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男生每到中午就玩我胸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昨夜,著名企业家李三河的幼子李伟宏在燕京国际酒店游泳池惨遭杀害,据本台记者获悉,李伟宏和他的新女友被凶手割舌剥皮挑筋,最终因失血过多而亡,手段之残忍前所未见,燕京市警方在查证过程中,发现黄姓男子存在严重嫌疑,该男子曾在案发前和李伟宏发生肢体冲突,而根据监控录像显示,黄某有袭击被害人的倾向,对此,警方已经将黄某刑拘,着手进行调查。品 书 网 (..   )”

电视机里,一名主持人突然接到了现场导演的手势,继而说道:“现在插播一条资讯,盛隆集团董事长李三河重金悬赏凶案相关线索,如果电视机前的各位有凶手信息,可以与本台联系,或者直接和盛隆集团取得联系,本台电话是……,接下来是对李董事长的采访”

电视机里画面一转,只见一名看上去将近六十岁的男人趴在李伟宏的尸体上哭泣,这个男人就是李伟宏的父亲,盛隆集团的董事长李三河。

此刻的李三河老泪纵横,用哽咽的声音哭诉道:“伟宏从小就很乖,很懂事很孝顺,在学校很受老师和同学的喜欢,在公司里也受到全体员工的喜欢……”

一长篇没有营养的话后,李三河对着摄像机说道:“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一定不会放过恶徒,让其逍遥法外的!在此,我愿意付出一亿重金悬赏凶手!”

“一亿悬赏?”张阳嘴角扬起一阵冷笑,随后按了下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莎芙娜淡淡地说道:“大人,需要我去将那个李三河也杀掉吗?”

“嗯。”张阳点了点头。

“等等。”莎芙娜刚要离开,却被张阳叫住。

莎芙娜停下脚步,不解地问:“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写一幅字,你带到李三河的家里去。”张阳说完,就起身走到了书房内。

书房内文房四宝齐备,张阳研了磨,随后提起一笔狼毫笔,在一张宣纸上写下了一行字:“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不死死神,替天行道。。”

写完之后,张阳颇为满意,而后交给了莎芙娜。

莎芙娜瞥了眼,见上面的汉字歪歪扭扭的,不禁说道:“大人,你的字好丑。”

“……”张阳没好气地白了眼莎芙娜:“你个老外懂什么,我这叫笔走龙蛇,书法中的狂草。”

……

不到二十四小时,燕京市再次发生恶性杀人案,这次遇害的是盛隆集团董事长李三河,而且案发现在还发现了一张宣纸。

尽管有关部门已经极力封锁信息,但是宣纸上的内容还是被报道了出来。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一时间,这句本就风靡网络的词句再次引起轩然大波,而末尾八个字的‘不死死神,替天行道’也成了网民热议的焦点。

虽然这字写得很丑,但是却看得网民们热血沸腾。

此时此刻,位于燕京市九环外的特别行动部总部,从上到下,气氛肃然,不仅巡哨岗亭增加了一倍,而且所有的超级战士都进入了备战状态。

会议室内,部长周少卿震怒异常,或许在普通人人看来,这只是一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案件,不过是某人效仿武侠小说里的江湖豪侠,除恶扬善。但是他却很清楚,这是张阳公然向特别行动部宣战,明摆着告诉他们:老子就在燕京,有本事来抓我啊!

副部长柳传志说道:“部长,我看还是和张阳先接触下吧,有什么误会都可以谈,没必要大动干戈。”

柳传志话刚说完,周少卿就拍案而起,神色激动地说:“误会?这是误会吗?简直是视人命如草芥!而且我们部门的经费,有一成是来自盛隆集团,如今李三河死了,资金链也会出现一点问题。”

周少卿这么激动也是有原因的,一来是张阳公开挑战特别行动部的权威,让他压力倍增,就在刚刚,他至少接到了六个隐性财团的电话,电话内容几乎都是要他限期处理张阳的;二来是他的侄儿周炳坤在云海市被杀,虽然是被狙杀,但是随行的超级战士各个都是被张阳一击毙命的,所以周炳坤的死,张阳是绝对逃脱不了干系的。

就在会议室内众人面面相觑,交头接耳时,一个头发发白的老头坐着轮椅进了会议室,他一进会议室,整个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

“李三河父子这些年做的那些事情,早就激起民愤了,说是天怒人怨也不为过了,和他这种人接触,对于组织的未来肯定有影响,不过考虑到他给组织做出的贡献,倒也能让他多活几年,如今他们撞在张阳手里,算他们活该吧。至于张阳的事情,还是以和谈为主吧,毕竟还没到将组织的实力亮出来的时候。”老头说道。

“吴老说的有道理,我赞成。”

“我附议。”“我也赞成。”……

会议桌上的众人纷纷起身附和道。

周少卿不甘地站了起来:“吴老,难道我们要向张阳妥协吗?”

吴老抚摸着手里的龙头藤杖,悠悠地说道:“这是组织的意见。”

周少卿迟疑了会儿,又开口问道:“若是张阳来要人,难道组织也要将他的家人也放了吗?”

“那倒没必要。”吴老笑了笑,深邃的双眸闪过寒芒:“有他家人在手,相信他也会投鼠忌器,不敢乱来,如果他真不知进退的来抢人,那么组织会安排人来收拾他的。”

“组织安排人?”周少卿想了想,随即试探地问:“吴老,您指的是黑暗议会吗?”

吴老呵呵一笑:“这些人在暗处藏的也够久的了,早就迫不及待地想出来活动活动了。”

周少卿担忧地说:“如果他们出来的,那么我们和守护者之间的关系怕是……”

“怕是什么?”吴老在身后青年的搀扶下站起来,意味深长地说:“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他们和我们有什么关联吗?”

“没关联,确实没关联。”周少卿恍然大悟,在组织的眼里,黑暗议会已经是弃子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