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边摸边吃奶边做

司马无伤准备好的阻击,还没有发出,便听到了白启的命令,对于军令,司马无伤可是一点都不敢违背,虽然平时白启和他们嬉笑打骂,但从白启一开始便毫不犹豫的处死,违抗大家族子弟的新兵,司马无伤他们知道,对于他们敢违抗,也会一样!

“司马无伤,你们后援断后,诱敌双刀涯”

看着司马无伤眼中的不爽,白启有了新的主意,要使人发疯,必先让他发狂,而最能让一个将军发疯的事情,便是,杀他的兵,还给他一块肥肉,但这块肥肉,他怎么也吃不掉,更何况,徐一超是如此的仇恨司马无伤,

“是”

司马无伤开心的答应了命令,

“所有将士听令,急行双刀涯,后援断后”

说完,白启双腿用力的夹了一下魔马,感受到命令的魔马,四腿更是朝着目的地奔去,

如果司马无伤他们坐骑和徐一超大部队一样,白启绝对不会下这样的命令,但别忘了,司马无伤和他的军队,可都是二级魔马,只要司马无伤不是傻蛋,徐一超的大军就算跑断腿,也是追不上司马无伤他们,这就是白起放心的原因!

“是,将军”

看着大军离去,司马无伤兴奋的说道,要知道,司马无伤他们一直都是在大军后面,受保护的角色,这样的情况,多多少少使司马无伤有些憋屈,现在能够正面和敌人较量,司马无伤怎么会不兴奋,

“以团为单位,全军成三层梯形射击”

兴奋归兴奋,司马无伤还是要把阵型排列出来。免得等下撤退时,出现不必要的过失,

“看见敌人在射程范围内。所有军士奔跑后射,两团为一轮。射完以最快速度,回到大军最前面,后面三团四团补上,以此类推,必要时,以军旗,告诉加速或者放慢速度”

司马无伤一分钟内,把命令发出后。徐一超的大军在加速中,赶了过来,离司马无伤他们只有两百米,

看到这样的情况,司马无伤并没有慌张和命令手下放箭,因为这并不是射程伤害最好的距离,又是半分钟过去了,大军离司马无伤他们只有80米的距离,司马无伤才大声吼道:

“放箭”

随着司马无伤的一声命令,从司马无伤大军最后面。射出了一阵箭雨,令徐一超第二波大军前锋,人仰马翻。最少两百人死在了这场箭雨下,

“所有士兵,不得停下,违抗者,军法处置”

徐一超也是一个狠人,他的大军前锋,只有两百人左右死在这场箭雨下,但是受重伤和落马的,起码有一百多人。但就这样,他能狠下心来。硬生生的命令四十万大军,从他们身体踏过。可见其心肠之狠!

“射箭”

看着徐一超大军赶来,司马无伤军队最后的军官,就是一声令下,然后便奔赴到军队最前方,就这样射射走走,在到达双刀涯的时候,令徐一超又是损失了一万多军士,当然了,其中一半,都是被他们自己踩成肉酱而死,

而这时的徐一超,已经没有了作为将军的冷静,他的脑袋里面,只有暴戾,和想撕碎司马无伤他们,毕竟,这是他成为将军以来,受到最大的屈辱,没错,对于徐一超来说,就是屈辱,

看着奔进双刀涯,狭长的山道中的司马无伤,和没有一丝停顿的徐一超,隐藏在山崖上面的白启,嘴角出现了一丝冷笑,对于白启来说,一位再厉害的将军,只要失去了理智,那么便就是他的死期!

双刀涯这条山道,单看宽度,并不窄,但在一里多的长度里,却是显的足够窄了,但这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在进入到双刀涯下的山道中,就注定了徐一超他们的灭亡,

“三旗进攻”

随着徐一超最后一名将士进入到山道中,白启冷声说道,听到将军的命令,士兵举起两面旗挥舞后,又高举另外一面旗挥舞完后,独有的哨声传遍整个双刀涯中,

“进攻”

“进攻”

“进攻”

看到旗语和听到哨声,何俊、黄埔天星、叶无痕先后命令士兵,把早已准备好的大石头,从山崖上推了下去,其中还有夹杂的木头,以及泼洒下去的火油,其中被砸到的敌兵,更是传出响彻山道的惨叫声,

“不好”

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醒的徐一超,这才从暴戾中清醒了过来,随即便是恐惧席卷全身,明白自己中了敌人的圈套,

不过,这对于已经,断成两截的大军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所有将士,寻找突破点,撤离这里”

山道中,大军根本就不能随便动弹,还抱有希望的徐一超,大声命令道,但随着大军的军官,回报的结果,令徐一超彻底从心内,凉到心外,

“将军,我们被拦腰截断,后路封死”

“将军,左翼是山壁,没有退路”

“将军,右翼是山壁,没有退路”



难道今天就是我徐一超的死期,这里便是我的葬身之地,听到将士们的禀报,徐一超怎么会不明白自己的结果,这时,他才想起門天的信,这封信里,門天特意嘱咐他,要小心白启,

但徐一超怎么会听門天的话,更不会把門天的话,放在心里,他把这封信还带在身上,用意是,等他取了白启的人头,用来羞于門天的,

而后悔的徐一超,并没有第一时间把信销毁,因为,他要在死的时候,用这封信,换取全军的性命,同时,还可以用来,让天龙帝国白启和門天内斗,边界内乱,来削弱天龙帝国的实力,毕竟,他们紫金帝国还在内乱中,天龙帝国有白启这样的敌将,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徐一超,半年前,你率领大军,连屠我天龙帝国,边界三城,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毫无人性,现在我便要你和你的大军,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白启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次的行军,他都没有经过丹城,而是远远的绕开,只有带回門天和徐一超的人头,白启才有脸从这三座城市路过,这不是逃避,这是愧疚,这是自责!(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