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

“什么”我与司徒锋胤一同不可思议的说道。

蒋青承见我俩震惊便继续说道:“既然,司徒毅锋没有把门主之位传于任何人,那么洪门如今为什么要被分裂,况且现在的北洪门大难临头,他们难道不知道曾经也是洪门的一员吗?竟然无动于衷!”

“可是…”司徒锋胤正要反驳!

“没有可是!”蒋青承一语将司徒锋胤的话给堵死!

“那好!既然蒋大哥说要找南洪门,我陈阳定要与其一同前行!”我语气平定的说道。

“好,不愧是我蒋青承交的兄弟,有志气,有胆量!哈哈~”蒋青承高兴的对我说道……

在蒋青承大笑时,我意外看到司徒锋胤的脸色更加不好!或许南洪门更为强大!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我对司徒锋胤和蒋青承说道,便走出包厢!

出包厢的一瞬间,我身后突然“嗖”的一身,我随急扭身看见一个人影从窗户跳了下去。我快步到窗户口,发现空无一人。

”这不可能!这可是第18楼啊!怎么可能没人影了呢?难道是我太累了?”我默默的想着,便下楼!

天门大酒店-1f停车场,我找到司徒锋胤送的兰博基尼盖亚多!卧槽!想想都激动,现在坐在车里,更是爽歪歪!我发动车子,开往别墅区!

刚开八分之三的路,车就木有油了!“操,没油了!奶奶滴,豪车油真心耗不起!”我喃喃自语道。没办法车没油了,而且周边还木有车!不是让我走回去吧!等走回去天都亮了!我点了根烟,吐了几个烟圈!想起往年我那段校园热血!

“砰~砰砰~”三枚手里剑向我飞来!其中还有一枚穿破车玻璃将我嘴中的烟一刀两断!我的瞳目瞬间放大!接着轻身越到副驾座下车!

“是谁?”我躲在车门一侧对另一侧喊道!

只见一个忍者走出来说道:“陈阳先生,我家主子要见你,请你谅解!”

“我要是说不呢?”我不屑一顾对忍者说道。

“那就修怪我无理。”忍者冷冷说道,便朝我这边投射手里剑!我一个转身躲了过去。突然,一阵刺鼻的烟,让我感到头晕脑胀,正要呼唤小白为我吸掉这股刺鼻的烟,又被一记掌打晕!

天门大酒店…

“阳哥去那了?”白景奇向门卫问到。

“门主好像回别墅了!”门卫答道。

白景奇听到到门卫这么说,也就没有再过问。就在这时,聂远急匆匆跑来对白景奇说到“奇哥!不~不好了!”

“怎么了!远哥,慢慢说!”白景奇见聂远这么急!

“不好了!阳哥被一群忍者抓走了!”聂远急切说道。

白景奇听聂远说我出事了!以为聂远在逗他玩!但是自己仔细一想聂远从来都没有如此紧张过,看来是真的!

“阳哥被忍者抓了!看来又是东瀛人干的!我先派幽冥小组前去求援!”白景奇认真对聂远说。聂远点了点头。

白景奇召集幽冥组火速前往事发地点。等到了,却只发现兰博基尼盖亚多的车窗碎成藕丝。“幽冥的兄弟们!封锁省城!地毯式搜索!”白景奇喊道。

“啊~这是哪里?头好痛!”我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身上都是绳子。

“你终于醒了!陈阳!我有件事找你谈谈,因为你不太配合,我也只好使用手段解决,请你谅解!”一个陌生的男子对我“和蔼”的说道。

“你是谁?抓我来干什么!”我对陌生男子吼道!

陌生男子大笑过后说到:““呵呵~陈阳,你当真不认识我?”随后他拿出一个徽章给我,我一看立刻就知道他是谁!

“黑龙会会长!久仰久仰!不知会长抓我来所谓何事?”我一脸无所谓的说到。

“哼!陈阳你自己做的事情难道自己不知道吗?还给老子装蒜!”黑龙会会长对我怒吼到。

“我并没有招惹你黑龙会,你所说的事情,我也一概不知!”我对黑龙会会长说着,并用意念让小白把我身上的绳子截断。

黑龙会会长指着我到:“你!”并一掌向我袭来!“轰隆~”小白把我身上的绳子截断后,我起身扣掌迎上黑龙会会长!

黑龙会会长后退数步惊讶的见我起身说到:“陈阳,没想到捆的那么扎实,你既然还能脱身,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切!凭几根破绳子,就像捆住老子,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我高傲的对站在正前方的黑龙会会长说到。

“好~好!华夏有个词语叫口出狂言,今天我要让你知道狂言是不能随便对人讲的!”黑龙会会长对我说道。

话音刚落!黑龙会会长瞬间到我面前给我一拳。我一个不慎,就被打退六七步!我马上催化血龙变,并让小白帮助我,我的实力立刻从化境二阶到五阶!

由于催动血龙变,血龙纹也完全显现出来。黑龙会会长见状嘴角微微一笑说道:“原来陈门主是华夏的血龙卫啊!可惜啊!今天你活不过了!”

黑龙会会长再次向我袭来,我以为有了血龙变及小白的援助就可以匹敌他!可是我想错了,即使我全力抵挡却依然被一拳击退!

“咳~咳咳…”我咳了几声,血已经流到嘴角!

“陈门主,永别了!”黑龙会会长冷冷说到,便再次走向我!

此时此刻,我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手臂的骨头好像碎裂了!这家伙没有化境十阶我都不信!

“陈门主,再见!”黑龙会会长对着我说,接着他拿出忍刀,向我劈来!我紧闭双眼,等待死神来迎接我!也许这就是我陈阳的命。

“啊~丝古力(日文意思:是谁)?”只听黑龙会会长惨叫一声!我慢慢睁眼睛,看见一个穿着清一黑色的神秘男子!

“是你!”黑龙会会长看见黑衣男子,惊叫道。

“此乃我华夏之人,若我非死,你就休想杀他!”黑衣男子说完,便走到我面前将我扶起!

“今日若不是我受伤了,你以为救得了他!”黑龙会会长指着我对黑衣男子说道。

“板桥,你若在不离去休怪我无情!”黑衣男子对着黑龙会会长怒吼道。

“哼!区区化境至尊,竟然在我面前耍大刀!”板桥傲慢的说完,便瞬间甩出数十枚手里剑。

眼看手里剑要伤到我和黑衣男子,黑衣男子一掌将我推往一侧,手上做着不同的动作!霎那间,所有的手里剑都悬浮在空中。

随着黑衣男子的动作停下,手里剑便散落一地!板桥见状!扭身就撤退并说道:“夏军,下一次我定将你斩除!”

“夏军!他是夏家之子夏军!”我心里想着。

“谢了!兄弟,陈阳欠你一条命!对了,你叫夏军是么?我对黑衣男子问道。

黑衣男子只是“嗯”了一声,便快步离去!我连问他认识我的好兄弟夏空吗都没机会!

可能是我太累了,黑衣男子离开后不久我就晕了过去!“快起床!快起床!”小白一直在用意念呼唤我。

“哎呀!干什么,有事一会再说!我先睡会!”我半梦半醒的讲到。

“嘿!阳哥醒了!”

“真的!醒了!”

“快叫奇哥和远哥去!”

兄弟们在议论纷纷,见我醒来都惊奇叫到。

“我这是在哪?”我迷迷糊糊的问旁边的一个兄弟!

“这当然是天门大酒店啊,阳哥你傻了吧!”外面一个人答道!慢慢的走了进来!

“卧槽!奇哥远哥你们搞什么?”我问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