个人,陈怎么可能不吃惊呢?

“怎么,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帅气吧。”白菜臭屁的说道,对于陈的吃惊,他很满意:“谁说只有你们可以玩穿越了,我们也可以啊。”

陈无奈的把目光移向放大版的元宝,希望自己在他的口中,可以听到什么正常的话语。

元宝格外认真的看着陈叹气:“真的想不到,就算是回到了现代,我竟然还要玩养成。你怎么可以就只有这么大啊,老婆,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和我结婚啊。”

陈还没能说些什么,元宝就被白菜狠狠地瞪了一眼:“谁是你老婆啊,现在可还没有答应你呢,就是说明实际上,我还是有机会的。”

陈膛目结舌,谁能告诉她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元宝微笑道:“在那个时空,我是你的童养夫,但是现在,你就是我的童养妻了。”

陈突然奸笑着指着一边的白菜,道;“可是现在形势很显然,穿越大神可不想让我跟你,要不然这货怎么会一起过来?”

“还有我。”一个清秀的少年推门而入:“我不会忘记答应了你的事情,就算这不是我原本的世界,但是我还是会替你打下一个商业帝国的。”

白菜:女人……

元宝:小鬼这是我的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