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老扒

梦琪听后就再看了看陈小弱,然后转身走了。∽↗,

梦琪离开陈小弱处后,就马上找到幸子。

“梦琪,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看到梦琪来找她,幸子显出极不耐烦的样子问道。

“幸子,我们得救他!”梦琪回答说。

幸子一听猛地看着梦琪。“救他?救他做什么?她又不是我的男人,他是李雪茹的男人,要救叫李雪茹救去!”她不好气地回应说道。

“但是,但是,如果我们不救他的话,他真的会死的!”梦琪提醒地说。

“总之,我是绝对不会管他的事情的了!他是李雪茹的男人,叫李雪茹管去!”幸子态度坚决地说道。

“幸子,不要这样好不好!总之,他是我们最爱的男人来的呢?要是他真的死的了话,我们始终都会伤心的!”梦琪再提醒幸子说。

“我不会伤心!你们会伤心是你们的事!”幸子却这样回应说道。

“你怎么可能不会伤心呢?他也是你最爱的男人来的。”幸子不相信道。

“但是,梦琪,我真的不会伤心呢!”幸子坚持地说道。

梦琪听后就看了看幸子,然后说:“幸子,别这样了好不好!别再赌气了,他真的会死的!”她再次提醒地说。

幸子听后也想了想,然后看了看梦琪说:“梦琪,不是我不想救他,而是我根本就救不了他呢?他根本就不肯跟我回我的寨子,我又还有什么办法?”她无奈地说道。

“不我想我们还会有办法的!”梦琪却这样说道。

“哪你说还有什么办法呢?”幸子不以为然地反问说。

梦琪听后就再想了想,然后说:“要不我们去找桃子来商量一下怎么样?”

“桃子?”幸子一听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

“怎么了?”梦琪看到幸子不大愿意的样子就问清楚道。

“我不想和这个女人合作!”幸子将原因说了出来。

“哪你还想救陈小弱吗?”梦琪再次提醒说。

幸子听后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说:“哪好吧!”她同意道。

跟着她们就将桃子找来了。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的吗?”桃子看到幸子和梦琪后就显出极不好气的样子问她们道。

“救陈小弱!”幸子回答说。

“什么?”桃子一听意外地叫了起来。

“桃子,要是我们不救他的话,他就肯定必死无疑了!”梦琪强调地说道。

桃子听后打量了一下梦琪和幸子,然后对她们说:“哎!你们不是要弄死他的吗?现在怎么反而还要救他了?”她迷惑不解地疑问说道。

“我们什么时候想过要弄死他了?”幸子否认道。

“怎么不是呢?刚刚你们还跟黄山河合作了的!”桃子分析道。

“我们哪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混蛋罢了!哪有想过要他死的呢?不管怎么说都好,他都是我最喜欢的男人,我又怎么会想他死呢!”幸子分析说道。

“这样!”桃子听后也就明白过来了。

“是的,桃子,现在他有危险了,我们必须救他!”梦琪再强调地说。

桃子听后再打量了一下幸子和梦琪。“他有什么危险?”她问清楚道。

“黄山河已经得知他的弱点所在了,要是他继续呆在这里的话,哪就必死无疑了!”幸子回答说。

“什么?有这样的事,我担心的事情终于也发生了!”桃子感叹道。

“是的,桃子,我们必须救他!”梦琪再次强调地说。

“但是,这又怎么救呢?”桃子显出些心急的样子问道。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带去苗寨里面避一避了!”梦琪回答说。

“这样!”桃子听后再思考了起来。

而梦琪就继续说:“是的,只有到了苗寨,黄山河才能拿他没有办法,否则他如此明显的弱点摆在哪里,黄山河可是随时都会要了他的命的!”她再分析地说道。

“但问题是,他肯回我们回苗寨吗?”桃子听后疑问说道。

“这正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了!”梦琪强调地说道。

桃子听后看了看梦琪说:“我跟你说吧!我已经劝说过他很多次了,他根本就不会跟我们回苗寨!”

梦琪听后也即时显出沮丧的样子出来。“是的,我们刚刚也劝说过他,他的态度十分坚持!”她也说道。

“他根本就不肯跟我们回苗寨,而回苗寨又是救他唯一的方法,这怎么救他呢?”桃子再次疑问说。

“但是,我相信我们还是可能让他跟你们回苗寨避一避的!”梦琪却自信道。

幸子听后想了想,也说道:“是的,我相信他还是会跟我们回苗寨的!”她也自信地说。

桃子听后就再看了看她们,然后说:“好吧!既然你们如此自信,哪我们就去再劝说一下他吧!”

“好,马上就去!”梦琪心急道。然后站了起来就去了。

“等等!”正在这时幸子却叫停道。

“怎么了?”梦琪停了下来问她道。

“到底劝说他去哪一个寨子呢?”幸子将她的问题说了出来。

桃子听后也醒起来了。“是的,这也是一个问题来的!”她肯定道。

梦琪听后看了看她们,显出极不满意的样子。“喂!都什么时候了,她们还在争,这些事情将他救了以后再说吧?”她大声地说道。

幸子和桃子听后对望了一下,然后幸子首先说:“好吧!去桃子的寨子吧!”

桃子听后想了想,然后说:“不,我觉得去幸子的寨子更加合适,因为她哪里更加安全一点!”

梦琪听后也想了想说:“是的,这个桃子说得似乎没有错了!幸子哪里确实要比桃子哪里安全一点,因为幸子哪里有更加多的奇人异士,黄山河我想,他再大胆也不敢冒然去幸子的寨子里面害陈小弱的!”

幸子听后也想了想,然后说:“好吧!哪就去我的寨子吧!”

“不过去幸子的寨子也得有个条件!”桃子看到幸子答应了,却又补充地说道。

“什么条件?”幸子问清楚道。

“我得跟着去!”桃子回答说。

“嗯!我也赞成桃子的意见,我也得跟着去!”梦琪也同意地说道。

幸子听后显出失望起来的样子,她想了想,然后也只得点了点头说:“哪好吧!”她同意了。

“哪好,哪我们就这样定下来了!马虎去劝说陈小弱去!”桃子看到事情都已经商量好了,就这样总结地说道。

“好,哪我们现在就去吧!”幸子也心急道。

然后她们三个女人就又去找陈小弱了。

另外一方面,在陈小弱这里,幸子和梦琪走了之后,张医生也来找陈小弱。

“陈医生,我刚才看到幸子和梦琪来找你了!她们怎么了?”张医生看到陈小弱后就这样问他道。

“是来告诉我一些事情的!”陈小弱沮丧地回答说。

“哦!到底是什么事情?”张医生显出些紧张的样子问清楚道。

“她们说,黄山河已经找到我的弱点所在了!”陈小弱回答说。

“什么?”张医生听后即时显出吓了一大跳的样子。“陈医生,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能坐以待毙的呢!”他马上提醒地说。

“哪我还能怎么样?”陈小弱无奈道。

“陈医生,我看桃子的意见不错,还是跟她回苗寨避避吧?”张医生回应说道。

陈小弱听后摇了摇头说:“这个可不行呢!我根本就走不开!”

“因为病人?更加是因为李雪茹?”张医生听后马上问清楚道。

“是的!”陈小弱肯定地回答说。

张医生听后就看了看陈小弱,然后说:“陈医生,可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呢!”、

陈小弱一听似乎如梦初醒地思考了起来。

而张医生就继续说:“陈医生,要是你真的让黄山河弄死了的话,哪你真的会是什么都没有了,不过如果你还继续活着的话,哪你就仍然可以继续为病人看病,而且还可以继续等待着李雪茹!”

陈小弱听后就再思考了起来。

张医生继续说:“陈医生,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呢?跟她们回苗寨辟一辟吧?”

陈小弱听后再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说:“好吧!”他终于同意了。

“嗯!这才对的吗?”张医生看到陈小弱终于也答应了,就显出放心了的样子出来。

正在这时幸子、梦琪和桃子也来了。

“哎!你们怎么来了?”陈小弱看到她们后就意外地叫道。

她们三个女人听后就在陈小弱的面前坐了下来。

“陈小弱,我们是来救你的!”梦琪回答说。

“哦!哪你们想怎么救?”陈小弱一听显出很有兴趣的样子问清楚道。

“回苗寨去!”梦琪回答说。

“哦!陈小弱听后就再打量了一下她们,然后说:“我去苗寨倒可以,只是你们得商量好,到底去哪一个寨子?”

三个女人一听开心起来了。

“陈小弱,我们早就已经商量好了!”梦琪说道。

陈小弱一听意外了。“哦!哪到底去哪一个寨子呢?”他很有兴趣地问清楚道。

“是幸子哪个寨子!”桃子回答说。

陈小弱听后马上看着桃子。“你没有意见吗?”他显出难以置信的样子问清楚道。

桃子听后摇了摇头说:“没有!”

陈小弱听后就再看了看她们三个女人,然后问她们道:“你们真的商量好了?”

“是的!”三个女人异口同声道。

再说在黄山河这里。

这天李雄华急急地来找到黄山河。

“黄医生,陈小弱逃跑了!”李雄华看到黄山河后就马上对黄山河说道。

“哦!怎么回事?”黄山河一听马上问清楚。

“幸子她们和陈小弱都去了幸子的哪个寨子了!”李雄华回答说。

黄山河一听即时开心了起来。“嗯!看来陈小弱果然是有这样一个弱点的呢?”他说道。

然而李雄华却仍然是眉头紧皱的样子。“但是,黄医生,他人都走了,知道他的弱点所在又有什么作用呢?”

“当然有!”黄山河肯定道。

“当然有?难道我们去苗寨对付陈小弱吗?”李雄华疑问道。

“这个当然不行!哪里可是人家的地盘,我们这不是去送死了吗?”黄山河否认道。

“哪我们该怎么样做?”李雄华心急地问道。

“叫一个人去就行了!”黄山河胸有成竹地回答说道。

“哦!到底是哪一个女人?”李雄华很有兴趣地问清楚道。

“就是陈小弱的女人,李雪茹!”黄山河回答说。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