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小话说全集

冥漠雪看到靠窗的桌子上,有一封信摆在上面,便一皱眉,想到适才巧雁和月芽都没有提起这封信,便猜到,这信应当不是府里的人给她的。

冥漠雪径自走了过去,拿起来一看,信封被封的死死的,上面一个字也没有,却是有一个特殊的花纹。

冥漠雪见了,立即将信封撕开,抖开里面的信,才看了一眼,便紧紧的蹙起了眉头。

巧雁刚好吩咐完下人备了水,才给冥漠雪端进来一碗莲子羹,就见冥漠雪一脸阴郁的站在窗前。

“娘子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巧雁问道。

冥漠雪听了,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说着,冥漠雪取了火折子,将那封信连带着信封,一起给烧掉了。

巧雁只在一旁低眉顺眼的站着,半句话也没敢再问。

冥漠雪沐浴之后,歇了歇,便去了同辉堂云老夫人那里用膳,等冥漠雪回来,根本等不及天黑,便吩咐了巧雁和月芽几句,匆匆消失在了云府中。

今日那封信,不是别人写的,正是章仇擎苍亲笔所写,派人偷偷的送进来的。

冥漠雪自从看完信后,便有些坐立不安,这会儿眼见天色暗了,自然等不及,直接去了昌乐坊新芜巷。

冥漠雪还没走进院子的时候,就早有人在门口等着,一见冥漠雪来了,赶忙通知章仇擎苍去了。

章仇擎苍得知冥漠雪回来了,匆匆迎了出去,冥漠雪才一进院子,看到章仇擎苍一脸冰霜的表情,就赶忙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章仇擎苍四周看了一眼,还是道:“回屋再说,这里人多眼杂。”

这里到底是妓馆,虽然冥漠雪一直戴着面纱,可是若有喝醉了的客人闯了进来,万一撞上了冥漠雪,那可就不好说了。

冥漠雪二话不说,立即同章仇擎苍去了后院。

这后院,是章仇擎苍特意隔出来,安置他们的人用的,也算是他们的老巢之一了,门口明里暗里都有专人看着,一般人是铁定进不来的。

两人一同去了后院屋里,章仇擎苍这才开口道:“漠雪可还记得,当初你用马拖着,带回来的那个东瀛女子?”

冥漠雪这些日子实在是太过忙碌了,早就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人,这会儿听章仇擎苍一说,这才想起来,点了点头便道:“自然记得,可是她死了?”

章仇擎苍摇了摇头,“先前你说,从她口中也是问不出来什么的,我也没有问你,是要她死还是活,不敢轻易了结了她,可是那地牢呆久了,定然死路一条,我便想着,将人给移送到了另一处,咱们的秘密据点,谁知,出了意外。”

那东瀛女子,是东瀛国贵族所出,而且冥漠雪将她一路用马拖到这里来的,并没有蒙着她的眼睛,虽然当时那女子已经晕过去了,可谁知她是不是装的。

冥漠雪一听章仇擎苍说,移送到另一处,而后出了意外,心里便是“咯噔”一下。

“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清楚。”冥漠雪是真的着急了,立即说道。

章仇擎苍不敢绕弯子,立即道:“原本那东瀛女子,被转移到另一处,并没有什么,可是不过两天的功夫,忍者摸上了门。”

冥漠雪的眉头都要拧到了一起去,听了这话顿时道:“那东瀛女子,如今有没有被救出去?”

章仇擎苍摇了摇头,“死了,我当初下了死命令,万一她跑出去,无论如何,都要杀了她。可那东瀛女子虽然死了,但是来救她的人,却跑了。”

冥漠雪这倒是松了一口气,而后又道:“咱们那个地方,如今怎样了?”

“我让人都撤了出来,没敢再留人。”章仇擎苍道。

冥漠雪摇了摇头,道:“无碍的,反正从她的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来了,放她走是绝度不可能的,如今她死了,也倒是省心,只是那救她来的人,是什么人?”

章仇擎苍抿了抿唇,“我要说的重点,就是这个,那也是一个女鬼打扮的人,一身白衣披着一头黑发,而且武功极高,咱们的人死了两个,伤了好几个,后来还是司徒碰巧经过,将那东瀛女子杀了,那女鬼打扮的忍者这才离开,否则的话……”

章仇擎苍的话没有说完,不过冥漠雪已经全都明白了,只是冥漠雪没想到,原来司徒策的武功,竟然还如此高明。

“受伤的人,如今如何了?”冥漠雪问道。

“有司徒策看着,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章仇擎苍回道。

不过章仇擎苍说到这里顿了顿,而后又道:“只是我有个问题,有些奇怪。”

冥漠雪听了章仇擎苍这话,倒是一愣,“什么问题,说来听听。”

章仇擎苍皱着眉,道:“我听受伤的兄弟们说,当时的情况,司徒策也并不是那白衣女鬼打扮的人的对手,只是不知为何,那女鬼打扮的女人,看到了司徒策后,明显知道他是谁,也正是因为这个,司徒策才能有机会杀掉那东瀛女子。问题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为何那女鬼打扮的女人,没有赶尽杀绝,而是逃跑了呢。”

章仇擎苍这话,说的很明显,那女鬼打扮的女子,认识司徒策,而且好像对他还有些惧怕。

冥漠雪想到这个,便不由得愣了愣。

“司徒策的名声,在大兴虽然也是响当当的,但也不过是他的医术,和他的怪癖出名罢了,可是司徒只善于用毒,说起武功来,并非多么出挑,为何那女鬼打扮的女子,会如此惧怕司徒策?”章仇擎苍说道。

章仇擎苍这话一出口,一个想法,立即在冥漠雪的脑海里形成,那就是,那女鬼打扮的女子之所以认出司徒策来便害怕的原因,就是司徒策,本身就是女鬼打扮的女子的头。

不过这个念头一闪便过,冥漠雪可不觉得,司徒策会同东瀛国的人,有什么牵扯。

“如今说这个,都没用了,东瀛国的那些忍者,若是一心想要藏起来,咱们想要找到她们是很难得。”冥漠雪说到这儿,便顿了顿,又道:“倒是昭阳王那边,不是一直在派人查吗,可有什么消息?”

章仇擎苍摇了摇头,“自从主子没有过来之后,昭阳王便也一直没露面。”

章仇擎苍这话才出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便从她们两人背后响起,“谁说本王一直没露面,本王这不是来了吗。”

冥漠雪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便是一笑,道:“果然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虞非离看到冥漠雪,便是一笑,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道:“昨晚,你没什么事吧?”

冥漠雪摇着摇了摇头,“自然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章仇擎苍并不知道昨夜的事,一听虞非离说起这个,不由得一皱眉问道:“昨夜?昨夜怎么了?”

冥漠雪听了,冷笑道:“方氏和方家的人,想要除掉我,没想到坑是挖了,掉在坑里的人,不是我不说,方氏还被云达赋怀疑了。”

虞非离这才道:“云家人昨夜在庵里,又是院子着火,又是云家小娘子在温泉碰上蜈蚣蟒蛇,还被侍卫看遍了*的事,今日在皇城可是传的沸沸扬扬,这可是对你的名声,也不利呢,要不要我派人将这件事,压下来?”

冥漠雪冷笑一声,摇了摇头,道:“当然不要,你可别给我帮倒忙。”

虞非离听了冥漠雪这话一愣,“帮倒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件事……是你传出来的?”

冥漠雪笑着点了点头,“昭阳王果然聪明,自然是我派人出来去的。”

虞非离听了这话,并没有开口再问什么,可是他脸上疑惑不解的表情,却是写的明明白白的。

章仇擎苍听了冥漠雪的话,却是没忍住问道:“可是云家的名声坏了,你的名声又能好到哪去……”

章仇擎苍的话还没说完,冥漠雪就道:“我又不指着这好名声,能钓个金龟婿,就是云家的名声坏了,又同我何干。”

章仇擎苍听了顿时哑言,倒是虞非离听了冥漠雪这话,竟然乐了出来,心里暗道:你不要名声也好,别人都不要你,正好没人肯跟我抢了。

冥漠雪并不知道,虞非离心里所想,就见虞非离好像傻了一样,像偷了蜜吃的大黑熊,眼睛都要眯起来了。

冥漠雪瞥了他一眼,道:“你来了正好,说说看,那些东瀛人的下落,你打听的怎么样了。”

听到冥漠雪叫他,虞非离这才回过神来,可是反应过来冥漠雪问了什么,虞非离的脸色却是一僵。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