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和她的公第二部

在林氏府邸,林氏族人遍寻不着林迦叶的身影,大多认为他早已经趁乱逃走了。

林君叶虽然面相俊秀斯文,做事手段一点都不含糊。

天道宗的宗主被收,天道三子一死,天道宗的人当日就逃走了,林氏的族人乘胜追击,抓获了不少天道宗的人,现在天道宗的领地已经被林氏收了回来。

林君叶顺便向官府发了道传讯符,主要是对负责调查此事的御道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愿意拨二十二人充作道军,为一年前的烈火兽伤人之事担责。

天道宗的大势已去,现在林氏有结丹修士坐镇,加上筑基后期的徐兰亭、筑基初期的尹真儿、启动护殿大阵的时候受重伤的一位筑基初期长老,现在在林氏的高阶修士名单里,一个结丹修士,三个筑基修士,是很大的排场了!

御道使便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咄咄逼人,林君叶主动请罪,他便应了。

于是,林君叶决定将俘虏的天道宗的弟子连同有异心的族人一并交给官府充作道军。

御道使现在连屁都不放一个了。

尹真儿在尹玉的坟前立着。

修仙家族和世间的一切大家族一样,伦理纲常什么都差不离。

林修春与几位长老入了族坟之后,牌位也进了祠堂安放,尹玉没有牌位,尹玉的坟和族人的坟也不在一处。

没有正式的婚聘,没有林君叶的亲口承认,她便没有身份。

加上林君叶带回一个徐兰亭。又说是霜修伴侣。尹玉的身份在族内每个人看来都是很尴尬的。

大家都跟商量好了似的。谁也不提。

尹玉的墓前只有简单的几个字:尹玉之墓。

墓穴藏在一处风景独好的地方,无论如何,她算得上林君叶的救命恩人。

“看来你和尹玉交情还不浅?”

正在游思间,传来徐兰亭的声音。

尹真儿面上闪过一丝无可奈何的表情,这两日徐兰亭看她可看的紧了,总是若有若无地出现在她身边,说不少试探性的话。

她知道自己上尹玉坟前祭拜,她也会跟来。

尹真儿平静地答道:“尹玉在时。我们曾一起在祠堂擦拭过林氏祖宗牌位。当日我被罚在祠堂思过,林迦叶追杀而来,也是她这个外人来帮我,虽然最后还是落入林迦叶之手——来向海林氏一趟,没想到她是真心待我的人……”

“真心?”徐兰亭呲笑,“若不是以为你是林小茹之子,她会如此待你?尹玉在我看来,是个偏执到一定境界的人。”

“在故人坟前妄议,不大好吧?”尹真儿这才转身看她,语气变得有些冷。

徐兰亭捻了一朵花。捏碎,“就是她活着在我跟前。我也会这么说她。我曾委婉地告诉她,让她修炼至结丹再来找君叶,没想到她还是听不懂,竟然找到这里来了,还不要脸地说自己是他的伴侣——”

徐兰亭挑起修长的眉眼,“哦,对了,听母亲说她自称自己家族是齐云山的修仙大族呢,为了往自己脸上贴金,倒是扯了不少谎话——这些,你都不知道吧?”

尹真儿不理她的话,对着墓碑鞠躬,转身离开。

徐兰亭伸出一只手,手臂带起来灵气漩涡,墓碑周围的灌丛树木仿佛遭遇了强劲的风吹一般,毫不客气地朝尹真儿扑来!

尹真儿没有丝毫犹豫,与她斗法起来。

斗了几个来回,徐兰亭忽然哈哈大笑,她抖出一张阵图。

尹真儿看见她用这张阵图收了黎几度,以前也被阵图收过,自然十分小心防范。

她才刚筑基,对付她这个筑基后期的怎么会有胜算,她要是蓄意要将她收入阵图之中,她尹真儿也只有逃之夭夭。

尹真儿摸上身后的树干,果断木遁!

木遁术在山上使用十分方便,能通过一颗树木逃遁到百里之内的另一颗树木。

徐兰亭看着摇晃的树枝,对着仓惶逃走的尹真儿露出得胜者的笑容。

尹真儿并未逃出去多远,她在大殿附近现身。

族中新立了几位长老,大家都推举林君叶为族长,力劝他留在向海山。

有些让尹真儿想不通的是,林君叶、徐兰亭、卫安他们三人知道她并不是真的林小茹的孩子,却没在族中公开她的身份。

鉴于徐兰亭一直有意无意地试探她,她也不想在此地多呆了,本来是想等尹玉落葬,拜别完尹玉就要辞行的。

没想到被徐兰亭逼得仓惶前来,也真是有够郁闷的。

尹真儿进大殿的时候,刚好殿中议事完毕,族人开始散去。

“林真!”林幽月十分活泼地凑到他跟前,双目晶亮。尹真儿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林幽月,之前的她面对天道宗的逼婚、族人的指责、自身的无力一直都是苦哈哈的表情。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她的精气神也好了不少,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是个明朗的少女。

对于林真为何没参加族中的议事,在一开始他们还提出了疑问呢,林君叶说他有事。

所以林幽月一见着他便问道:“你的事情办完了?”然后非常友好地对他介绍了族中的新长老都是哪几位,兴奋地拉着尹真儿一一见过各位长老。

和林真在一处的还有她那一房的几人,他们一齐向林君叶请求道:“族长,林真年纪轻轻就筑基,是林氏的骄傲,我们向族长请求,请允许林真开坛布道,指点族人的修炼!”

林君叶坐在族长的主位,高高在上,他俊美的脸波澜不惊,眼似一汪深潭,凝视着尹真儿,“林真,族人请你开坛讲道,指点修炼,你觉得如何?”

尹真儿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大家,“其实,我今日来是辞行的。”

“你要走?”

“你要去哪里?”

“才刚回来,有非要走不可的事吗?”

“……”

围在她身边的一众族人十分惊讶,七嘴八舌地问道。

他们本以为林氏从此后终于雨过天晴,要重振起来了,可是现在,林君叶始终不答应坐族长之位,也不确定地说会留下来,而这个族中的后起之秀,竟然也说要走。

林君叶走,徐兰亭肯定会走的,加上林真再走,林氏真真是无法重振了!

大殿中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之前立长老、要尹真儿开坛讲道那热闹的景象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尹真儿笑一笑,环视众人:“各位,真儿回向海山并不是想常住下去,我从小在外行走,已经习惯了,何况,现在还有要事在身——我也不是一去不回了,来日我还会回来的。”

她看向高座之上的林君叶,恳切地说:“二叔,请允许我外出游历!”

徐兰亭从殿外进来,高声赞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既然林真提出了请求,就允许她去吧!”

徐兰亭笑着对望向她的众人说:“众位放心,我和君叶暂时不会离开向海山。”

她这句话还真是管用的定心丸,众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徐兰亭言笑晏晏问尹真儿:“真儿,你打算何时启程?”

仿佛刚才在尹玉坟前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问话的姿态还十分亲切。

“即刻便可启程。”

“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个阵图你就拿着吧。”

徐兰亭拿出她收黎几度的那个阵图,也是方才在尹玉坟前对尹真儿抖出来的阵图,这个阵图应该对她来说是很宝贵的法器,她竟然如此大方,要将这东西送给她?

不仅是尹真儿,众位族人也觉得这个女人太慷慨了。

林真是林氏的后起之秀,这么年轻就筑基了,是非常有希望修炼到元婴的人,徐兰亭这么做,应当也是看好他。

尹真儿有些摸不清徐兰亭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此物太过贵重,真儿不敢收。”

“对你来说是挺贵重的,这养魂阵图对于筑基初期的来说可是很厉害的法器呢!”徐兰亭大致说了些阵图的用法及厉害之处,“我看你对阵法也知道的挺多,应当是挺适合你用的。收下吧。”

有位长老劝道:“出门在外,多件防身的法器是件好事,二叔母给的,你就别推辞了。”

尹真儿接过阵图,放出神识去。

养魂阵图是以养魂阵为基础,通过灭杀、收魂、养魂这三步祭炼魂魄,她收的黎几度,已经在养魂阵中变成了精魂。

尹真儿放出神识去,能看见阵图中的虚空处缓缓凝成奇异的养魂阵,而养魂阵中,有非常多的魂之树,每一颗树上蹲着一个黑色无形烟雾状鬼魂。

魂之树是他们祭炼出来的魂魄的栖息之地,当再收入新人的时候,是由这些养好的鬼魂集体灭杀,灭杀能使魂之树茁壮成长,更加繁茂。

石之古的声音在她识海内响起,“还算她有点诚意,不是太差的东西。”

祭炼阵图需要筑基修为才办得到,徐兰亭对尹真儿简练地说了几个要点,不像李玉山传宝给她,都是没指望真给她用的什么都不说。

林君叶走过来,“你现在就启程的话,便顺道押送充道军的人去一趟向海城吧,这些人不是天道宗的人就是曾试图归顺天道宗的人,天道宗那边也许会有余孽伏击,有你押送,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是。”

林君叶,伸出手来,在他的肩膀处拍了拍。(未完待续。。)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