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那年她遇到他时他温柔的让她如何也无法将他从自己身边推开,而自己明知道他说的话当中有一半都是假的,可还是选择去信他。只因自己的心早就被他的温柔融化,无法自拔。

那年陈诺的母亲去世了,父亲为了家族企业收养了诺颜,他们一起吃喝一起成长。她看着他渐渐成长为一个出色的男人,无论是相貌亦或是才能都是接管家族企业的绝对人选,她也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之间不必言说的关系和感情。

直到那个人的出现,他叫鲸鱼,是陈诺老家的发小,他考上了市里的大学,因为两家世交的关系,鲸鱼很自然的住进了这个家里,从此三人便开始了有些诡异的生活。

鲸鱼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无论哪一方面只要他想去做就会做到最好,这也使身为家长的陈诺的父亲开始了动摇之心。然而他的性格却让人很难相处,大学里很多女生也不过是对他往而远之。

在不知不觉中诺颜和鲸鱼居然成了对手,无论做什么事情他们都彼此竞争着,对抗着,这却让陈诺觉得很无法理解,看到诺颜为了和鲸鱼竞争完全忽视了自己,她很不高兴的朝鲸鱼抱怨:“你就不能让着他嘛,你看他都没时间陪我了!”

虽然鲸鱼对旁人冷漠无情但惟独对着如今生的可爱又迷性的陈诺千依百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既然可爱小诺要求,本大爷哪有不答应的。”说完撒腿就跑。

事情过了几个月,诺颜开始和陈诺保持距离,似乎有意躲避她,陈诺不懂,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惹了他。好不容易抓住机会问他:“阿颜,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我到底做了什么惹你生气了,你要这样对我?”说着有些气结的她差点流了泪。

“怎么会,小诺,阿颜只是最近很忙,怕看到小诺就忘记叔叔交给我的工作,所以就避免让自己看见你,你也知道的我如今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的!”诺颜很温柔的放下手中的文件抚摸着陈诺柔软的卷发,嘴角微微扬起请人心脾的笑,令她焦虑不安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

然而她却不知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和诺颜见面了,而到了后来他们分手也只是诺颜以短信方式通知了自己的。

鲸鱼总是说陈诺就是个傻子,傻傻的爱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臭男人,可陈诺就是神经大条的对着他傻笑,总是骂鲸鱼毒舌没人情味,可对自己鲸鱼从来都只是嘴上说说,心里却很在意。

这一天天很蓝,鲸鱼很喜欢大海,只有面对大海时,他才会觉得安稳,再者身边坐着的人是陈诺,那个他在意的人。

“阿鲸,你说海里是不是真有人鱼?”

“当然,只要你相信!”

一滴眼泪滑落滴入大海,闪烁着耀眼的余晖。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