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之另存在感消失的帽子

“我说过,这种大话还是留在取胜后在说吧”

“好那我就先解决了你这不识好歹的小子”宋子武脸色一变,趁着黑音还没有恢复,再次攻了上来。

作为长辈,他本不该趁乱出手。不过,宋子武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自己之前的表现差强人意,现在若是不能酣畅淋漓的将对方击败,恐怕自己的名气也会受到影响。

想到这,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决绝,拳风猎猎作响。

“来”

黑音大喝一声,漆黑灵气往双臂上缠绕,想要硬接下这一击。

见此情形,宋子武心中更是暗喜。

要知道,暗劲的奥妙之处是可以穿过防御渗透到对方体内。即使防御力再强悍,在擅使暗劲的人面前也形同虚设。

而眼前的少年却不知躲闪,可以说是正中他下怀

砰。

拳头轰在黑音手臂上,发出一声闷响,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激烈场景。

宋子武一击得手,也不恋战,借着灵气碰撞所产生的冲击力摇身退了回去。

黑音一愣,根本没想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反应。自己刚刚受伤,此时正是一鼓作气的好时机,可对方却选择了退避,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呵呵,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正当黑音狐疑之际,宋子武却笑了笑,道:“你一定是想,为什么我占据优势,却不继续追击呢?告诉你吧,其实刚才那一击已经分出了胜负,而你已经输了”

字字铿锵,如同金石撞击。

男子话音刚落,黑音脸色突然变得惨白。

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渗出,滴落在脚下。少年身形一滞,再次吐出几口鲜血。

“怎么样,你是想自废气海呢,还是要我亲自帮你?”宋子武冷眼撇了一眼黑音,旋即将目光转向南见离几人身前。既然眼前的阻碍已经除去,他所想的自然是如何将那三枚宝物收入手中。

“你想得美。”黑音冷哼一声,心中却是大骇。

有了之前的教训,黑音自然是聚精会神,想要找出对方的攻击手段。只可惜,即使他卯足了十二分精神,却依旧没有看到宋子武到底是如何出手的。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扼在咽喉,让人十分不痛快。

不过,战斗还没有结束。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黑音再次戒备起来。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宋子武脸色一凛,暗劲再次汇聚起来:“既然如此,为了防止你以后也和血鸦一样为害他人,我只好斩草除根了”

“真是聒噪。”黑音也懒得和他啰嗦。

这种人就是典型的满嘴深明大义,实际上却是阴险无比。对于这样的人,就是要狠狠的教训他,打到他老实了为止,否则说不定背地里还会捣鼓些什么名堂出来。

“那咱们就来看看,你是否能挡下我这最后一击。”

宋子武狡黠一笑,心中却已经打好了如意算盘。只要眼前这小子再被三截拳的暗劲伤到一次,三截拳的真正能力便会显现出来。

三截拳除了暗劲之外,还有一个更危险的的效果。如果对手已经受到过两次暗劲的伤害,当第三道暗劲触发时,会将前两道暗劲的余波再次牵引出来,造成成倍伤害。

这也是三截拳命名的原因。三截拳,一拳之力,实为三段。

“好这次,我要连你的其它攻击一同挡下”黑音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连续两次失,让他也积攒了不少火气,此时此刻,少年正需要好好的证明自己。

“好”宋子武大笑一声,仿佛已经预见了自己胜利时的场景。

然而,还未等他高兴多久,却突然听到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你在笑什么?”男子转头望向声音方向,在那里,有一个娇柔的身躯正若有深意的凝视着战局中的两人。

“咯咯,我可不是在笑你。”花怡撇了他一眼,随即望向了黑音,幸灾乐祸的道:“我说你啊,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笨了。”

“我?笨?”黑音愣了愣。

“不是你还能是谁。”花怡掩嘴娇笑,美艳的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多看两眼。片刻,女子这才清了清嗓子,缓缓道:“黑音,你也不想想,就凭他的实力,你怎么可能看不到他出手。”

听到花怡语气中的蔑视,宋子武脸色一沉,却又不好反驳。

黑音神色微凝,旋即望向了女子,等待下文。

“你之所以会受伤,并不是因为他还有其它攻势,而是因为他在那一拳中使用了暗劲。”花怡没好气的白了黑音一眼。

“原来如此”黑音一听,顿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难怪自己一直没发现对方是如何出手的,竟然是这个原因

对于暗劲,他也只是在书籍中看到,并没有切身体会过。所以,在与宋子武的战斗中,黑音并没有反应过来。此时听到花怡的解释,思路一下子清晰起来。

“哼,知道了又怎样,你根本不懂得如何卸去暗劲。”宋子武冷声道。

“呵呵,对付你,根本就用不着那么麻烦。”黑音自信一笑。说话间,漆黑灵气再次暴涨起来,气势竟然比之前还要强烈。

“这才是你的真正力量你之前一直都在保留实力?”男子惊恐。

“只说对了一半。”黑音玩味一笑,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一个漆黑的影子凭空出现在宋子武身后。

“我之前的确一直都有保留实力。”手刀斩落,直接劈在了对方后背。黑音这才轻笑一声,淡淡道:“不过,这还并不是我的真正实力。”

宋子武被击出数十米,直到撞在门外的墙壁上才骤然停下。

手下们见到自己的首领被人击飞,顿时有些诧异。再望向黑音时,脸色皆是青一阵白一阵,十分搞笑。

既然知道对方的底细,黑音也不再迟疑,冲上去追着对方一阵猛打。不一会便分出了胜负。

而就在这时,石室内也突然悸动起来。

三人身上的能量骤的膨胀,然后又收缩到只有一人大小。与此同时,三人的灵气也都渐渐凝现出色彩。

南见离和蒋傲都是暗红之色,而林婉如则是半透明的琥珀色。

见状,黑音也懒得再去追宋子武一行人,而是回到石室内留心观察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别人进阶,自然有些好奇。

“花怡,我一直想问一下,这灵珀虽然可以提供足够踏入灵力者境界的能量,可是对于灵气的感悟,他们要怎样做到呢?”黑音眉头微皱。

闻言,女子轻咬樱唇,似乎是有些犹豫。

“这个,等他们醒来之后,你自己去问好了。具体是什么样,我也不太清楚。”花怡目光有些躲闪。

其实,她心里十分清楚。每一枚灵珀都有其独特的特质。

没错,灵珀的确可以强行将人们提升到灵力者的境界,可作为代价,人们只能被动接受灵珀中所蕴含的特质。这样一来,对于其日后的成长将会受到一定影响。

如果只是普通的灵力者,影响并不算明显。可若想有更远的发展,势必会受到局限。

这就好比在瓶子中播下一枚种子,如果种子只长到瓶子大小,自然皆大欢喜。可若是继续长下去,结局可想而知。

想到这,花怡脸上露出一抹遗憾。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